專訪“雪龍2”號總工藝師趙振華:餘生很長,祝你乘風波浪
2019年07月12日08:30

原標題:專訪“雪龍2”號總工藝師趙振華:餘生很長,祝你乘風波浪

2019年7月11日,備受矚目的中國首艘自主建造極地科學考察破冰船——“雪龍2”號在上海順利交付。“雪龍2”號交付後,將正式加入我國極地考察序列,開展船載科考設備調試等工作,計劃於下半年和“雪龍”號極地考察破冰船共同執行我國第36次南極考察任務。

江南造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極地科學考察破冰船總工藝師趙振華在當天接受了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的專訪。專訪中,他分享了建造全球第一艘雙向破冰極地科考破冰船背後的故事。

“雪龍2”號總工藝師趙振華

趙振華說,2019年7月11號是一個令無數人激動不已的日子,但對他而言,心情很複雜。

他想對“雪龍2”號說,“餘生很長,祝你乘風波浪。走出萬里,榮歸江南”。

“出去的時候,光榮地帶著使命,回來的時候,順利地完成任務,回到江南”。“在它的全生命週期中,江南承諾把它保養好,恢復好,以嶄新的面貌投入到下一個科考任務中”。

“雪龍2”號,江南造船供圖

“這條船太難了”

趙振華坦言,“這條船太難了”,“沒有任何一條科考船有這麼高的技術難度。”

“雪龍2”號是全球第一艘採用船艏、船艉雙向破冰技術的極地科考破冰船,具備全回轉電力推進功能和衝撞破冰能力,可實現極區原地360°自由轉動,並突破極區20米當年冰冰脊。“雪龍2”號具備全球航行能力,能滿足無限航區要求,在極區大洋安全航行。它船長122.5米,型寬22.32米,設計吃水7.85米,設計排水量13996噸,航速12—15節,續航力2萬海里,自持力60天,能以2—3節的航速在冰厚1.5米+雪厚0.2米的條件下連續破冰航行。

這樣的破冰能力是中國極地研究中心的迫切需求。中國極地研究中心船舶與飛機管理處處長徐寧在早前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表示,南極夏天冰層厚度一般在1.5米左右,而老“雪龍號”的破冰能力只有1米,破冰困難。“極地研究中心一直盼著能有新船破冰開路,為科考作業、運輸物資提供保障”。

為了達到這樣的要求,江南造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的建造團隊投入了整整32個月。

江南造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負責“雪龍2”號的工作人員

2016年11月起,“雪龍2”號總工藝師趙振華和團隊正式投入“雪龍2”號的建造工作。他們分解了“雪龍2”號的關鍵技術,從極地破冰、大洋科考、總體性能指標上,分出17個關鍵技術,完成了7891份設計圖紙的設繪。團隊從只有圖紙,到聯合各方、整合國外的資源、服務商、技術組成單位、研究院所進行協調突破,形成初步方案,再經過研討評審產生固化方案,再到現場環節,產生可行方案……

為了滿足破冰需求,“雪龍2”號船艏冰刀和船艉2個分水舯都要與冰區結構相連,為保證重要聲學設備使用,船底還採用了箱型龍骨設計。“雪龍2”號冰區結構使用的鋼材板厚、線性曲率大,加上焊材的特殊性,對銲接工藝要求極高。“雪龍2”號船艏部冰刀區域板厚達到了100毫米,而21000TEU超大型集裝箱船最厚的板也僅有85毫米。為了保證銲接質量,船廠派出了全廠技術水平最高的焊工隊伍,全船平均每天有100個焊工同時作業。

“走出萬里,榮歸江南”

“對於我們而言,“雪龍2”號就是一個孩子……我們看著它從一塊、一塊的鋼板變成現在這一艘船。”

2018年9月10日,“雪龍2”號正式下水。趙振華說,真正的困難在下水之後才開始。“雪龍2”號搭載的設備精密度高、系統集成度高、設備多達400餘台套、全船管系達22000餘根、電纜敷設480餘公里、舾裝件84000餘件……設備佈置如此複雜,系統集成度如此之高,都需要在下水之後開始驗證和試驗,工作負荷和難度可想而知。

2019年5月23號,“雪龍2”號完成了傾斜實驗。“當時,船東和我們一起,一天一夜沒有睡覺。”試驗的結果令人驚喜。趙振華介紹,首先,空船重量減少了418噸,重心指標滿足設計要求,意味著在相同排水量的情況下,可以多載重418噸。這既有助於長航線航行的續航能力,又能使“雪龍2”號在經過“魔鬼西風帶”時保持足夠的穩性。

2019年5月31日至6月15日,“雪龍2”號在我國東海海域進行了為期15個日夜的海上試航。趙振華說,結果顯示,“雪龍2”號的實際航速高於規格書要求,機動性指標高於規則要求,減震降噪指標更為出色,“在高航速航行的情況下,感覺不到振動”。同時,使用電力推進系統的“雪龍2”號,其諧波干擾指標小於3%,優於現行國際最高標準5%。這對於科考試驗數據的傳輸、處理及分析,提供了良好的潔淨電網環境。

趙振華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說,自從他和團隊投入到“雪龍2”號的設計和建造工作後,已經有不計其數的夜晚沒有回家,或是通宵地趕工,交船前這一個月,團隊每天都是10點到12點下的班。

今天交船,趙振華心情複雜。“我很懵,一直在忙,突然間發現回頭一看,它已經好了,它要走了。”

他想對“雪龍2”號說,“餘生很長,祝它乘風波浪。走出萬里,榮歸江南”。

他希望,“雪龍2”號每年都可以回到江南造船廠,江南永遠承諾它終身維護、保養,全生命週期的管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