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聯女童事件:租客見到她後留下 曾發神秘數字
2019年07月12日06:55

  原標題:9歲女童被租客帶走後失聯,兩租客跳湖自殺,謎團待解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杭州9歲女孩失聯事件牽動著眾人的心,雖經當地全力搜尋,目前仍未有結果。一連串的疑問也隨之襲來,帶走女孩的兩位租客意欲何為,他們為何跳湖自殺?這一切,還需警方撥雲見霧。

  數日前,杭州女孩章子欣在浙江杭州淳安縣的家中被兩位廣東籍租客梁某華和謝某芳,以參加婚禮當花童為由帶走後失聯。

  公開報導顯示,章子欣今年9週歲,杭州淳安縣人,體態微胖,長髮紮辮子,戴紅框眼鏡,失蹤當天身穿上白下綠連衣裙,灰色涼鞋。

圖源:淳安警方官方微博
圖源:淳安警方官方微博

  三人並未去往所謂婚禮目的地上海,反倒是被發現到了直線近300公裡外的浙江寧波象山縣。根據象山警方監控,章子欣、梁某華和謝某芳三人7日19時18分許曾出現在象山縣鬆蘭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

  但在22時20分左右再次出現在監控畫面中時,已不見了章子欣。大約40分鍾後,梁、謝二人在爵溪街道東門十字路口乘一輛出租車離開。

  令人不解的是,象山警方調查後發現,8日0時左右,梁、謝二人在寧波東錢湖跳湖自殺。《寧波晚報》報導稱,兩人自殺時衣服是綁在一起的,當天清晨被當地村民發現。

圖源:浙江寧波象山警方官方微博
圖源:浙江寧波象山警方官方微博

  正像章子欣父親章軍在社交媒體發文所述,“至今,我都沒有想明白,為什麼他們要帶走我的孩子,為什麼他們要自殺!我的女兒到底在哪裡?!”

  似有預謀

  章子欣現讀二年級,家住杭州市淳安縣千島湖鎮清溪村,父母離異多年,父親一直在天津工作,母親在廣東。章子欣與其爺爺奶奶住在一起。兩位老人以種植、販賣水果為生。

  7月4日這天早上6點半左右,章子欣與她家的租客梁某華和謝某芳一起離開了家。帶走章子欣的理由是,梁某他們有朋友在上海,想帶章子欣同去,因為她長得十分可愛,適合當婚禮的花童。

  起初女孩的爺爺奶奶並沒有同意,兩位老人徵求了其兒子章軍的意見。章軍在社交平台表示,當時他明確反對不同意去,如果去一定要女孩的爺爺同去。

  但最終老人被說服,同意租客將孫女帶走。章軍也隨後加了租客梁某華的微信。此後數日,租客會不時發照片或視頻給章軍看,不過一會說是在福建,一會又是在寧波。

  7日章軍要求其當晚必須將孩子送回來,雖然梁謝二人答應得很好,但之後就再無音信。之後章軍報警,其家人廣發尋人啟事。

  章子欣奶奶對媒體表示,6月初梁謝二人來到清溪村在旅館里住了半個月。租客住旅館期間經常找其聊天,並從她那買一些水果。

  他們本來這兩人買了7月6日的飛機票準備離開,但看到她孫女後就不走了,並說要在其家租住一個月。

  值得關注的是,梁謝二人交完房租後即要求老人將章子欣帶來看看。二人6月29日入住後,還會經常給章子欣買零食。

  而章軍透露,警察告訴他,發現這兩個人屍體的時候,他們身上只有25塊錢。

  巧合與詭異

  中國新聞週刊注意到,章子欣離家後,章軍不放心就索要了租客的手機號和微信。其間雙方保持聯繫,梁謝二人不時發一些照片視頻讓章軍放心。但保持聯繫的過程中,有一個細節令人費解。

  據章軍向媒體提供的與梁謝兩租客對話的微信可以看到,就在章子欣被帶走的當天晚上,梁某華在微信上發來了“28。29.51”、“64。68”等數字。

  聊天記錄顯示,梁某的上一條微信是語音,二者似乎沒有明顯的相關性。章軍也並未回覆。

  據章軍介紹,租客梁某華還曾在微信朋友圈里發了章子欣在網約車上睡覺的視頻,配文說“認了個女兒”,並睡得十分香甜。而隔天刪了這段視頻。

  還有一個巧合也值得關注。《錢江晚報》指章子欣的母親曾某在今年一兩個月前曾聯繫其丈夫章軍,商量離婚的事。

  章軍先是不同意,後又答應。7月7日這天,曾某在章子欣舅舅的陪同下到了淳安。第二天上午與章軍辦理了離婚手續。

  淳安縣民政局證實章軍夫妻是8日上午去辦的離婚手續,兩人領證登記的時間是2013年5月。倒過來看,這一時間,章子欣已經失蹤。

  婚姻登記處的工作人員說,在辦離婚手續過程中,孩子爸爸和孩子媽媽沒有交流過孩子的情況。

  由於離婚是在章子欣離家期間,坊間猜測頗多。

  章子欣母親曾某接受媒體採訪表示,“那天下午,孩子爸爸跟我說孩子被人帶走了,他要去寧波把孩子帶回來。孩子爺爺奶奶非常愛這個孩子,我是知道的,我也很放心的,那時候孩子爸爸這麼說,我一直以為孩子是親戚什麼的帶出去了,沒太當回事。”

  據說直到7月10日女孩姑父給曾某發來了搜救的視頻,她才確認孩子出事了。

  神秘租客

  在這起失聯事件中,梁、謝兩位租客頗為神秘。6月初即到了淳安縣千島湖,半個月後才與章子欣一家有了交集。據象山警方通報,梁某華和謝某芳兩人均為廣東化州市人。

  北青報記者實地探訪租客梁某華家鄉後瞭解到,當地村民說梁某華已經將近有20年沒有回過村了,但是他的一兒一女都一直在老家,現在應該有10多歲了。

  梁某華所在村村委會負責人向媒體表示,梁某華約在15年前離開村子,此後便再也沒有回來,其父親10年前去世時,梁某華也沒回村。此次和梁某華一起帶走女童的謝某芳並非其妻子。

  在租客謝某芳所在的村,村民證實謝某芳曾以買房子、做生意為由借兄弟姐妹很多錢,家裡人提起這個人都恨之入骨。目前謝某芳的幾個兄弟姐妹仍住在村里。

  截至目前,警方仍在不遺餘力地搜尋。由於在寧波象山一處海邊岩石中撿到了章子欣的市民卡,當地出動了直升機、船隻以及民間救援隊等在內的數百人的搜救隊伍,搜索範圍已經擴大至5海里。

  7月11日,章軍展示了一段租客曾用微信發給自己章子欣在海灘邊的視頻。視頻中,章子欣拿著此前在監控里出現過的藍色游泳圈正在愉快地玩耍。不過,章父將視頻里的海域與搜救海域進行對比後,發現並不是同一個地方。

  從7月4日至今,章子欣已被帶走7天。章軍在社交平台發文說,“祈禱我的孩子能平安回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