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爾諾貝利成旅遊區!網紅流量要變現?
2019年07月12日12:02

原標題:切爾諾貝利成旅遊區!網紅流量要變現?

  曆史教訓是嚴肅、深刻,甚至是血淋淋的。無怪消息傳出,許多烏克蘭人對總統將切爾諾貝利開放為旅遊區的做法,不以為然。

  ▲烏克蘭總統下令開放切爾諾貝利隔離區。視頻來源:新京報我們視頻

  當地時間7月10日,喜劇演員出身的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簽署法令,宣佈將把曾發生震驚世界核事故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遺址,改建成一個吸引全球遊客的旅遊景點。

皇帝不急太監急,“紅片”編導表錯情

  一切要從5月開始熱播的美國HBO“紅片”——系列紀錄片風格電視劇《切爾諾貝利》開始說起。

  這部迅速轟動全球電視、媒體和網絡的“紅片”,讓“過氣”已久的切爾諾貝利再度成為“網紅”。一些Instagram上的大小“網紅”紛紛來到距切爾諾貝利核電站遺址最近的居民點——當年收容安置大量切爾諾貝利難民的普里皮亞特。他們拍攝下許多照片上傳到社交網絡上“蹭流量”,引發當地人和許多網友的廣泛不滿和尖銳批評。

  就連《切爾諾貝利》的編導倫克也看不過眼,在網上呼籲這些“網紅”適可而止。

  他大約沒想到自己會表錯情:曾是他“藝術同行”的烏克蘭總統大筆一揮,便開了切爾諾貝利遺址旅遊熱點化的綠燈。“既然無法抵擋‘網紅’,那索性就成全了他們,或許他是這麼想的。

總統談錢不著急,既賺名聲又“反腐”

  澤倫斯基可沒和大家談錢,——而且也不急著現在就談。

  照他的說法,長期以來,因為當年核事故的關係,切爾諾貝利遺址一直嚴重影響烏克蘭的品牌形象,“現在是改變這種狀況的時候了”。在他看來,把這裏變成一個“網紅旅遊景點”,就是實現讓其轉型的最好辦法。

  總統表示,切爾諾貝利“是地球上最獨特的景觀,巨大的人為災難後這裏的生態系統已經重生”,“我們必須向科學家、生態學家、曆史學家和遊客展示這一切,為遊客創建一條綠色走廊”。

  什麼是綠色走廊?安全當然是第一位的,此外是方便,還有,任何人都可以隨便拍照,任意上傳到網絡平台。

  按照澤倫斯基的說法,儘管迄今為止切爾諾貝利事故核心周圍30公里被劃為絕對禁入的禁區,但實際上一直有人半公開地帶遊客入內並索取高價,“是時候結束這種腐敗了”。他表示,在切爾諾貝利遺址開放後,將建立一個在線票務系統,“原則上遊客在線註冊,3天內就能獲得門票”——當然,他再次迴避了門票價格問題。

  ▲《切爾諾貝利》海報

史上最大核事故,曆史教訓不含糊

  且不談“事故現場變網紅景點”的是與非,咱們先來看看讓人怵目驚心的史上最嚴重核事故(當然,廣島、長崎的原子彈轟炸不算)——1986年“4.26”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事故。

  這起事故是由於核反應堆緊急停機後進行應急供電測試時,操作人員訓練不足導致錯誤操作,從而令核反應堆功率急劇增加,反應堆受損。

  由於反應堆老舊(安全性能差的石墨堆),防護措施不足,加上蘇聯應急體製的顢頇和官僚體製的腐朽。導致烏克蘭境內12個州約5萬平方公里,以及相鄰的白俄羅斯、俄羅斯大片土地遭到嚴重核汙染。逾33.6萬居民被迫疏散,直接經濟損失約2000億美元,事故導致至少56人直接死亡(47名救災人員和9名死於甲狀腺癌的兒童),間接死亡人數據非正式統計達4000人以上,受事故引發放射性汙染影響的人數則不可勝計。

  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充分暴露了蘇聯體製的弊端,成為幾年後這個龐大帝國解體的幾大“催命符”之一。這一事故更深刻影響到全球能源產業格局。自誕生起至上世紀80年代初一直被譽為“最經濟、最清潔環保安全能源”的核電,其發展前途從此蒙上陰影。曾經的核電大國德國(當時的西德),如今竟走上了放棄核電的道路。

  國家地理學會2006年曾援引一項統計稱,切爾諾貝利核事故所釋放出的放射性輻射汙染,其輻射強度是廣島原子彈的400倍以上。為徹底解決事故源輻射汙染問題,1997年美國丹佛G8峰會上決定成立“切爾諾貝利基金”,籌資9.35億歐元推動“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現場屏蔽項目(SIP),決定在原有屏蔽體外建立一個更巨大、更有效的拱頂屏蔽體(NSC)。

  NSC建造於2012年4月26日(事故26週年紀念日),直到2016年11月29日才落成。是一座高105米、長150米、寬257米的龐然大物。

  很顯然,曆史教訓是嚴肅、深刻,甚至是血淋淋的。無怪消息傳出,許多烏克蘭人對總統將切爾諾貝利開放為旅遊區的做法,不以為然。

  ▲《切爾諾貝利》劇照。

劍走偏鋒有思量,與人爭食不講究

  其實烏克蘭總統也是沒辦法。

  作為政壇新人,這位前喜劇演員曾經最擅長的是在電視節目里扮演總統。借助選民們對老政客們無能、腐敗的憎惡,加上幾個主要對手再次上演鷸蚌相爭的好戲,“什麼也沒做所以什麼也沒做錯過”的政治素人澤倫斯基就這樣,在今年早些時候高票當選。

  上任以來,澤倫斯基無論內政、外交、軍事、經濟,都拿不出什麼像樣的業績,他的危機感與日俱增。

  《切爾諾貝利》HBO電視片的熱播讓他振奮不已:儘管這部片在烏克蘭遭到許多非議,但“網紅效應”依然可觀,他原本就是“眼球經濟”的大贏家,作為切爾諾貝利的主人,自然不想放過這一大熱點。

  不僅如此,自HBO電視片熱播至今,短短一個多月來切爾諾貝利遊客數猛增40%,這可是一筆可觀的收益。在澤倫斯基看來,與其便宜那些做“黑市生意”的“腐敗分子”,還不如索性“官辦”。

  何況已經出現了競爭者:今年4月8日,據稱擁有切爾諾貝利核汙染區域面積4.66萬平方公里(占國土總面積23%)的白俄羅斯,宣佈開放“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禁區遊”。包括因核汙染外遷人口而廢棄的95座村莊,5人團淨門票高達340白俄羅斯盧布,約合人民幣1067元——既然白俄羅斯這樣的“周邊”都來爭食,烏克蘭還有什麼好猶豫的?

  然而爭議和批評仍然紛至遝來:且不說“發死人財”是否合適,汙染和安全危機真的就解除了嗎?

  7月8日,英國《太陽報》援引輻射專家馬克斯韋爾(Rob Maxwell)2011年去普里皮亞特參觀時的耳聞目睹指出,很多嚴重的輻射隱患一直未能認真清除。比如當年用於清除被核事故嚴重破壞的四號反應堆中超放射性石墨的主力——一隻巨型多爪機械臂,長期以來一直被露天丟棄在事發地附近的森林里。

  一位“黑市導遊”坦言,類似這隻如今已鏽跡斑斑“鐵八爪魚”的“危險玩意”,在今天的切爾諾貝利無人區“幾乎俯拾皆是”。而誰也無法準確說出,在30多年後的今天,這些“危險玩意”對從四面八方興衝衝趕來“蹭熱點”的普通網民,究竟會危險到怎樣的程度。

  □陶短房(專欄作家)

  編輯 狄宣亞 校對 危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