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收入超3200萬元,《Free Fire》捅破巴西天花板
2019年07月11日14:43

  上週,我們發佈了中、美、日、韓、英、德、法這七大市場6月榜單“收入”情況(詳情可點擊鏈接查看)。本次繼續為大家帶來其他市場的解讀,包括中國台灣、俄羅斯、泰國、中東(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巴西、印尼及印度,讓從業者對全球移動遊戲市場有一個更全面的瞭解。

  同樣,有必要提的是,下面提及的各市場以及各產品的數據,是扣除平台分成以及價內稅的收入份額,可能跟實際情況有一定的出入,但仍有非常高的閱讀價值。

  為了讓大家更直觀的瞭解這些市場,本次遊戲陀螺根據獲得的數據統計了6月各大市場的遊戲收入榜情況(非應用榜)。

  這份表格透露的是,中國台灣市場依然有很大的挖掘空間,第100名的遊戲可以獲得140萬人民幣的收入,相當於俄羅斯第30名的收入。泰國,這個我們曾經出海首選之一,對中小廠商卻有點“雞肋”的味道,首先收入不夠有“吸引力”,像俄羅斯和巴西的第一名的收入都是泰國第一名收入的2倍以上,加上泰國遊戲環境競爭激烈,留給中小團隊的機會並不多。其他如俄羅斯、中東、巴西、印尼都值得關注,而印度目前來看,對於中小廠商,可能更適合觀望。

  以下是每個市場的具體情況

  1、“成熟又多金”的中國台灣:放置類《不休的烏拉拉》以1700萬元突圍

  Top 20收入:560萬人民幣以上

  從榜單前20名的遊戲收入看,中國台灣市場的含金量不可謂不大。具體來看,遊戲收入榜前8即可獲得超1000萬人民幣的收入,前20可以獲得560萬人民幣以上,不同名次之間的差距並不是很大。

  關鍵在於,中國台灣市場跟大陸文化相近,相應的本地化要求低、溝通成本也低。因為此,很多大陸表現的產品在這也有很多受眾。前20名,有12款來自大陸,占了六成,如果加上台灣廠商發行產品,中國手遊占比達到85%,賸餘三款是來自日韓的產品,也就說沒有一款歐美手遊進入了本次榜單的前20。

  要挑戰頭部大製作的地位,雖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總有突圍者。X.D.Global在今年4、5月份發佈的放置類產品《不休的烏拉拉》排在本次榜單的第四名,收入超過1700萬人民幣,超休閑遊戲《Archero》則以900多萬人民幣排在第10。

  一句話點評:盤子在,潛力仍非常大。

  2、戰鬥民族的俄羅斯: “吃雞”類依然幹不過策略類

  Top 20收入:220萬人民幣以上

  俄羅斯一直是出海熱門,也是眾所周知的策略遊戲熱土。這裏的頭部榜單長期被策略遊戲“壟斷”。比如本次榜單前20,滿屏都是策略遊戲,上榜的9款國產遊戲,除了《PUBG Mobile》,有8款是策略類。

  在策略遊戲根植如此深的市場,即使風靡全球的“吃雞”類產品在這遇到的阻礙都更大些,在榜單頭部,我們看到風靡全球的《PUBG Mobile》以600多萬人民幣屈居第五,而在諸多個市場闖入頭部位置的《Garena Free Fire》只排在第17,收入近240萬人民幣。

  策略遊戲一直以強吸金能力、生命週期長出名。可以想像,有如此多喜歡策略遊戲用戶的市場,產品收入亦是可觀的。榜單前9可以獲得500萬人民幣以上的收入,前20則可以達到220萬以上。

  不得不提的是,夢加網絡的《蘇丹的遊戲》位居第一,這款產品6月份獲得超3000萬人民幣的收入,更令人驚訝的是,該產品近9成收入來自Google Play。

  一句話點評:特色的策略類仍有大機會突圍。

  3、“大廠擁擠”的泰國:頭部收入只約等於俄羅斯的1/2

  Top 20收入:100萬人民幣以上

  泰國是全球各大廠商爭奪的戰場,一是遊戲規模尚可;二是政策方面相較於越南更為開放;三是文化的包容性。看本次榜單前20,中國、韓國、日本及歐美廠商的產品紮堆,其中國產手遊的占比超過了一半。

  全球熱門產品都來搶奪這塊不是那麼大的“蛋糕”。競技類和“吃雞”類這種超級聚合用戶的產品佔據前三的位置(《Garena Free Fire》第1,超1400萬人民幣,《RoV》第2,960萬人民幣,《PUBG Mobile》第3,超550萬人民幣),撬走了很大一部分市場份額,而後面的位置又被其他大廠的產品霸占,意味著留給中小廠商產品的空間很小。

  就整個東南亞市場看,情況跟泰國類似,最頭部位置基本都是“吃雞”和競技類,因此對很多中小廠商來說,如果不是“順帶”出海,而是想要紮根海外市場,可能會選擇潛力更大或競爭更溫和的市場。

  一句話點評:全球大廠彙聚於此,中小廠商突圍壓力大。

  4、不可忽視的中東:《PUBG Mobile》沙特+阿聯酋累計收入達2700萬元

  沙特:Top 20收入達70萬人民幣以上

  阿聯酋:Top 20收入達50萬人民幣以上

  中東,尤其是海灣地區,神秘又富有。這片地區已經成為了各大遊戲廠商尤其是國內廠商爭奪的焦點。以沙特和阿聯酋為例,本次榜單前20名的遊戲,前者有10款國產遊戲,後者有8款,主要以策略類、“吃雞”類以及競技類遊戲為主。

  國產手遊《PUBG Mobile》在這個市場得到了充分發揮,6月拿下這兩大市場的榜單第1的位置,從沙特獲得1944萬人民幣,阿聯酋755萬人民幣的收入,累計約2700萬人民幣。

  就6月遊戲收入榜看,單沙特頭部產品的收入就高於泰國市場,前20名的總收入(6269萬人民幣)同樣是略高於泰國前20名收入總和(6161萬人民幣),加上海灣地區富得流油,想像空間也更大。

  一句話點評:一個沙特阿拉伯就可與泰國媲美。

  5、被低估的巴西:“吃雞”類捅破天花板,《Free Fire》超3000萬元

  Top 20收入:120萬人民幣以上

  巴西不僅有人口優勢,也有遊戲文化沉澱。在PC時代,巴西就是中國遊戲出海的主要市場,代表產品有《完美世界》、《彈彈堂》、《神曲》等。但是到移動遊戲時代,很多公司並不是那麼看重這個市場,最重要的因素是整體上收入不夠“誘人”。

  但GARENA卻憑藉“吃雞”產品《Free Fire》敲開了這個市場,6月份拿下3200多萬人民幣收入,這個數字還略高於中國台灣第二名的收入。除了第一名,第二名收入就驟降到500萬人民幣,前20名可以拿到120萬人民幣收入,但是如果考慮到政策、支付、稅收、機型等問題,攻入這個市場的確不容易。

  一句話點評:一個富有潛力的市場。

  6、驚喜不斷的印尼:除了競技和“吃雞”類,還有休閑遊戲平台HAGO

  Top 20收入:70萬人民幣以上

  這兩年,隨著沐瞳科技的《無盡對決》在印尼市場的火爆,讓更多遊戲廠商關注這個市場。2018年,“吃雞”品類的興起,擁有2.6億人口的印尼自然也成為了目標市場之一。

  自去年底到現在,GARENA的《Free Fire》和騰訊的《PUBG Mobile》在這越發火爆,尤其是前者已經“取代”了沐瞳科技的《無盡對決》,成為了收入最高的遊戲。

  一個新興市場,頭部產品往往吃掉了很大一部分市場份額。本次榜單,《Free Fire》拿下1200多萬人民幣收入,《無盡對決》近690萬,《PUBG Mobile》480多萬人民幣,第四名開始只有200多萬,而第20名只能拿到70多萬人民幣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榜單中YY的休閑遊戲平台HAGO以240多萬人民幣居第四,另闢蹊徑攻入印尼市場。

  一句話點評:重度品類競爭大,但值得關注。

  7、仍不賺錢的印度:第一的《PUBG Mobile》僅666萬元

  Top 10收入:55萬人民幣以上

  在本文中,印度是含金量最低的市場,雖然人口龐大,但是用戶的消費能力有限,消費習慣仍有待培養。在印度下載量極其龐大的《PUBG Mobile》在6月也僅拿到660多萬人民幣的收入,第二名的《Free Fire》就下降到280多萬人民幣,第10名僅能獲得55萬人民幣的收入。

  一句話點評:中小廠商仍不適合入場。

  縱觀這八個市場,乃至全球市場,“吃雞”類和競技類產品是非常重要的存在,雖然這些產品競爭激烈,但也讓我們看到了更大的可能。

  像巴西、印尼、印度這些市場,因為這些產品的進入,讓更多的小白用戶成為了遊戲用戶,而這些產品也因為超聚合用戶的屬性,收入量級捅破了這些市場原有產品的天花板,不斷給我們帶來驚喜。

  來源:遊戲陀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