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星話語權日益增大,超級球隊也會未雨綢繆
2019年07月11日09:00

  科懷-尼納特馬上就是快艇的人了,因為快艇的每一步都走得非常完美。

  快艇還擁有一群頑強且天賦不凡的年輕人。他們有條不紊且成績顯著地進步著——他們不僅贏得了當下,而且還為未來囤積了一堆選秀權以及足夠多的薪資空間。

  快艇把未來交給了冠軍教練道格-李維士,NBA里最富有的老闆史提芬-波爾默,享有盛名的球隊顧問傑里-韋斯,同時他們還擁有聯盟中最精明之一的高層。

  當上週到了要為交易畫上句號的時候,快艇通過完美的運營得到了保羅-佐治——他們憑藉的就是他們的精明,他們的靈活以及一大堆選球權。關於佐治的交易的完成也正式宣佈了他們得到了尼納特的青睞,這支快艇也就此完成了蛻變。

  現在的勝利完完全全是快艇自己爭取來的。

  你也可以這麼說網隊,他們將本應該為期三年的穩定發展換成了兩筆爆炸性的交易——他們同時簽下了奇雲-杜蘭特和凱里-艾榮。

  或許你會認為這就是今年這個改變聯盟格局的休賽期的本質:正確處理每一件事的球隊就會得到回報。

  你要這麼想也沒錯,這個理念一直在為各支球隊以及球迷帶來希望。

  但如果從更廣義的層面來理解,那麼你將被焦慮所籠罩:有時候,你就算走對了每一步,但你仍然一無所獲。

  速龍每一件事每做的很對——他們甚至贏得了總冠軍——但是他們還是失去了尼納特。

  勇士和杜蘭特一起連續三年闖進總局賽並兩次奪得總冠軍,但他們還是失去了杜蘭特。

  塞爾特人給艾榮帶來了一群老將以及年輕的天賦,但艾榮還是選擇了離開。

  還有雷霆——他們去年夏天還在為佐治續約4年而慶祝——他們剛剛同意了佐治的交易申請。

  以上是聯盟里最棒的四支球隊,他們擁有聯盟里最出色的四名顧問:速龍擁有馬賽-烏傑里,勇士擁有鮑勃-邁爾斯,塞爾特人擁有丹尼-安吉,雷霆擁有薩姆-普雷斯蒂。就在最近的6天里,他們分別失去了自己隊里最出色的球員。

  歡迎來的這個嶄新的NBA,這裏有勇有謀,在如今的這個NBA里,總冠軍和頂薪合同甚至都無法讓球員們感到滿足。

  尼納特成為了NBA歷史上第一位剛剛獲得總冠軍就離隊的球員。杜蘭特上一年剛剛獲得了FMVP,今年他就選擇了離開。占美-畢拿離開了季後賽隊伍76人加入了實力沒那麼強的熱火——而且他得到的錢也更少。

  “我覺得到了這一天結束的時候,不管球隊方面做什麼,這都不重要了。”一位著名的經紀人說,但他並不服務於上述的任何一名球員,“沒錯,根本不重要了。”

  在現在這個NBA里,“單核”是無法建立起球隊以及吸引別的球星加盟的。

  曾經NBA還非常看重忠誠——對於球隊來說,忠誠是非常有利的。到了近代的NBA,球員都是為了錢才選擇留下,他們利用伯德條款或是別的方法留隊。不過他們留隊也可能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這支球隊一直在贏球。

  當勒邦-占士在2010年開啟由球員掌控的時代的時候——他離開騎士,前往熱火組成了一支超級球隊——他的目的非常簡單:贏得總冠軍。他如願以償地得到了兩座總冠軍獎盃。當他在2014年離開熱火回到騎士組成一支新的,更年輕的超級球隊的時候,他的目的也是如此。在接下來的4年里,他又贏得了一座總冠軍獎盃。

  但是當占士去年加盟湖人的時候,湖人並沒有另一名超級球星和他搭檔。事實上湖人根本不是一支季後賽球隊,他們已經連續多年缺席季後賽了。(占士在上週終於得到了一名巨星搭檔,安東尼-戴維斯。)

  讓占士加盟湖人的都是一些次要因素:生活方式,家人的喜好,生意利益以及更接近他的媒體帝國。在今年夏天這麼多筆交易的背後,各位經紀人以及球隊經理也都看到了相同的東西。

  尼納特和佐治都想贏球,但是他們選擇了一起前往快艇,因為他們從小都是在南加利福尼亞長大。艾榮在新澤西長大,他從小就是籃網球迷,他把簽約網隊看作回家。杜蘭特想和他的好朋友艾榮一起搭檔,他也想前往紐約從而接近他自己的正在繁榮發展的商業帝國——Thirty Five Ventures。

  “對於我來說,這是籃球之外的事。”一名經紀人說,“除了場上的情況之外,他們在那裡還能對別的東西造成影響。”

  還有一點:尼納特,杜蘭特和艾榮之所以會選擇離開一支強隊是因為他們三人都已經得過總冠軍了。

  “這些傢伙現在都在說,‘我已經完成了我的目標了,’”這名經紀人說,“‘現在還有什麼外界因素能影響我的生活呢?我想回家,我想拍電影,我想被寫進歌里,我想投資。’不管情況是怎麼樣的,我覺得到了現在,這些都是你無法忽視的因素。”

  同時,這些要求也是一些球隊無法滿足的。

  “烏傑里無法改變多倫多不是南加利福尼亞的事實。”這名經紀人說,“我是說尼納特已經得到了整個多倫多球迷的支持,但他還是選擇了回歸家鄉……所以你是無法動搖他回歸家鄉的念頭的。”

  當然,網隊和快艇也做了很多正確的事——和那些同城的競爭對手比起來,比如紐約人和湖人,網隊和快艇給他們提供了一些不同的好處。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自由市場上釣到大魚的球員要麼就是身處大城市(紐約,洛杉磯)要麼就是擁有非常吸引人的市場(邁阿密)。這其中也包括擁有大市場的塞爾特人,他們失去了艾榮,但是他們從黃蜂得到了肯巴-獲加。

  所以或許這個夏天的休賽期的本質是這樣的:做好每一件事而且前提是你擁有聯盟前十的市場或是你位於一座極具吸引力的城市。哦對了,如果你現在已經擁有了一名超級巨星的話,給他找來另一名巨星搭檔也是不錯的主意。

  “真正能讓你感到沮喪甚至恐懼的是你擁有一名巨星,但是你沒法為他找來另一名巨星。”一名任職多年的球隊顧問說,“如果你是NBA里的其他球隊,在如今這種趨勢下,你會怎麼完成建隊?”

  就在一年前,聯盟還在表揚速龍冒著尼納特明年就可能離開的風險仍然孤注一擲地把他交易了過來。兩年前,每個人都在表揚雷霆,因為他們也在佐治身上做出了相同的決定。這些球隊都下了一個很大的賭注,不過最起碼在剛剛開始的那段時間里,他們出現了變好的趨勢。佐治隨後簽下了一份4年的續約合同,速龍則贏得了隊史第一座總冠軍獎盃。

  現在這兩名球員都已經離隊。不過這兩支球隊也都從中獲益——雷霆從快艇那得到了一批球員以及一堆選秀權,速龍得到了冠軍——但退一步說,他們在球場上得到的回報是微乎其微的。

  這是所有球隊都在面對的一個新的現實。在現在這個時代里,合同都比較短,球員也都得到了真正的自由,因為一支冠軍隊伍的生命總是非常短暫。

  “現在球員有能力改變球隊。”一名球隊高管說,“你要做的就是專注於打造一支靈活的,能抓住機遇,能在當今這個NBA里取得成功的球隊。你必須要迅速地完成運轉,你必須要在選秀大會上取得成績,你必須要發掘球員們的潛力。你能打造出一支強隊嗎?你能用好一支球隊里正在老化的核心嗎?你能預見未來並作出必要的決定嗎?”

  他停了下來。

  “我也不知道。”他接著說,“我不認為你有能力長期維持一支爭冠球隊。”

  正如這名經紀人所說的,現在的球隊必須要為球星選擇留下做好準備,就像他們為球星選擇離開做好準備一樣。因為沒有任何一件事是有保障的,甚至說一份合同也並不意味著任何保障。佐治的合同還剩下兩年,但他仍然提出了交易申請。在他之前還有許多球星做過這樣的事:艾榮(當時合同還剩兩年),畢拿(一年),基斯-保羅(一年)以及戴維斯(一年)。

  不過一些小城市球隊——公鹿,溜馬,金塊和爵士——並不信邪,他們正圍繞著自己唯一一名當家球星進行建隊。但是如果他們無法取得勝利會怎麼樣呢?如果他們無法引進第二名巨星又會怎麼樣呢?

  “這些球隊還沒辦法取得真正的勝利,因為他們還不夠優秀。”這名球隊高管說,“他們隊里最好的球員也即將離開加入別的球隊。如果你無法得到兩名正處於巔峰期的超級球星,你又該怎麼辦?”

  上週發生的這些事肯定又會使NBA的各位老闆身陷有關大市場的影響力,短期合同的缺點,超級頂薪的失敗以及對球星控制聯盟的恐懼的緊張局勢中。這些問題將會在下一輪的勞資談判中顯現出來,或許就是在2022年的時候。

  在這個球星到處跑的時代,我們仍能看到一些好的東西:就目前來說,超級球隊時代的結束,以及隨之產生的不可避免的事情。下賽季的東西岸一方獨霸的局勢將不複存在,這可是這麼多年來頭一次出現這樣的情況。

  現在沒有任何一支球隊擁有四名(就像以前的勇士一樣)或者三名全明星球員(就像以前的騎士,熱火,塞爾特人一樣)。現在的聯盟充滿了球星二人組:占士和戴維斯,尼納特和佐治,杜蘭特和艾榮,保羅和占士-夏登,祖爾-艾比迪和本-西蒙斯。(勇士仍然擁有史提芬-居里,克萊-湯臣和特雷蒙-格連,不過湯臣因為十字韌帶撕裂會缺席下賽季所有比賽或是絕大多數比賽,而格連也會進入合同的最後一年。)

  突然之間,聯盟里出現了一種趨於平衡的跡象。再也沒有令人恐懼的王朝球隊了,再也沒有能擊垮所有對手的百獸之王了。

  下賽季西岸有6支球隊有能力打進西決,東岸有4支球隊有可能殺出東岸——而且這還不包括網隊,因為杜蘭特會用下賽季一整個賽季的時間來完成跟腱斷裂後的恢復。

  下賽季有一個新詞會席捲整個NBA:懸念。

  明年六月我們很有可能會看見兩支新的球隊打總決賽,我們也將見證新王登基。不久後,另一批巨星又會前往一支新的球隊打球。

  現在沒有任何一支球隊——即使是最好的球隊——能認為自己是安全的。沒有任何一支總冠軍球隊能斷言他們能長期維持在冠軍水準。現在的各位總經理應該做什麼呢?

  “製定好B計劃吧。”這位經紀人說。

  Original: 球長社圈 球長社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