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個留學生配3個學伴引爭議 山大學生稱支持的人多
2019年07月11日22:55

  原標題:“1個留學生配3個學伴”引爭議 山東大學學生稱有助文化交融

  來源:紅星新聞

  “1個留學生配3個學伴,學伴以女生為主”。日前,網友對山東大學留學生“學伴”製度的質疑,讓這一製度再次引發爭議。

  紅星新聞記者查詢發現,早在2016年,山東大學官網曾發佈一份《關於學曆生報名“學伴”項目的通知》,其中寫道,留學生辦公室可以為你介紹一位“學伴”,你可以和“學伴”一起學習語言,一起討論生活,一起參加活動,一起品味美食。

  2018年,山東大學對學伴製度進行調整,一名留學生可以與3名中國學生結為學伴。根據山東大學公佈的2018學伴成組結果,在270份報名信息中,成功選拔出141名中國學生與47名留學生組成47個友好學伴小組。從配對結果來看,申請學伴的中國學生以女生居多。此外,網上還傳有一份尋找學伴的申請表,申請表的分類很細,從專業到性別,到性格,到興趣,到交友目的(比如“結交外國異性友人”)均有。

  很快,網上出現一份 《山東大學關於舉辦中外學生“學伴”活動的說明》,落款為山東大學國際事務部,日期為2019年7月7日 。

  《說明》中稱:

  中外學生互為學伴,全部為自由報名,並非單獨為國際學生尋找學伴;

  在學伴舉辦之初,就已經製定了規章製度,督促中外學生遵守。

  7月10日,紅星新聞致電山東大學黨委宣傳部部長桑曉旻,他表示,該聲明並非學校對外發佈,而是通過其他途徑泄露出去的,“工作人員的一個東西,不是學校的正式聲明。” 而對於網友對學伴活動的爭議,桑曉旻及山東大學相關工作人員都未給予回應。

  山東大學學生:

  有助文化交融 支持的人更多

  根據山東大學官網公佈的學伴選拔標準,報名者需為正式註冊的在校學生;思想積極向上,具有較強的組織紀律;身體健康,無不良嗜好;具有較高的溝通協調能力和團隊協作精神;有一定的外語水平等。

  對於網上出現的對學伴活動的質疑,一位自稱當年參與過學伴活動的網友在微博發文表示:學伴活動是留學生組織辦的活動,自願參與,沒有強製分配一說;參與前,會有關於學伴意向的事前調查,學伴的國籍性別都可選擇,且學伴之間以什麼形式互動都取決於自己;把友好互助的活動說成是“拉皮條”,甚至上升到山東人道德品質層面,“也不知道評論區的高貴路人有什麼好驕傲的。”

  山東大學一名在校女學生告訴紅星新聞,自己雖然沒參與學伴活動,但認為這樣的活動有助於兩種文化交融,也幫助留學生更好適應生活,國內還有不少學校有這種學伴或者“一對一”幫扶活動,“我覺得其實還是支持的人多一些。”

  對於參與學伴活動的女生偏多,該學生表示很好理解,“畢竟女生學外語的人多,也比較好溝通一點。”

  她告訴紅星新聞,自己雖然對學伴活動的細節不是很瞭解,但學校有製度上的設計來避免學伴活動出現一些不必要的事情。

  學伴管理暫行規定:

  不得留宿 外出須經同意

  紅星新聞從山東大學官網下載了一份《山東大學“學伴項目”管理暫行規定》,從中看到:

  參加學生自主接觸交流,交流活動應遵紀守法,不得以項目為由參與政治活動和各類其它活動,不得宿舍留宿,不得影響本人正常學習和生活。

  參加“學伴項目”的中外學生應相互尊重,相互幫助,不得騷擾他人,不得出現任何歧視性語言或行為。

  規定還對學伴外出活動作出明確要求,如與學伴外出活動,須報相關負責人同意。超過一天的外出活動,須書面提出申請,獲得批準後方可實施。市區外活動須另外簽署安全責任保證書。外出活動須時刻注意人身和財產安全,並將在外活動情況隨時報相關負責人。

  專家:

  應對所有學生平等對待

  對於學伴製度引發的爭議,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表示,學伴製度的意義不用贅述,但“質疑者,也並不是質疑學伴製度,而是質疑給留學生當學伴。

  熊丙奇表示,我國大學重視留學生招生,從辦一流大學角度,這並沒有錯。評價一流大學有一項基本指標,是攻讀學位的國際生所占比例,世界一流大學這個比例大多超過20%,而在我國大學攻讀學位的留學生比例還很低。

在山東大學官網,能搜到多個關於學伴的通知
在山東大學官網,能搜到多個關於學伴的通知

  他認為,客觀而言,我國大學的世界大學排名越來越高,可是,這並沒有真正轉化為對國外一流生源的吸引力。雖然我國已經成為第三大留學生輸入國,但從留學生的來源國,和攻讀學位的情況來看,留學生質量還有待提高。

  據統計,來華留學人員中,亞洲學生占59.95%,非洲學生占16.57%,攻讀學位的占52.44%。

  “由於學伴製度並不只針對留學生,因此,要說留學生學伴製度是崇洋媚外是故意扣帽子。”熊丙奇補充道,我國高校一定程度上存在對留學生特殊對待的問題。隨著我國高等教育國際化程度越來越高,我國大學應該平等對待所有學生,包括執行一樣的培養標準。

  “發展留學生教育,重要目的之一是促進大學多元文化建設,而建設多元文化,就必須消除身份特權,對所有學生平等對待。對於留學生,不應再配專門的宿舍,進行專門的集中管理,而是當成普通學生的一員。”熊丙奇說。

  紅星新聞記者 張炎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