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 孫海涵
2019年07月11日11:44

原標題:夢 | 孫海涵

  這個人,即便在千年之後的一個夢裡,也顯得那麼蕩氣迴腸。

  在那段思緒難以理清的日子裡,我時不時地想起這個夢。這個關於年少,關於理想,關於努力和成長的夢。或許曾有一瞬間,當人生的失意擺在你面前時,你也有過同樣的選擇。是去放棄,還是去克服困難?

  反正,李太白有過。他出現在我的夢裡吟詩,告訴我他的年少和理想,失落和選擇。

  “金樽清酒鬥十千,玉盤珍饈值萬錢。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面對這頓琳瑯滿目的離別之席,他也不禁難以下嚥。他是詩人,他有夢,他和天下少年一樣有著報國為國的夢。可這別席飲酒,會將他與他的夢永遠的分離。他不甘心,拔出的劍,銀白的刃上映著少年堅毅的眼眸,此刻卻寫滿了無奈與不甘。一封朝奏九重天,他縱有天子呼來不上船的膽量,此時又能如何?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閑來垂釣碧溪上,忽複乘舟夢日邊。”他告訴我他也想過渡河登山,好讓皇帝見識他的才氣和忠心。他也多少次夢見乘船過溪,那一輪紅日灼熱的近在眼前。他也期盼這一覺醒來就能夠把他任命為官,對國之忠,少年之夢卻被這玉盤珍饈搪塞了去。他曾憤怒和不安,想要為國效力,可拔出的劍最終也收了回去。人生幾何?這不過是難路其一罷了。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離別的宴席要終了,待我飲完這杯酒,便是“夕貶潮州路八千”,八千里路無雲無月,儘是險峻難關。他不禁感歎這人生,總是用難關來搪塞他的青春,他的年少。黃河的千層冰,太行的萬尺雪,定是要將我凍得寒氣入骨,逼得我“朝如青絲暮成雪”。可是此刻,酒入愁腸的此刻,他看見半縷光明,散落在了佈滿灰塵的船帆之上。李白終究是李白,縱能有難渡之關又能奈何?年少之心,年少之勇定會化作劍氣縈繞在我的劍刃上久久不散,我定會長風破浪,直掛雲帆,向著前路直衝過去。天公不作美,那便讓我的年少為我開路。

  縱有難關,可我在黑暗中瞧見,前路可是萬丈光明。

  李白留下這樣的話語,飄散在空氣里。夢醒後,久久迴蕩。他實現了夢想吧?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少年意氣,使得這首詩,這個人,即便在千年之後的一個夢裡,也顯得那麼蕩氣迴腸。

  自古少年都抱著遠大的抱負踏上征途,人生漫長,難免坎坷,莫要太早便放了手,待那萬丈光明籠罩在身旁時,你再拔出那銀白的劍刃,呼嘯的劍氣之中,定蘊含著年少的氣息,直衝雲霄。

  散文組 作者:孫海涵 作品ID :100259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