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家電龍頭進入“全球產全球賣”時代
2019年07月10日01:43

  中國家電龍頭 進入“全球產全球賣”時代

  品牌和關鍵技術仍是掣肘

  王珍

  從德國柏林到巴西聖保羅,從日本東京到美國紐約,海爾(600690.SH)、TCL(000100.SZ)等中國家電企業的身影日益活躍。過往由韓國Samsung、LG以及日本Sony、Panasonic主導的領域,中國跨國公司正邁向“舞台”中央。

  儘管貿易摩擦增加了不確定性因素,不過中國家電龍頭已經做好準備。面對全球貿易關係新變局,它們通過製造的全球化、品牌的全球化和研發的全球化,正向真正意義的跨國公司穩步挺進。

  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行業總監高士旺向第一財經記者分析說,美國最近宣佈不向中國出口商品加征新關稅,但從長期看,中國企業還是會重新考慮全球產能佈局、供應鏈結構,以防範風險。

  全球產全球賣

  當地時間7月1日下午,TCL創始人、董事長李東生,經過二十多個小時的長途飛行,在巴西聖保羅TCL全球發佈會後接受採訪時略顯疲倦。

  對於62歲的李東生來說,做全球“飛人”已是家常便飯。他今年5月剛去美國考察,並順路到墨西哥對TCL北美工廠的產能改造項目進行驗收。儘管最近美國停止向中國出口商品加征新的關稅,李東生說,TCL出口美國的彩電產能在墨西哥“備份”已經做好準備。

  TCL去年已經躍升為全球及北美彩電銷量第二名,今年上半年的某些月份,TCL在北美的彩電銷量甚至一度超過了Samsung。北美市場不容有失,應對貿易壁壘風險,必須進行產能的全球配置。李東生向第一財經透露,TCL出口美國的空調產能,將從中國搬遷到印尼,“未來十年,我們更有底氣”。

  除了“備份”出口美國商品的產能,在歐美髮達國家之外,進一步完善全球尤其是海外新興市場的供應鏈佈局,也顯得更加迫切。TCL實業控股CEO王成最近去了印度一趟,來回24小時內打“飛的”,TCL正在當地建設液晶模組及彩電、手機整機一體化生產基地,一期項目今年底設備搬進,2020年一季度量產。他透露,TCL還在越南擴大加工能力,將建一個年產量300萬台以上的新生產基地。

  目前,TCL實業控股在全球擁有22個製造基地(越南、波蘭、墨西哥、埃及、巴西等)、28個研發機構、10座聯合實驗室,在80多個國家和地區設有銷售機構,業務遍及全球160多個國家和地區。

  2018年青島海爾(現更名為海爾智家)實現收入1833.17億元;海外市場收入佔比42%,其中歐洲市場增長25%、南亞市場增長25%、日本市場增長10%、北美市場美元收入增長13%。

  全球的生產佈局,是有力的支撐。對美國人來說,海爾是“美國造”;對俄羅斯人來說,海爾是“俄羅斯造”;同樣,海爾還是“泰國造”、“印度造”等。因此,海爾可以說是“全球造”。

  目前,海爾已在全球建立了25個工業園、122個製造中心、106個營銷中心、“10+N”的研發體系,在海外主要市場形成本土化研發、本土化製造、本土化營銷“三位一體”的本土化佈局,可以快速響應當地需求。

  另一白電巨頭美的集團(000333.SZ),近年接連收購了全球四大機器人公司之一德國庫卡集團、日本東芝家電業務、意大利中央空調企業Clevit、美國吸塵器品牌Eureka等;同時加快在“一帶一路”沿線佈局,在埃及、印度、泰國、越南、白俄羅斯、意大利均設有製造基地。

  而創維(00751.HK;000810.SZ)近年通過收購廈華南非工廠、德國彩電企業Metz、東芝印尼工廠等方式,目前在全球已設有中國、印尼、泰國、印度、土耳其、南非、尼日利亞、墨西哥、巴西九大生產基地,滿足當地生產的需求,用製造執行系統(MES)確保材料100%的可追溯性。類似地,海信(600060.SH;00921.HK)也已在海外建有多個生產基地,覆蓋歐洲、美洲、非洲、中東、澳洲及東南亞等市場。

  “中國家電企業海外佈局應堅持三條原則,一是跟著市場走;二是跟著企業自己的特點走;三是跟著國家政策走,離消費市場越近越好。”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家電分會秘書長周南說道。

  全球佈局產能的同時,中國家電的自主品牌也加速輸向海外,而且從走出去、走進去到走上去。

  周南認為,“對中國家電、消費電子產業而言,產業鏈的頂端還是品牌。”TCL、海信近年在國內、海外進行大型體育賽事贊助,對樹立全球化品牌形象很有幫助。而廣告門的創辦人兼CEO勞博則提醒說,中國家電龍頭已發起品牌攻勢,但是與老牌跨國公司相比,還需要品牌更持久、更系統的投入,才能打造出中國真正的全球品牌。

  芯片仍是中國家電最大的掣肘

  海外自主品牌,說到底,需要滿足當地市場需求的差異化產品以及創新性技術來支撐。整合全球研發資料,突破產業鏈瓶頸,是中國家電龍頭全球化的重要一環。

  “中國和全球領先國家的競爭最後落地就是技術的競爭。”所以,李東生說他如今在技術創新上花的時間較多。過去一年,TCL繼在美國之後,又在波蘭設立了歐洲人工智能研發中心。

  第一財經記者留意到,TCL首次向全球公開招募合作開發的13個技術項目,主要聚焦印刷顯示、量子點材料、人工智能芯片等前瞻性核心技術的突破,如視頻處理類AI芯片項目。李東生表示,在印刷OLED、QLED方面,TCL在藍色量子點電致發光等領域已進入“無人區”,從自我研發變為自我研發與對外合作相結合的模式,才能引進全球領先的技術和人才,提高技術決策的高度、深度。

  他直言,美國對華為等一些中國企業實施技術封鎖,暴露了目前中國和像美國這樣的西方領先國家還有差距。所以中國經濟要強大、中國企業要強大,還是要在積累自己核心能力上投入更大。

  事實上,無論是黑電還是白電,芯片仍是中國企業最大的掣肘。黑電方面,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液晶面板生產基地;白電方面,美的、格力等已形成從壓縮機到空調、冰箱整機的完整製冷產業鏈。所以,大家都把焦點放在芯片上,整合全球資源,實現技術突破。

  美的家用空調五大研發基地,研發側重點各不相同,如順德側重製冷技術,矽谷側重人工智能技術,大阪側重變頻技術,米蘭側重設計。五大研發基地可以24小時聯動開發,從各個角度持續突破,提升研發效率。

  美的已量產變頻驅動IPM模塊,目前還在開發智能互聯的模塊,也是採取自己團隊與外部團隊合作研發的方式。五年前,美的以使用日本、美國、韓國的芯片為主。這幾年,國產芯片迅速發展,美的跟許多國產芯片商進行合作。

  今年6月,格力電器斥資30億參股聞泰科技、間接投資安世半導體的事項完成,格力今後將可與全球芯片業標準器件、分離器件的龍頭安世半導體,實現業務協同。

  “未來半導體顯示技術有很大發展空間。”李東生也對半導體領域持續關注。他透露,TCL接下來會考慮建6.5代噴墨打印的OLED中試線,能做77英吋噴墨打印的高清顯示屏。如果噴墨打印技術做成,半導體顯示基板是柔性的,而且生產出來不是一張一張的,而是一捲一捲的,像印花布一樣,就可以在客廳、臥室等空間里不同裝飾材料上,直接用顯示材料,也許這要5年時間才能實現,但在技術上是可行的。而在噴墨打印OLED材料方面,TCL這次也與一家跨國公司簽訂了技術合作協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