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君:十年之後,曾經的雷霆走到窮途末路
2019年07月10日07:51

  當尼納特極限偷家拐走佐治,便宣告雷霆休賽期的運營策略,180°大翻轉。清洗冗員設法避稅已是過去式,徹徹底底從頭再來才是本意。於是昨兒午夜時分,伴隨著一聲轟鳴,傑里米-格蘭特拖著道血光,被遣送到金塊了。

  換到的回報並不多,區區首輪而已,考慮到金塊整體實力雄厚,三線陣容齊整,這支首輪簽多半會落到2020年20順位後。順帶插個題外話,金塊是利用法尼特交易至網隊倒騰出的1300萬交易特例,搭上首輪吃下格蘭特。所以餘孽就不要再嚷嚷著“為什麼火箭不去攪合下了”,並非不想,而是不能。

  消息一出,引來驚呼的同時還引發雷霆地震,理由挺簡單。格蘭特好用,確實好用,2米06的搭配2米20臂展,彈跳機動性俱佳,令他能像球場輕騎兵般來去如風。更重要的是,東尼桑的離隊不僅令格蘭特上位,也令他逐漸開竅並找準定位。

  除慣常的空切偷下美滋滋吃餅外,昔日蹦蹦男格蘭特自強不息,居然自學成才開發出投射。上賽季投出39.2%的三分命中率,堪稱多諾萬精心打造的一龜一卡一鐵二射奇葩體系里,碩果僅存的兩個外線威脅點。尤其就熱區而言,格蘭特於右側底角與右側45°效率驚人,命中率接近5成。

  因此大可以這麼講,格蘭特算是上賽季雷霆陣營里,輸出效率僅次於信義兄弟祖守義(注,哥哥祖守信,弟弟祖守義)的實力派,考慮到哥們防守端亦非漏勺,本賽季大有百尺竿頭再進一步的趨勢。所以說俄克拉鐵嶺老鄉真是千想萬想都沒想到,最後被交易的,居然是他。

  何止鐵嶺老鄉萬萬沒想到,當事人格蘭特同樣驚愕萬分,一時激憤,直接取關雷霆。理智的角度講這些都是生意,可格蘭特自打從費城來鐵嶺,紮實奮進一步一個腳印。人非機器,焉能無情?尤其是在毫無徵兆下被賣,難免情緒會有波動,可以理解。

  而之於金塊,可謂天降橫財,莫名其妙入手廉價且好用的格蘭特,之於金塊而言,這回終於不用再讓巴頓、格雷格或比斯利輪流去三號頂缸了。同時格蘭特的到來也令金塊底氣十足,一紙逐客令讓萊爾斯麻溜離開。如此一來,馬都督麾下的金塊新賽季11人,就此閃亮出爐:

  控衛:梅利、蒙特-莫里斯

  分衛:夏里斯、巴頓、比斯利

  小前鋒:格蘭特、基爾格

  大前鋒:米沙柏、波特

  中鋒:約基治、普林利

  有新銳有老兵,有領袖有綠葉,還有蓄養一年,尚未刮開的彩票波特。這不由會令看客感慨,雷霆的這樁交易還挺能體現人文關懷。畢竟下家是金塊這種潛在爭冠豪強,而非哈士奇這種萬年活死人墓。

  歸根結底送走格蘭特的理由無非有二,首先明夏有權跳出合同,一旦新賽季表現良好數據蹭蹭上漲,其薪金漲幅雷霆多半兜不住;其次送走格蘭特除明面上的避稅外,更重要的信號在於,球隊管理層已然下定決心徹底重建。於是自然而然的,有實力的球員會被統統發配離隊,君不見前腳剛走,雷霆後腳就開始正式聆聽各方對於韋斯布魯克的報價,這不是演習,這不是演習。

  眼淚汪汪牽住龜爪聲情並茂“你怎麼捨得離開?”進而大打感情牌,興許真能讓大韋少留隊。畢竟一人一城羈絆多年,真狠不下心說散就散。只是現有狀況下,強留大韋少毫無意義。你能想像鑽出下水道一片殘垣斷壁的景像嗎?你能想像大洗牌後新賽季雷霆的戰績嗎?你又能想像連續四年首輪複首輪,大韋少會受到的抨擊與壓力嗎?更別提憑雷霆現有這套陣容,連進季後賽都不再是十拿九穩的事了。

  最後的疼愛是手放開,一切的一切,都難以避免會劃上句號。

  手放開後龜落何家?這又是個問題。傳聞熱火公鹿都表現出積極進取的侵略性,休賽期先前一無所獲的紐約,聽說也打算來碰碰運氣。當然了,但凡聯盟里有什麼風吹草動,哪能少的了休斯敦?尤其最近兩天,火箭中英雙語論壇齊頭並進,討論的熱火朝天,很有幾分“八字都沒一撇,雷霆龜就已是火箭龜”的架勢。平心而論,火箭既無籌碼又無膽魄還摳摳縮縮,理應是想多了。

  站在雷霆管理層立場,想把韋少送走並不難,難的是將他送到一支稱心如意,有望爭冠的球隊。畢竟為交易而交易毫無意義,還不如留隊。既然三方如今都有積極推進的想法,那麼大概率便會沿著交易這條道路持續前行。直至,分離。

  這是條不歸路,同時宣告十年前起源於俄克拉鐵嶺的那個小時代,即將謝幕。十年前,當年輕的大鬍子以探花郎身份走入訓練場,大哥與二哥早已笑意盈盈,候在一旁。年輕的大鬍子很懵懂也很羞澀,他管喝洗澡水的大哥叫水子哥,管一臉桀驁不馴的二哥叫龜子哥……很快,他們便打成一片,誌趣相投且才華橫溢的三人組掀起波瀾,搞出事端,他們踏平西岸,挺進總決賽。那一年,水子哥不滿24歲,龜子哥不滿24歲,大鬍子還不滿23歲。

  俗話說失敗總有一天會給成功當媽,可惜三人組等不到那一天了。大鬍子的離去意味著屬於俄克拉鐵嶺的小時代起了裂痕;四年後水子哥踏上最難の路意味著小時代支離破碎;時至如今,總算到了故事的結局。雖仍未發生,似近在眼前,彷彿一閉眼,再睜眼後,就會彈出那條直擊內心深處的消息。

  實事求是的講,小時代因缺乏金光燦燦的獎盃,無緣像GDP那樣被定義為大時代。可小時代之所以仍被人牢牢銘記,在於三人組中的任何一位都有血有肉且富有傳奇。大哥真實卻敏感,二哥直白卻溫情,三弟懶散卻強悍……當他們各奔東西后,多少人執拗的認為天真的相信,總有一天,大哥與三弟會與二哥一齊回到夢開始的地方。但,最後的血脈,如今也將隨風飄散。

  如果那兩個字沒有顫抖,

  我不會發現我難受,

  怎麼說出口,

  也不過是分手。

  如果對於明天沒有要求,

  牽牽手就像旅遊,

  成千上萬個門口,

  總有一個人要先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