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王安踏趟渾水:豪言比肩阿迪、耐克 卻1年遭3次做空
2019年07月10日17:05

  “中國鞋王”趟“渾水”:豪言比肩阿迪、耐克,卻一年遭三次做空

  來源:野馬財經

  在有著近50家上市公司的福建晉江有眾多的“丁老闆”,安踏、特步、361°的創始人莫不如此。近些天,安踏體育(02020.HK)丁世忠家族尤為受關注。

  國際做空機構渾水展開了對安踏的新一輪做空。這已經是近一年多來,安踏這家“國民運動第一品牌”第三次被機構做空。“招黑體質”也儼然成了它被網民調侃的標籤之一。

  繼波司登遭遇做空危機後,7月7日安踏體育也遭遇做空機構渾水(Muddy Waters)狙擊。隨後,安踏體育股價暴跌,市值蒸發超百億港幣,7月8日不得已宣佈短暫停牌。

  7月9日港股開盤前,安踏體育發佈澄清公告予以反擊。但經驗老道的渾水公司留有後手,立刻拋出做空報告的第二部分,暗指安踏體育涉嫌“違法”欺騙投資者。對此,安踏體育9日中午再發澄清公告,表示有關指控並不準確及具誤導性,將保留對渾水及相關指控負責人士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這一輪做空“攻防戰”已然白熱化。

  “鍋裡的老鼠屎”?

  公開信息顯示,安踏體育始創於1991年,2007年在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公司主要在中國內地從事生產及買賣體育用品業務,包括鞋類、服裝及配飾,旗下包括“安踏”、“安踏兒童”、“FILA”、“FILA KIDS”和“NBA”的多個品牌。

  在7月7日的沽空報告中,渾水起了個頗為驚悚的標題“鍋裡的老鼠屎”。渾水稱起這個標題考慮了很久,並在隨後解釋了原因。

  圖片來源:報告原文

  渾水指出,安踏之所以能獲得行業領先的運營利潤,並非因為運營良好,而是因為安踏使用大量秘密控製的一級分銷商欺詐性地提高利潤率。

  渾水稱有證據表明,安踏秘密控製著其分銷商的數量。其中,包括安大在內的27家經銷商均被安踏通過投資入股,插手人力資源、財務等部門員工招聘等手段秘密控製,其數量占到安踏總銷售額的70%上下。渾水認為,安踏堅決聲稱其一級分銷商是獨立的第三方,這是個謊言,這種獨立分銷商的概念是一種假象,安踏的高管經常將分銷商稱為“子公司”。

  長期以來,安踏的營業利潤率都超過了其在中國的競爭對手。渾水認為,這種明顯的利潤優勢是由於安踏通過與分銷商的關係欺詐操縱其財務狀況所致,其利潤表現並不真實。而為了佐證其觀點,渾水在報告中還披露了與多位高管的交談記錄。

  在渾水“鍋裡的老鼠屎”的報告中,其極力證明安踏在控製經銷商。但對於安踏及其分銷商財務的分析,渾水並未有詳細論述。而從這份報告來看,安踏控製經銷商的做法對上市公司似乎更為有利,使其得以做高公司利潤,推高公司股價。

  7月9日港股開盤前,安踏體育發佈澄清公告稱董事會強烈否認沽空報告中對集團過往交易的指控,並認為指控具有不確定性和誤導性。“安踏高管近五年沒減持過股票,大股東從未質押過一股股票。”安踏公關部格外強調。而截止目前,丁世忠家族持有安踏體育超60%的股票。

  圖片來源:安踏體育公告

  面對安踏的回應,渾水於9日扔出沽空報告“第二彈”,指出在安踏IPO不久,該公司進行了一系列交易,這些交易使得渾水機構相信安踏內部人士打算欺騙外部投資者。2008年,內部人士剝奪了公司的國際品牌零售業務,並試圖隱瞞這一事實。這一情況與安踏控製其分銷商類似,內部人員使用代理。

  安踏體育在當日再次迅速回擊,對渾水報告予以否認。而截止9日港股收盤,安踏體育股價為51.3港元/股,與前一天短暫停牌時的價格相差無幾。從這一結果來看,渾水對安踏的狙擊“铩羽而歸”的可能性較大。

  當然,也不排除渾水的“第三彈”正在飛來。但對於安踏體育來說,面對做空機構的類似攻擊似乎已經習慣了。

  一年三遭做空,“招黑體質”從哪來?

  近一年多來安踏屢遭做空,渾水是第三次。

  2018年6月12日,曾狙擊李嘉誠長和的做空機構GMT Research針對多家中國體育品牌發表了一份名為《中國體育用品:造假還是驚豔》的做空報告,指出自2005年以來,我國上市的16家體育品牌中,有9家存在問題。

  報告中重點提到了安踏,稱2017年安踏的利潤率“高得難以置信”,其認為安踏體育的多項財務指標配比不平衡,利潤異常過高,現金、存貨及預付款異常,甚至稱安踏為“騙子公司”,只值10港元。對此,當時安踏體育予以強烈否認,而這份報告並未對安踏體育造成嚴重影響。

  2019年5月30日,曾做空新秀麗,令其一蹶不振的Blue Orca(又稱“殺人鯨”)出手狙擊安踏。當天,Blue Orca創始人在一個投資論壇上,公開直指安踏存在公司治理問題,FILA中國收入不透明等問題,認為其股價僅值32.93港元/股,存在高達34%的下跌空間。

  此言一出,安踏體育股價立當日盤中跳水,一度下跌12.9%至43.3港元/股,創下2018年2月份以來最大跌幅。但隨後跌幅收窄,至收盤時下跌5.53%。

  隨後安踏體育連發兩份公告予以澄清,強烈否認Blue Orca的有關猜測,認為其並不準確及具誤導性。在第二份公告中,安踏宣佈Lululemon創始人Dennis J.Wilson認購了占安踏體育已發行股本約0.59%的股份,認購款為7.78億港元。公告發佈後,安踏開盤後快速衝高逾5%,迅速收複失地。

  面對做空,安踏體育似乎已積累了相當豐富的經驗。但是,做空機構為何對安踏如此“偏愛”?

  對此,紡織服裝品牌管理專家程偉雄對《北京商報》表示,“沽空機構也是利益導向,多次沽空安踏也說明安踏的價值被國際資本所認同,說明國內外機構投資者應該都是看好安踏,看好中國市場,看好安踏走向世界的謀略。”

  而從2018年年報來看,安踏體育當年實現收入241億元,同比增43.78%;歸母淨利潤為41.03億元,同比增32.87%。而更為紮眼的是,安踏近年來的淨利率遠高於同行。中信建投研報數據可見,其淨利率常年在18%左右,而同行如李寧、361°、特步等,均已下滑至10%左右,相差近乎一倍。

  圖片來源:中信建投研報

  或許,這也是安踏體育“招黑體質”的來源之一。

  “全球第三”不好當

  在很多體育迷眼中,“CCTV5體育頻道”等同於“晉江頻道”,因為這個頻道的各種體育品牌,幾乎全部來自晉江。此言不虛,僅晉江的陳埭鎮,做鞋的企業就多達3000家,其中就包括安踏、特步、361°、匹克、貴人鳥、鴻星爾克等品牌。而且,這裏的老闆大都姓丁,據傳均為元朝阿拉伯裔名臣賽典赤·贍思丁之後。

  如今,在眾多的“丁老闆”之中,安踏創始人丁世忠家族顯然最為耀眼。

  1987年,初中畢業的晉江小販丁世忠帶著600雙運動鞋進京了。當時,他只有17歲。靠著“勤快、嘴甜、臉皮厚”的秘訣,不到兩年時間,專做晉江鞋批發的丁世忠便攻占了北京的大部分商場。此後,他發現了品牌的重要性。

  1991年,丁世忠帶著從北京賺到的20萬元返回晉江,決心打造屬於自己的品牌。當年,丁和木、丁世家、丁世忠父子成立安踏,寓意“安心創業、踏實做人”。憑藉著鞋子質量過硬和丁家人精明的經商思維,安踏開始走上起飛之路。

  創業之初,安踏主要是給外國品牌做代工。其實不僅安踏,當時整個晉江基本都在給做海外貼牌。對此,丁世忠認為,只靠海外訂單並不靠譜。在做著代工的同時,安踏開始拓展自己的分銷渠道,在全國推廣自己的代理分銷模式。而到了1997年,東南亞金融危機爆發,海外訂單驟減。晉江鞋廠大量倒閉,而安踏卻憑藉這此前的未雨綢繆,脫穎而出。

  圖片來源:央視廣告視頻

  為打響品牌知名度,1999年,安踏花費80萬元邀請孔令輝為品牌代言人,並在2000年的雪梨奧運會上壕擲上千萬打廣告。當時安踏一年的利潤也只有400萬左右,但知名度的飛昇也讓安踏獲利豐厚。2000年安踏銷售額達到2億元,並開始生產運動服,從此進入發展快車道。

  2007年,安踏在港交所上市。

  2009年,安踏收購意大利老牌運動休閑品牌斐樂(FILA)。這個品牌是名副其實的百年老店,在世界運動品牌中頗為知名,主要從事網球、滑雪、高爾夫、瑜珈、賽車等運動相關產品。

  此後安踏開始大舉“攻城略地”。2015年,安踏收購英國戶外、爬山運動品牌斯普蘭迪(Sprandi)。2016年,安踏斥資1.5億元成立合資公司,在中國經營高端滑雪品牌迪桑特(Descente)。2017年,安踏收購小笑牛(Kingkow),同年安踏成立合資公司在中國經營戶外品牌可隆(Kolon Sport)。2019年2月,安踏完成收購加拿大戶外運動品牌始祖鳥的母公司 Amer Sports。

  在一連串併購的大背景下,2012年安踏體育以76.2億元營收超越老對手李寧的67.4億元,從此坐上國內體育用品老大的寶座。

  如今,在發力全球化的安踏面前,只剩下耐克、阿迪達斯兩大巨頭。

  2019年6月18日,丁世忠在第六屆世界閩商大會上表示,安踏已成為全球第三、中國第一的體育用品集團。而據安踏體育2018年財報顯示,其241億元的營收已超過特步、李寧和361°三家營收總和,市值超千億。

  毋庸諱言,安踏要超越耐克、阿迪達斯兩大巨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恐怕也將成為一條被頻繁“做空”之路,而安踏會被虎視眈眈的做空機構“擊倒”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