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靜被刑拘"連環炸" 牽涉方不止踩雷34億的諾亞財富
2019年07月10日09:09

  原標題:上市公司董事長被刑拘“連環炸” 牽涉方不止踩雷34億的諾亞財富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胡琳 實習編輯 徐豪

  享譽“商界木蘭”之稱的江蘇博信投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信股份”)實際控製人、董事長羅靜被刑拘,引發旗下三家上市公司股價波動。萬萬沒想到,這一個雪球竟然滾到了美股上市公司諾亞財富(NYSE:NOAH)。7月8日晚間,諾亞財富股價暴跌逾20%。

  那麼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會波及諾亞財富和京東?上市公司董事長被刑拘的“連環炸”還波及了哪些機構?《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帶你一探究竟。上市公司董事長被刑拘“連環炸”

  7月5日午間,博信股份(600083.SH)公告稱,博信股份於2019年7月5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拘留證》獲悉,公司實際控製人兼董事長羅靜女士,董事兼財務總監薑紹陽先生分別於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刑事拘留,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上述公告,博信股份實控人羅靜在6月20日已經被刑拘了,如今信息披露於眾,已經時隔15天之久。公告發佈後,與羅靜相關的上市公司股價出現波動。

  據悉,羅靜旗下有三家上市公司,包括A股上市的博信股份、香港主板上市的承興國際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承興國際控股”)和新加坡主板上市的Camsing Healthcare Limited。

  A股上市的博信股份的股價經曆了“大落大起”。7月5日當天,博信股份以跌停收盤,股價跌至12.28元/股。但隨後的一個交易日博信股份漲停。7月9日博信股份再度漲停,股價漲至14.86元/股。

  而同為實控人羅靜控製的港股上市公司承興國際控股,就沒那麼好運。7月5日,承興國際控股開盤價為5.07港元/股,一路下跌。7月9日,該公司股價暴跌26.67%,股價僅為0.66港元/股。

  根據博信股份2018年年報,羅靜直接持有博信股份0.54%股份,通過蘇州晟雋營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蘇州晟雋”)間接持有博信股份28.39%股份,為博信股份的實控人兼董事長。

  同時,羅靜還是承興國際控股董事會主席,執行董事;Camsing Healthcare Limited董事會主席,執行董事;廣東中誠實業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蘇州晟雋執行董事、總經理。

  值得一提的是,7月5日,博信股份發佈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蘇州晟雋持有的公司股份6530.01萬股(無限售流通股)被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予以凍結,凍結期限為2019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止。同時,鑒於公司未能聯繫到控股股東及實際控製人,公司控股股東蘇州晟雋持有的公司股份6530.01萬股(無限售流通股)被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予以輪候凍結的原因暫未獲悉。

  據澎湃新聞報導,有消息人士表示,羅靜發行信託產品融資,資金鏈斷裂,被上海某金融機構以經濟詐騙罪報案,後被警方拘留。不過,7月9日晚,博信股份公告顯示,公司尚未獲悉進一步信息。

  羅靜被刑拘後一系列的“連環炸”為何會波及美股上市公司諾亞財富呢?這要從諾亞財富旗下上海歌斐資產管理公司(以下簡稱“歌斐資產”)的基金說起。

  7月8日晚間,美股上市公司諾亞財富(NYSE:NOAH)發佈公告稱,旗下歌斐資產的信貸基金為承興國際控股(Camsing International Holding Limited)相關第三方公司提供供應鏈融資,總金額為34億元人民幣。

  承興國際控股實際控製人近期因涉嫌欺詐活動被警方刑事拘留。作為基金管理人,歌斐資產已採取各種法律行動,並承諾以最佳方式履行其義務,保護基金投資者利益。

  受此影響,諾亞財富股價開盤後大跌。7月8日,諾亞財富收盤價35.60美元/股,跌幅20.43%。歌斐資產34億踩雷,諾亞財富、京東各有說辭

  7月8日晚,諾亞財富董事長汪靜波發佈內部郵件稱,“我們有一個核心企業的系列基金,基金的投資標的,主要是向承興國際相關方就其與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京東”)之間的應收賬款債權提供供應鏈融資,承興國際控股公司的實際控製人因涉嫌欺詐日前被中國警方採取刑事拘留措施。”

  不過,上市公司承興國際控股7月9日傍晚發佈公告稱,廣州承興並非本集團公司成員,而本集團與京東之間並未訂立合同。

  7月9日午間,針對34億元踩雷事件,歌斐資產回應稱,已經就這個供應鏈融資對承興國際控股和京東提起司法訴訟。

  歌斐資產34億供應鏈融資為何會牽涉京東,這要從供應鏈融資模式說起。

  供應鏈金融的三種傳統表現形態為應收賬款融資、庫存融資以及預付款融資。汪靜波在內部郵件中指出,歌斐資產34億供應鏈融資為應收賬款債權供應鏈融資。

  應收賬款債權供應鏈融資是當上遊企業對下遊提供賒銷,導致銷售款回收放緩或大量應收賬款回收困難的情況下,上遊企業資金周轉不暢,出現階段性的資金缺口時,可以通過應收賬款進行融資。應收賬款融資模式主要指上遊企業為獲取資金,以其與下遊企業簽訂的真實合同產生的應收賬款為基礎,向供應鏈企業申請以應收賬款為還款來源的融資。

  簡單來說就是,供應鏈中核心企業的上遊供貨商,由於業務開展過程中存在資金缺口的情況,上遊企業用核心企業的應收賬款去融資。

  那麼讓我們來看看歌斐資產34億供應鏈融資的模式。這要將時間線拉回羅靜被捕前一天。

  承興國際控股的股權變動記錄顯示,6月19日,諾亞財富旗下數家公司位列承興國際控股股東行列。

  港交所披露的權益變動信息顯示,諾亞財富、諾亞財富創始人汪靜波、歌斐資產、上海諾亞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創世核心企業系列私募基金、諾亞(上海)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在6月19日共同獲得6.77億股承興國際控股股份,占比62.84%。

  7月8日晚間,諾亞財富發佈公告解釋稱,其注意到承興國際控股股權權益變動情況,該等披露系歌斐資產代表“創世核心企業系列私募基金”以及諾亞(上海)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依據2019年6月19日與承興的股東China Base Group Limited簽署的《股權質押合同》所採取的法律行動之一。

  該公告解釋,本次質押的質權人為歌斐資產代表“創世核心企業系列私募基金”與諾亞(上海)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因“創世核心企業系列私募基金”為契約式基金,不具有獨立法律主體資格,故由基金管理人歌斐資產代為簽署。質押人為承興的控股股東China Base Group Limited。同時強調,上述行為不是股份轉讓而是股份質押行為。

  事實上,歌斐資產34億私募基金擁有“雙保險”。除了承興國際控股相關方和京東的應收賬款外,還有承興國際控股的控股股東China Base Group Limited的股權質押。

  不過現在來看,“雙保險”並沒有給歌斐資產帶來實在的保障。目前,京東和諾亞財富董事長汪靜波口中的“承興國際相關方”的業務是否真實存疑。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此事採訪京東,京東方面提供了一份“有關承興事件的情況說明”,作出進一步回應。

  京東方面在“有關承興事件的情況說明”中表示:

  1.廣東承興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承興“)是京東的普通供應商,在京東有一定的業務。在京東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承興涉嫌偽造與京東等公司的合同進行詐騙。就此,京東也已經向當地公安機關報案。

  2.歌斐資產在被詐騙的過程中至始至終沒有通過任何方式和京東進行合同真實性的驗證,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規和風險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就歌斐資產被詐騙一事,京東已積極配合警方進行調查。

  3.我們希望歌斐資產正視其管理問題,而不要試圖通過混淆視聽推卸責任。歌斐資產無端對京東發起訴訟的行為已經對京東的聲譽產生了嚴重影響,京東嚴正譴責歌斐資產枉顧事實的作為,並保留對其採取法律手段的權利。

  在京東做出回應後不久,諾亞財富再度發佈聲明稱,“相信真相只有一個,相信相關司法機關會依法查明真相,將積極通過民事和刑事程序盡責最大程度保障投資者合法權益,尊重司法機關的最終裁決。”

  不過,據澎湃新聞稱,7月9日晚間,京東集團方面稱,近期在警方調證過程中,警方出具了多份所謂承興與京東未結賬款的確認函,經核實均為偽造。

  目前來看,34億元基金股權質押難以挽回損失。發現風險後,諾亞財富旗下歌斐資產已採取了增加、查封承興國際控股股票質押等六項措施。截至7月9日收盤,質押給諾亞財富方面的承興國際控股股份,市值僅為4.47億元左右,與投資款之間存在巨大缺口。多家機構捲入風波

  截至目前,對於創世基金的產品成立時間、對應的直接融資方、產品期限、交易結構、資金髮放形式等關鍵信息,諾亞財富、歌斐資產、承興國際控股等相關方,均未做任何披露。而創世基金投資標的底層資產如何無從得知。

  不過,為承興國際控股相關方融資的不僅是諾亞財富一家,記者發現多家資管機構和第三方財富管理機構曾經為廣州承興營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承興”)融資,包括信託、券商資管和私募基金。

  公開資料顯示,雲南信託曾經在2018年8月3日發售雲湧1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產品規模5000萬元,期限12個月,目前尚未到期。

  該項目資金用途是用於購買廣州承興持有的電商龍頭(包括但不限於京東、蘇寧等)作為付款方的應收賬款,購買價格按照應收賬款金額的80%計算,信託存續期內可以循環購買基礎應收賬款。

  融資方為廣州承興。應收賬款付款方—業內電商龍頭(包括但不限於蘇寧、京東等)。擔保方為承興國際集團創始人羅靜。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啟信寶,2018年10月24日,廣州承興營銷管理有限公司改名為廣東中誠實業控股有限公司。

  在該信託計劃中,第一還款來源是蘇寧易購的還款資金用於抵扣回購價款;第二還款來源是承興國際的實控人,也是該項目的擔保人羅靜提供連帶責任擔保,若廣州承興的回購資金不足以覆蓋信託本金及融資成本,則由羅靜還款。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7月9日,雲南信託就雲湧1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發佈臨時信息披露公告。

  此外,雲南信託還有多支信託計劃踩雷廣州承興。

  據其他媒體報導,目前雲南信託採取緊急措施如下:

  第一、在獲知羅靜被刑事拘留消息的第一時間,啟動了相關應急措施,成立了專項應急工作小組;

  第二、於7月5日在公司官網發佈了臨時信息披露報告書;

  第三、我司目前已同時採取民事和刑事兩方面手段保護投資者權益,包括聯繫公證處和專業律師啟動強製執行手續,追索融資人、擔保人的付款義務;並向昆明當地公安機關報案,尋求公安部門的協助;

  第四、發出律師函,要求付款方根據協議履行付款義務;

  第五、向監管部門報告。

  “我司將繼續密切關注公安部門的調查進展,與公安部門保持溝通,積極尋求包括司法手段在內的各項措施來保障信託財產安全。後續有進一步消息,我司將及時進行信息披露。”雲南信託稱。

  同時,《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通過公開資料梳理,發現多個與廣州承興有關的項目:

  1、建木--瑞福2號私募投資基金:發行規模3000萬元,資金用於受讓廣州承興持有的國企央企及優質上市公司應收賬款。發行機構為浙江建木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2、中國移動應收賬款集合資金信託計劃:發行規模1億元,用於補充廣州承興流動資金,信託資金受讓廣州承興合法持有的中國移動通信集團福建有限公司180天以內應收賬款債權,受讓價格按照應收賬款金額的80%計算。發行機構為國民信託。目前該產品已經到期。

  此外,據21世紀經濟報導,除了歌斐資產,上述雲南信託和已經到期的中江信託、钜派投資相關項目,多個尚在存續期的私募基金和券商資管計劃踩雷承興國際。其中,首建投資本管理(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的“振興二號”和“振興三號”私募投資基金、湘財證券“金彙”系列25、26、27號集合資管計劃都與廣州承興有關。

  目前,上市公司董事長被捕一事仍然在發酵,以廣州承興為融資方的多個項目逐步浮出水面。而諾亞財富只是眾多踩雷機構之一。同時,關於羅靜被刑事拘留的調查結果仍撲朔迷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