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央行行長:綠色金融 21世紀金融業新邊疆
2019年07月10日22:22

  文/法國央行法國銀行(Banque de France) 行長François Villeroy de Galhau

  此文為法國時間7月9號法國央行行長 François Villeroy de Galhau 在巴黎歐洲國際金融論壇(Paris Europlace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Forum)上發表的主題演講,原文標題為“New Frontiers in Finance”的演講。本文由法國央行(Banque de France)授權,實習記者劉晉彤翻譯)

  今天很榮幸能和你們相聚在巴黎歐洲金融市場協會(Paris EUROPLACE)國際金融論壇,法國和巴黎一直以來不斷激勵著歐洲的先行者們,這個論壇也成為一個越來越重要的場合。本次論壇的主題——“金融新邊疆”敦促我們展望有待被探索和征服的新領域。關於金融方面,我將重點關注數字化和綠色金融這兩點。但在展望未來之前,讓我先強調一下目前的兩個先決條件。

  1、眼下的兩個先決條件

  首先,我想從拉加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主席)和 Ursula von der Leyen(德國聯邦國防部長)的提名說起,歡迎上週在布魯塞爾提名的這支歐洲央行的新團隊。儘管是在最後一刻,面臨著危機的威脅,歐洲再次證明了自己具有決定性和創新性。而現在,是時候開始著手開展一個真正的歐元系統的基礎工作了。讓我們暫且拋開英國脫歐以及歐元區預算中一些令人失望的辯論,歐洲議程的首要任務應該是為投資和創新建立新的融資聯盟——通過銀行聯盟和資本市場聯盟的合併配置我們豐富的私人儲蓄。企業因此才能籌集資金並找到歐洲的風險投資;保持歐洲投資銀行業務能力是一項戰略要務。金融企業需要這樣才能進行跨境併購:歐洲銀行業整合已經過時,現在必不可少的措施並不是減少競爭,恰恰相反,恰當的措施應該是達到實現數字化投資和儲蓄流通所需的臨界質量(critical mass)。最後一點是,“私人風險分擔”(private risk sharing)在美國各州之間被證實有效,歐元區也需要它來建立一個有效的經濟穩定工具,從而能抵禦影響一部分國家的衝擊。如果有人不想要一個財政聯盟,那他就必須堅定地在資本市場聯盟上取得實質性的進展。我們已就此進行了充分的討論,而現在正是要採取具體措施的時候:這是新委員會的決心和誌向所在。歐洲央行將進行大力支持,法國也將是一個忠誠的參與者。

  第二個先決條件是《巴塞爾協議III》的成功實施。我們不能忘記金融危機的教訓,不要違背我們在2017年所做的承諾,這一點至關重要。但這種轉變必須公平、自然並且合理的讓美國參與。由於對資本要求的初步估計還未成熟,所以不要急於給出時間限製:《巴塞爾協議III》將在2027年定型。但我們的目標和評估非常明確:《巴塞爾協議III》適用於的未來幾年內可以兼顧正常的利潤分配和儲備的所有法國銀行,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求專項增資。

  2、清晰地轉向數字化

  我們顯然都需要在數字化方面實現飛躍。數字化正在主導我們的生活和消費方式,並為企業和客戶開闢了一個充滿可能性的世界。在世界範圍內,數字化代表了銀行和監管者的機遇和挑戰。現在法國審慎監管管理局(French Prudential Supervision and Resolution Authority,ACPR)也是很積極地在應對這些問題。去年該局發表了一篇關於人工智能(AI)在金融領域應用的討論文件。今年,我們正在與金融行業參與者就AI算法在三個主題中的應用進行合作:AML / CTF,內部模型和客戶保護。

  除市場上已有的玩家之外,新的參與者現在也變得越來越重要。金融科技公司(FinTechs)正在一些窄域進行競爭。不過他們並沒有資本資源來破壞現有銀行,甚至可能被銀行收購。相反,大科技公司(BigTechs)卻有潛質從根本上重新定義金融中介:他們擁有強大的品牌知名度,全球客戶群以及獲得尖端技術的特權。這種新情況對監管機構和監管機構來說是一項重大挑戰。當然,金融監管應保持技術中立: “(金融)活動相同,規則相同” (“same activity, same rules”)仍然適用,對公平競爭來說這是一件好事。

  但是,除了傳統的金融監管外,還應在三個領域開展國際合作,這是數字金融監管的三大基石。首先,網絡安全是可靠和可持續數字化未來的必要條件。這是下週將在尚蒂伊(法國北部城市)舉行的G7峰會的重要議題。其次,關於數據保護,金融監管機構和負責保護隱私的機構必須研發新的合作方案,來解決已成為金融服務核心的數據問題。第三,關於競爭和反壟斷政策,應當充分預測和應對在超出金融監管範圍下發生的“贏者通吃”的情況。

  “穩定幣”(Stable Coin)項目,例如 Facebook的新加密貨幣Libra 就是個恰當的例子。 “穩定幣”和像比特幣這樣的投機性資產完全不同。但是,監管機構必須在全球層面來密切關注這件事。法國作為今年七國集團的輪值主席,已經成立了一支專門的工作小組。我們的目標是對所有司法管轄區做出統一響應,在全盤所有問題上採取針對性措施。這裏我只引用許多要求中的兩個:項目必須遵守反洗錢規定;用戶的匿名性帶來了更高的風險。此外,如果穩定幣的發行人也希望提供存款,金融投資和貸款等銀行服務,那麼他們必須在其經營所在的所有國家獲得銀行執照,否則這將是非法的。我們距離創建全球私人貨幣還很遠,但穩定幣項目揭示了現有跨境支付系統的漏洞。

  因此,在歐洲層面,我們應該致力於推廣真正的歐洲零售支付戰略。支付不再僅僅是一種無趣的的後台技術,它們具有創新性,並且能提供兩種戰略資產:數據和日常客戶關係。然而,事實是,歐洲支付市場已經由非歐洲利益相關者主導。此外,我們應該認真對待日益發揮重要作用的非歐洲數字公司——無論是美國的還是中國的——提供的支付解決方案。儘管歐洲支付生態系統具有很大的創新性,但我們的市場仍然過於分散。在此背景下,我呼籲創建泛歐支付解決方案,在歐元系統管理的前提下建立共同品牌和技術成功的TIPS(目標即時支付結算基礎設施)。我們的時間並不多,從法國央行開始做起,監管機構應和市場參與者攜手合作,以創造新勢頭。

  3、綠色金融,“21世紀的新邊疆”

  現在讓我對綠色金融方面的話題進行一些總結。正如我曾經說過的那樣,它是“21世紀的新邊疆”,在過去幾個月已經開始進行了。

  我們正在目睹央行、監管機構和金融機構對氣候相關風險認識的不斷提高。顯然,綠色金融和氣候風險管理已從“有了很好” (“nice to have”)變為 “必須有” (“must have”),是一次從情感到理性的轉變。從金融機構的角度來看,氣候變化不再局限於企業社會責任(CSR)政策。2017年12月在巴黎建立的中央銀行和綠色金融體系監管機構(NGFS)是央行和監管機構向前邁出的決定性一步。18個月以來,這個意願聯盟從8個創始成員擴張到來自五大洲的40多名成員和觀察員,其中法國銀行擔任常設秘書處。這一行動具有重要意義:監管機構和央行行長共同意識到與氣候變化相關的風險是長期財務風險的一個來源。 2019年4月,NGFS發佈了第一份全面報告,向央行和監管機構發佈了四項建議,並為決策者提出了另外兩項建議。

  現在讓我談談在我們前面的道路吧。我會列出在不久的將來的三個優先事項。首先,我們必須依靠建立在合理的分類標準之上更多的信息披露。三週前(6月18日)歐洲委員會可持續金融技術專家組(TEG)發佈的分類標準值得參考。其次,我們必須通過我稱之為 “風險視頻” 的方式更好地預判與氣候相關的長期風險。我們必須通過開展全面的氣候壓力測試,推動建立具有前瞻性的氣候風險控製方法。第三,綠色金融應提升其專業標準。能源轉型的融資需求巨大:僅在歐洲,預計在2021年至2030年間,每年需要額外的1770億歐元才能達到歐盟的2030年的能源和氣候目標。TEG提出的歐洲綠色債券標準(European Green Bond)最終將有助於進一步發展綠色債券市場,並為綠色項目提供更多投資。讓我補充一點,法國加強了其作為綠色金融領導者的作用。上週,巴黎金融中心的參與者已承諾在2020年中期之前採取零碳排放戰略。

  最後,讓我引用約翰·甘迺迪的話一段話:“我所說的新邊疆不是一系列承諾,這是一系列挑戰。 [...] 我相信時代需要新的發明,創新,想像力和決定。我要求你們每個人都成為新邊疆的先鋒。” 今天,在這段話出現的60年後,我們正面臨著新的挑戰。但是,讓我們保持同樣的鬥志,不要以為戰鬥已經失敗了。讓我們將數字化及氣候變化都考慮在內,打破限製,打造新的戰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