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被租客帶走失聯 其父:租客沒跟我要過一分錢
2019年07月10日15:00

  原標題:淳安失蹤女童之父:(租客)他從沒跟我要過一分錢

  來源:都市快報

  今天中午12點多,杭州淳安警方發佈協查通報:

  2019年7月8日10時許,淳安縣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眾報案,稱孩子從家中被兩名租客帶走,下落不明。接報後,淳安公安立即調集派出所、刑偵、網警、情報等部門精幹警力聯合開展立案偵查,專案組連夜趕往寧波開展調查。

  經調查,被帶走孩子名叫章子欣,女,9週歲,淳安縣千島湖鎮青溪村人。7月4日早上6點30分,家中租客梁某華、謝某芳謊稱帶孩子赴上海喝喜酒,將章子欣從家中帶走。7月7日未按約定帶回孩子,之後失去聯絡。7月8日淩晨,梁某華、謝某芳在寧波某地自殺身亡,女孩至今下落不明。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之中。

7月4日高鐵站監控章子欣出現畫面
7月4日高鐵站監控章子欣出現畫面
7月4日高鐵站監控梁、謝二人出現畫面
7月4日高鐵站監控梁、謝二人出現畫面

  章子欣,身高130釐米左右,體態微胖,長髮紮辮子,帶紅框眼鏡。據視頻跟蹤,章子欣與梁、謝三人於7月7日17日23分,在寧波市象山縣鬆蘭山旅遊渡假區黃金海岸大酒店門口監控出現,章子欣當天身穿上白下綠連衣裙,灰色涼鞋,之後未發現孩子蹤影。

7月7日三人出現的監控畫面
7月7日三人出現的監控畫面

  若有群眾知情,請立即撥打110或聯繫淳安縣公安局倪警官18268191901、胡警官18958192961。

  警方將對提供有價值線索者最高獎勵人民幣2萬元。

  今天,快找人聯繫上孩子的父親章先生,他一直在天津工作。因為女兒媽媽離家出走,他在外工作。這些年,女兒一直由父母幫著帶。

  對於女兒被接走的事,他是3日在電話裡才知道的,父母告訴他有人想帶女兒出去,“我不同意”。

  章先生父母告訴兒子,有對夫妻找到他們家,“說要住一個月,我們也不是民宿,就是自己房子,有房間空著,就答應給他們住了,說好一個月房租是500元”,事發前,他們交了500元房租,“我父母還特地給他們房間裝了空調和熱水器。”

  “也不知道他們怎麼說服我父母的”4日中午,他才知道女兒真的被接走了,“我馬上要了男的電話”,他打過去,加了微信。

  剛開始,女孩爸爸還經常可以看到他們發朋友圈,朋友圈上面有女兒玩的照片,還髮帶孩子玩的視頻給他。

  “後來,我覺得不對勁,他們地址變來變去”,他問他們在哪裡,“他一會說在福建廈門,一會說在寧波,一會又說溫州”,這讓遠在天津的他十分焦慮。

  時間大概是5日左右,後來他“發現他們開始刪朋友圈”,到後來,都刪光了!

  到6日,他再也坐不住,想趕回來,但沒有動車票,只買到長途普通火車票,6日晚上他坐了一宿火車,第二天即7日清晨到了杭州站。

  章先生去和他姐姐一家彙合,然後由姐夫開車回淳安,“我姐姐知道這件事後,也打電話責怪媽媽了,但我想,老人也不容易,幫我帶孩子,要是他們再急出什麼事,怎麼辦。”

  路上他打電話給男的,催他把孩子帶回來,“我說你打車來,我出錢,那個男的說不用不用,我說我開車去接我女兒,他說你到的時候,我們都可能回到淳安了。”

  章先生說自己想想也對,“你一定要把我女兒帶回來!”男的電話裡答應他晚上9點一定趕到杭州。

  “你發位置給我!”章先生提出要求,他怕對方作假,提出要共享位置,最後男的發來一個共享位置,顯示在寧波象山。

  就這樣,他和姐姐趕到淳安是下午三點多,一直等,但到傍晚他發現男的電話關機了!

  一夜無眠。章先生說,他那時還抱著一絲希望等他們帶著女兒突然出現。

  7月8日上午10點,他去派出所報案。

  此外,據章先生瞭解,當時這對夫妻帶走自己女兒時,是叫了輛網約車趕去象山的。

  在讓對方趕緊把孩子送回來的交談中,章先生說,對方“從沒跟我要一分錢”,他說,“我和他們也無冤無仇的,為什麼要帶走我女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