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建豪:街舞救了我的命
2019年07月10日16:03

原標題:吳建豪:街舞救了我的命

《這!就是街舞》第二季,節目賽制和選手水平比第一季更加成熟,導師陣容里新加入的吳建豪,也算是個驚喜。首集就霸氣十足地放話:“他們是會跳舞的明星,而我是舞者。”但跟三位導師相處起來,他以“加州男孩”的陽光開朗迅速融入其中,還和性格最為內斂寡言的易烊千璽建立起良好互動。

《這!就是街舞2》截圖

最具綜藝感的大概是吳建豪坦蕩直接的性格。他毫不掩飾對勝利的渴望,戲稱團隊里的阿K、兔子、Gumball、陳健嚴是街舞“F4”:“他們每個人都有奪冠的可能。”也一直在鏡頭表達他對街舞最真實的熱情,看到舞者精彩的battle,他會不顧腳傷,興奮到跳起來。但他也坦言,“過程更重要,我不是一定要贏,刺激我的是那個挑戰的過程,我想要看自己到底可不可以,想要看到底會發生什麼。人生有機會去挑戰自己,是很好的事情。不管怎麼樣,每天你醒來就是一個挑戰:你要怎麼去度過這一天。”

帶傷上陣錄製的吳建豪

參加這個節目,吳建豪最享受的是有機會一直呆在舞蹈的環境里,這對於現在身具音樂人、設計師、演員、潮牌老闆等多重身份的他來說,是相當難得的機會。他也直言,在多重身份中能獲得不同的樂趣,但舞者的靈魂,是融入在所有身份的DNA之中的,“做音樂,做設計,我都會從舞者的概念出發。”

別看現在的吳建豪身材管理一流,小時候的他,是個小胖子,在學校不受歡迎,也沒什麼自信。對舞蹈的嚐試是從減肥中心開始,跳著韻律操,找到了舞蹈的節奏感,然後開始嚐試跳舞。隨之而來的讚美和掌聲,喂飽了青春期的小小虛榮心,“一直被取笑的小胖子開始被鼓掌,那感覺很好。”他開始看大量的街舞電影,成長環境中也本就有許多街頭文化的東西:街舞,說唱,塗鴉,“但真的讓我開始很有衝動去學習街舞,是因為黃立行。”

那陣子,比他大幾歲的發小黃立行和兄弟成立了男子團體L.A.BOYZ,他們有舞蹈老師從紐約、東京過來教課,吳建豪就在旁邊看著學,老師們有空當的時候,就湊過去“偷師”,“他們專輯里的齊舞我都會跳。”吳建豪笑著調侃那時的學習熱情。

在隊長搶人環節,吳建豪給選手分享了自己1997年參加舞蹈比賽的視頻。

1990年代初,練舞視頻錄製在錄像帶里,這些錄像帶被吳建豪當成自己的“武林秘籍”。回家之後,父母晚上睡覺後,就偷偷在家裡沙發上練後手翻。父母一開始並不瞭解他對舞蹈的熱情,他們對吳建豪的期望是,以後做個衣食無憂受人尊重的醫生或者律師,而不是做個前途未卜的舞者。只有吳建豪知道,在那時,舞蹈給了他多少自由和喜樂。

“在學校跳舞或者battle,旁邊的同學們會覺得好酷,慢慢有人提起我的時候會說:He is a dancer。這給了我自己很多自信,給了當時內向的自己很多幫助。”也是那時候,身邊有不少叛逆的朋友,因為沉迷舞蹈,吳建豪不再關心朋友們的玩樂方式。當朋友們越來越叛逆,甚至做出糟糕的選擇時,吳建豪有舞蹈讓他始終清晰自己要走的路。

“所以是舞蹈幫助你一直走在正路上?”

“某種程度上,我覺得街舞救了我的命。”

也是因為舞蹈,吳建豪堅定了自己想要成為藝人的決心,這才有了《流星花園》中“美作”的高光時刻。席捲整個亞洲地區的F4風潮,為吳建豪的藝人夢鋪出一條坦途,但同時,他要開始學著面對外界的種種聲音,這在曾經作為學生和舞者的簡單生活中,是完全不曾想到的挑戰。“小時候會從外界吸收到很多不安全感,甚至也是會影響到現在,有時候也會回想起一些事。但現在我已經會告訴自己,那些(外界的聲音)不是真相,真相是自己對我說什麼,是上帝對我說什麼。現在的各種媒體上,很多人會告訴你,這個才是對的,那個才是美的,但你始終要有你的判斷。”

吳建豪接受採訪。澎湃新聞記者 楊偲婷 圖

吳建豪坦言,現在的他依然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不安全感,“但我現在的不安全感可能是從自己而來,比如這件事我是不是做得不夠好,這個作品我是不是完成得不夠完美。不過也不可能每次都覺得,‘哇,好厲害,天哪,吳建豪真帥’,不可能這樣吧?是要有完美追求,但也需要給自己一些grace。”

人到四十,吳建豪表示,依然覺得很多問題沒有答案,但已經學會“懶得去理了”。重要的事情是要感恩和珍惜今天的這一刻,因為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人還是都有喜怒哀樂的時刻,現在可能看得更開,以感恩的心態看待問題和挑戰。”

吳建豪大跳“愛的魔力轉圈圈”

現在他依然一直堅持練習舞蹈,在自家車庫DIY了個大鏡子,常常一個人練舞。鄰居進進出出看到,“都覺得我是瘋子吧”。有趣的地方是,常有鄰居家小朋友過來看吳建豪跳舞,讓他覺得溫暖,也很榮幸能啟發孩子們對舞蹈的興趣。於是他去教會,去孤兒院教小孩子跳舞,還去了非洲,和當地的孩子一起跳舞時,被他們舉起來,合力拋向空中,那一刻,他真實地感受到舞蹈帶來的幸福,可以跨域一切種族和語言,是全世界通用的表達。“我覺得每個人都是生來愛跳舞的,就算你還不知道舞蹈是什麼,但律動是寫在每個人細胞里的天性。”

在《這!就是街舞》里,吳建豪被稱為“吳三歲”,這個稱呼他自己也很認可,“依然覺得自己內心住了個三歲小孩的靈魂”。他學韓庚的東北話:“必須的~”,不忘配合上半身非常用力的顫動,以達到完美的顫音的效果。

皮一下就很開心的吳三歲。

採訪時,剛剛錄製完節目,已是淩晨一點多,他不掩飾自己的疲憊,半開玩笑半幽怨地抱怨幾句好累,也不忘安撫工作人員們辛苦了。他直言:“我是很瞭解自己的,太累的時候會有點小不耐煩,可能不是我最好的狀態,但也許,這一刻才是最真實的我?I don’t know.”

對於參與這個節目,吳建豪表示,最直觀的感受就是非常驕傲,能看到現在中國的舞者們這麼棒這麼勇敢。比起學舞要靠錄像帶的時代,吳建豪感慨:“我們現在需要任何訊息,打開手機,可以一秒拿到,所以未來的舞者一定會越來越厲害。”

“那太容易得到一切的時代,會不會有的東西不那麼珍貴了?”

“也許有的事情會改變,但珍貴的東西還是很珍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