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代iPhone設計的接班人 是“庫克背後的庫克”
2019年07月09日14:24

  在過去 100 多天里,蘋果管理層有不少大變動。除了曾主推‘奢侈戰略’的 Angela Ahrendts(安吉拉·阿倫茨)離職外,服務蘋果 27 年的首席設計官 Jony Ive(喬納森·艾維)也將於今年下半年單飛創業。

  根據蘋果的管理層調整計劃,在艾維離開蘋果後,蘋果硬件及軟件設計團隊將由首席運營官 Jeff Williams(傑夫·威廉斯,又譯:傑夫·威廉姆斯)負責。

  IBM 運營出身,經曆和庫克相似

  相比於經常露臉的庫克和艾維,‘傑夫·威廉斯’這個名字可能沒有那麼多人知道,因為他的工作主要是負責公司的全球運營和客服管理。

  不過若是說到威廉斯曾主導開發的產品——Apple Watch,那麼你肯定能記得他的名字。

  根據蘋果官網管理層介紹,威廉斯曾在 1985 年~1998 年期間任職於 IBM 並擔任運營和工程職位。1998 年,威廉斯加入蘋果擔任全球採購主管,負責產品規劃、採購和物流工作。

  彼時,現任蘋果 CEO 的庫克剛被喬布斯延攬從康柏電腦公司轉投蘋果,擔任公司的首席運營官,即威廉斯現時的職位。和威廉斯的經曆一樣,庫克曾在 IBM 任職長達 12 年,後期在蘋果擔任首席運營官,且同樣擁有杜克大學學位。

  在負責 Apple Watch 開發前,威廉斯最為突出的成就是參與了 iPhone 4 的設計,當然這也和他當時所負責的運營工作有關。

  蘋果內部員工回憶,在 2008 年設計 iPhone 4 時,威廉斯曾與‘iPod 之父’Tony Fadell(托尼·法戴爾)一同主導 iPhone 4 的開發工作。但在創新這方面,威廉斯的表現要比當時的庫克更亮眼。

  起初,開發團隊內的其他成員都對威廉斯的能力質疑,畢竟在當時的開發團隊印象中,威廉斯並不像法戴爾,他是運營而不是產品開發出身。

  但在之後與團隊溝通的過程中,威廉斯以出色的工程學見解,給工程師們展示出了他在產品開發能力的一面。

  在回憶里,威廉斯曾在開發會議上,與熱學工程師們探討關於 iPhone 4 在換用玻璃背蓋後對性能的影響。這顯然讓工程師們對威廉斯的印象發生 180 度轉變,因為威廉斯當時在大家的印象中,只是一個擅長‘計劃’的管理者而已。

像他這種擅長製作電子錶格的人,卻在和工程師們交談時表現得像個談判專家。他在會議上的表現如此自然,讓人印象深刻。

  2010 年 6 月,iPhone 4 正式登場,這台手機一改 3G 和 3GS 時代的塑料機身設計,採用雙平面的‘玻璃 + 金屬’中框結構,這一設計被一直延用到一年後的 iPhone 4S,同時也是 iPhone 最經典的設計之一。

  在經過 iPhone 4 的產品開發後,威廉斯一直處於公司的運營管理和產品開發的主導角色,其中還包括了 iPad、iPod 和 Mac 幾條熱門產品線。憑藉其出色的供應鏈協作和運營能力,《財富》雜誌在 2011 年將威廉斯評為:

蒂姆庫克的蒂姆庫克。

  2015 年,威廉斯升任首席運營官,負責蘋果的全球運營和客戶服務工作。而在主管運營業務的同時,威廉斯還主導另一款產品的開發,這款產品也就是我們前面所提到的 Apple Watch。

  Apple Watch:從 iPhone 的‘配件’到獨立的穿戴設備

  威廉斯在《華爾街日報》的評論中被譽為‘實用主義者’,這個評價其實跟威廉斯主導 Apple Watch 開發和主推‘健康生活’的產品理念離不開關係。

  第一代 Apple Watch 於 2014 年 9 月登場,半年後的 2015 年 4 月上市。在這款手錶上市後的兩個月,威廉斯接受了 Vox 的訪談,對於當時 Apple Watch 的開發曆程,威廉斯介紹:

簡單來說,將新技術遷移到用戶的手腕上是一次謹慎的決定,但這是個不可避免的趨勢,因此蘋果在這方面想通過實用性來讓用戶喜歡、習慣這種設備。

  不過此時的初代 Apple Watch 仍受限於軟硬件配置,雖然功能上提供了對用戶的健康檢測,但大部分時間還是作為‘消息查看器’的角色。因此,儘管當時業界普遍都對 Apple Watch 給予正面評價,但卻往往會把它和‘iPhone 配件’掛上勾。

  然而,雖然 Apple Watch 在推出後的第一年就獲得上百萬台(只)的成績,但這並非是威廉斯真正想要的,Apple Watch 應該是一個讓用戶關注健康的可穿戴設備,而不是像耳機、數據線一樣的配件。

  2016 年發佈的 Apple Watch Series 2 加入了 GPS 芯片和 50 米防水功能,使其能在用戶運動時依然能記錄運動信息。

  在次年的 Apple Watch Series 3 里,蘋果加入了對 eSIM 的支持,使其能夠在脫離 iPhone 的連接下,仍然能夠獨立運作,成為真正獨立的智能可穿戴設備。

  2017 年的秋季發佈會有這麼一幕讓我至今仍印象深刻,威廉斯在台上介紹 Apple Watch Series 3。當說到 eSIM 通話時,威廉斯隨即撥打了正在湖中划獨木舟的朋友,畫面中的朋友使用 Apple Watch 接聽。而來電卻沒有影響這位朋友的運動,她依然能用雙手繼續划槳。

  經過 4 代發展,如今 Apple Watch 已經成功從‘iPhone 配件’脫離成為真正的獨立可穿戴設備。

  比如在健身房沒有手機在身,一對 AirPods 和一隻 Apple Watch 就能滿足到通話、音樂的簡單需求;比如在運動時,它能記錄你的健康、檢測心跳情況;比如在不慎摔倒時,它還能幫你呼救……

  當然若是你真的不會用到上述的功能,Apple Watch 的若干種錶帶也已經成為了這款產品的時尚標籤,‘你可能不會被它的功能吸引到,但如果看過 Apple Store 里的各種配搭,相信會讓你有躍躍欲試的念頭。’

  根據 Counterpoint Research 在今年 5 月公佈的全球智能穿戴設備 2019Q1 銷量數據,Apple Watch 以 35.8% 繼續保持‘全球最受歡迎智能手錶’冠位,遠拋第二名 11.1% 市場占比的三星。

  換言之,在今年 1 月至 3 月期間,全球每售出 3 只智能手錶就有 1 只是 Apple Watch。

  儘管威廉斯從來沒公佈過 Apple Watch 的具體銷量,但從這個市場占比和蘋果在 3 月公佈的 51 億美元的營收成績(可穿戴設備 + 配件 + 家居),估計 Apple Watch 在 Q1 的銷量已經達到百萬量級了。

  和蘋果晉陞傳統相反的嚐試,能否將公司拉回巔峰

這是第一位以運營出身直接接管核心硬件和軟件開發的高管。

  和威廉斯當初主導 iPhone 開發一樣,在接過艾維的班後,部分評論者仍然對威廉斯的能力表示質疑。

  事因蘋果從來沒有將首席運營官調任至核心產品設計、開發的先例,雖然和威廉斯背景相似的庫克也曾經擔任過首席運營官,但庫克是晉陞為首席執行官(CEO),沒有主導過硬件和軟件的設計事務。

  因此,在接力艾維的硬件和軟件設計團隊後,威廉斯會帶給我們帶來怎樣的驚喜,還有待他在未來兩年給我們答案。

  不過,威廉姆要解決的問題並不只有產品設計,還有產品銷量。自去年開始,全球 iPhone 的銷量對比往年出現了明顯下滑,儘管蘋果在去年推出 3 款不同價位的 iPhone,也在今年初對第三方渠道平台進行微幅調價,但仍然未能對總銷量起到太大幫助作用。

  知情人士消息,目前威廉斯所要做的事是領導一支開發團隊,協助將產品概念化,把新創意轉變成優雅的設計,併成為軟件、硬件、運營部門的合作紐帶。

  過去蘋果一直走在手機行業的前端,每年都會給用戶帶來驚喜,但近年蘋果似乎放緩了在 iPhone 創新的腳步,這對 iPhone 的銷量帶來了一定的負面影響。

  不過,讓熟悉供應鏈的威廉斯來領導設計團隊,或許能夠改變蘋果目前的局面。分析師卡羅琳娜·米拉內西認為,威廉斯的運營和過去 10 年的開發經驗能給產品開髮帶來不同的角度:

如果所有人都從設計角度出發,那可能就無法開發出最好的產品了。

  也許,在威廉斯接班後,他的運營經驗和實用主義能給蘋果的產品線帶來新變化。不過現在定論似乎還有點早,我們還是等新品和銷量給我們答案吧。

  來源:愛範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