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歲創業者於剛:我推薦你學醫
2019年07月09日06:30

原標題:62歲創業者於剛:我推薦你學醫

  “我要向所有年輕人推薦一個職業——醫生。說起職業選擇,大家肯定會想收入怎麼樣?這個問題不用你發愁,名醫收入高,全世界都一樣。今天我主要想給你講的是,當醫生的另外三個原因……”近日,在上海舉行的得到大學2019夏季開學典禮暨春季畢業典禮上,北京美和眼科診所院長於剛說。

  於剛大概是第一個公開推銷醫生職業的人。畢竟說起學醫,現在經常能聽到“醫生值夜班非常辛苦”“醫患矛盾”……

  “這些問題都是真的。”說好的推銷,於剛一開始卻兜頭潑了一盆涼水,“而且,醫學這個行業本科5年、碩士3年、博士3年,才僅僅完成進入醫院的第一個台階而已。那同樣的學習時間、同樣的教育投資,為什麼不選一個一畢業就有高收入的專業呢?”

  今年62歲的於剛,做了40年小兒眼科醫生。在填報高考誌願都被勸“別學醫”的輿論環境下,於剛卻表示,相比“投資回報率”,成為一個持續帶給人存在感、成就感、幸福感的人,才是父母對孩子最大的期望,醫生,正是這樣一個讓人不斷變得更好的職業。

  接下來,於剛用三個理由說服你。

  把時間往前推36年。26歲的於剛還是河北省張家口眼科醫院的一名醫生。有一天出門診,一位62歲的大爺,斜眼、失明,要求做手術。於剛說,手術能做,但做完仍然看不見,可大爺堅持要做。這是一個小手術,最終花費40元,耗時30分鍾。

  兩個月後,一個寒冷的夜晚,病房門突然被推開,又是那位大爺,氣喘吁吁地扛著40斤土豆,走了40里路來謝於剛。原來,大爺做斜視校正手術不是“老來俏”,而是老伴癱瘓在家,他不得已到城里打工,然而他們那兒有俗話叫“眼斜心不正”,工地不肯錄取他。做完手術又去,大爺果然被錄取了,“現在還管著4個人,用城里的話叫保安隊隊長”。

  於剛說:“我不過是給這位大爺做了一個普通的斜視手術,卻可能改變了大爺一家的命運。那袋土豆是我人生中收到的最珍貴的禮物。這樣的故事每天都發生在醫生身邊。所以,我的第一個理由是,醫生這個職業,每天都可以得到快速反饋,每天都能得到情感的回報。”

  26歲的於剛算被那位大爺“開了光”。自那以後在醫學道路上一騎絕塵:34歲當了河北省最年輕的院長,38歲獲得職稱晉陞,還是第四屆全國優秀院長、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全省突出貢獻專家……

  正當職業生涯順風順水時,他作了一個決定:辭掉所有職務,來北京兒童醫院工作。最開始想法很簡單:想憑自己的本事和手藝,到北京安享晚年。然而,一件事改變了他的想法。

  把時間往前推15年。有一天,於剛在兒童醫院出診,一個出生才10天的孩子,患呼吸窘迫被下了病危通知。檢查發現鼻腔里有兩個特別大的囊腫,專家會診後判斷是鼻腔腫物。儘管做了各種努力,寶寶還是沒有活下來。在後來的半年,醫院又連續接診了數個類似病狀的嬰兒。

  於剛隱隱感覺不對勁——兒童的鼻腔腫瘤沒有這麼多。查閱大量國內外資料、文獻,他發現,這是一種叫做“嬰幼兒淚囊膨出症”的罕見淚道病,當年對此的治療一片空白。每天看著家長抱著孩子失望而歸,於剛覺得自己過去二十幾年白學了。

  從那之後,於剛遍訪全世界兒童淚道方面的名醫,先後去了德國、加拿大、美國考察淚道最新的治療進展情況,查了700多篇科研文獻,初步設計出了數種兒童淚道的手術方案。但那僅僅是方案而已,這些手術,國內沒有醫院做過。要在0.9毫米的兒童淚道里做手術,這個小管比一根火柴棍還細,難度可想而知。

  於是,於剛每個週末開車600里到外地,在解剖室做大量兒童淚道手術實驗,有時做完實驗都是淩晨兩點了,第二天還得趕回來。“最終我們攻克了兒童淚道手術的難關。我和我的弟兄們,在12年里為近兩萬名‘淚眼寶寶’成功實施了淚道手術。手術術量、手術難度在全世界都是領先的。”於剛說起來,又有一些小得意。

  “我經常聽到周圍的年輕朋友抱怨‘職業疲倦’。做醫生,每天都要面臨全新的挑戰,你可能會有‘疲憊’,但是你永遠不會有‘厭倦’。這些挑戰把我從安度晚年的舒適區一把拽出來了。”於剛在國內得到3項兒童淚道手術的國家專利,都是當時在北京繼續學習的成果,“那年,我50歲。這是我的第二個理由,醫生讓你保持終生學習”。

  活到老學到老。去年,於剛在得到App做了一門兒童視力的課程《如何管好孩子的視力》,當上了“得到系”老師;今年,他自己悄悄報名得到大學,60多歲了再來做個學生;這一次站在這裏,就是想挑戰一下,一個60歲的老大夫,能不能經過訓練、好好地完成一次公開演講。

  於剛的最後一個故事有些悲傷。

  2004年的一天,一個幾個月大的嬰兒被確診患雙眼視網膜母細胞瘤,又稱眼癌,這在當時沒有好的治療方法,為了保命,必須要摘掉雙眼眼球。交待完病情,幾位家長抱頭痛哭。結果到了下午,保衛處打來電話,說在醫院東門的垃圾箱有一個棄嬰,因為眼睛上包著紗布,懷疑是眼科的病人。

  於剛永遠忘不了當時的情景,垃圾箱中,一個繈褓中的孩子,打開紗布,孩子沒有哭,一雙無辜、無助的像小貓一樣的小眼睛一眨一眨地看著他。這樣的事,於剛在兒童醫院經曆了4次,其中有兩個是有視網膜母細胞瘤的嬰兒,“作為眼科主任的我卻無能為力”。

  不甘心的於剛發現,歐美國家的先進治療方案是給孩子使用“化學減容”,把腫瘤通過化療變小以後,再做冷凍或者激光治療,保全生命的同時保全眼球。然而,眼科醫生不能做血液醫生的事,幸好,他的想法得到了一名國內著名母細胞瘤專家的支持。

  於是,於剛帶著全科的眼科醫生,為這些視網膜母細胞瘤的孩子尋找生路。最多一年,他們接診、治療了70例患者,84%的孩子保住了眼球,也保住了生命。現在,這個項目已經推廣到全國102家醫院。於剛也成了一位醫生創業者。

  “當醫生的第三個理由,它讓你終生做一個好人。也許有人會說,於大夫你真善良。其實,你要是當醫生也會這麼幹,這是醫生的本能。”於剛說。

  這種人生體驗,給於剛帶來了巨大的幸福感。在飛機上、輪船上,經常會有這樣的廣播,“在場有沒有醫務人員?”無論你是在渡假還是在旅遊,一旦出現需要幫助的患者,醫生都要第一時間衝出來,這是醫生必須承擔的無差別社會責任,也是這個職業應該享受的殊榮。

  於剛說:“全世界都說名醫收入高,但我們希望的不僅如此。找一個終其一生、讓人生價值能最大化的職業,這個職業我認為就是醫生。”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蔣肖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7月09日 11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