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如何講故事》:韓劇為什麼那麼紅
2019年07月09日10:38

原標題:《韓劇如何講故事》:韓劇為什麼那麼紅

韓劇一直都是中國觀眾的心頭好,從第一代席捲中國的韓劇如《藍色生死戀》、《天國的階梯》、《情定大飯店》到近些年的《來自星星的你》、《請回答1988》、《主君的太陽》、《太陽的後裔》、《匹諾曹》、《Argon》、《天空之城》等等。

鄰居韓國都以一騎絕塵的姿態領銜著電視劇市場,這讓我們思考,為什麼韓劇有這麼大的吸引力?韓劇的編劇、拍攝中是否也有什麼“無上密法”值得我們去討教?

最近,在韓國的電視圈里摸爬滾打超過20年的、曾任韓國電視劇製片公司Lionfish策劃組長、策劃過十多部連續劇的編劇鄭淑寫作的《韓劇如何講故事》出版。書中從電視劇的劇本策劃、架構、主題選擇、主角設置、場景台詞等各個環節進行了梳理,並對於愛情劇、家庭劇、職業劇、曆史劇四大熱門韓劇類型進行了剖析。再以近年播出的電視劇劇本為例,介紹各種具有特色的故事創作方法。

作者鄭淑有二十年的編劇經驗,且在大學輔導編劇課,作者的這種經曆大概可以解釋為什麼《韓劇如何講故事》這樣分門別類和條分縷析,可以作為相對專業的編劇教程來看。

愛情劇:必不可少的“頻繁的偶然”

如作者在書中指出的,不同的故事題材面向的觀眾群不同應當有不同的故事創作方法,如從感性、故事集中於人物的“愛情劇”,到以倫理標準為基礎、對時事話題敏感、提供熟悉素材誘導觀眾共鳴的“家庭劇”,以及擁有強烈戲劇性、任務形式的“曆史劇”,還有以專業角度描繪各種職業生活的“職業劇”。

韓國電視劇中最早在中國市場大獲成功的就是愛情劇,“類型化的人物”和“戲劇性的事件展開”是愛情劇的顯著特點。因為愛情劇主要講述的是戀愛故事,所以比起理性邏輯會更傾向於依賴感性。導致因果關係變得不是那麼重要,因為當劇情片重於愛情故事時,自然就會完全不考慮邏輯性,而是把重點擺在如何表現當下的情感。

鄭淑認為愛情劇具體的故事創作方法中要注意以下的幾個方面,分別是:情感故事、比起事件更聚焦於人物的故事、頻繁的偶然、對立結構、道德的勝利、伏筆不可或缺與偏向於女性的故事。

其中比較套路性的、雖然總是被詬病但是仍舊必不可少的就是“頻繁的偶然”了,偶然是愛情劇進行時必然會發生的核心要素,男女主角一次接一次地相繼登場,因緣際會下相識的關係會在偶然相遇的場所自然展開,一定要重點突出男女主角“冤家路窄”,且偶然的相遇不能看起來很荒謬。比如《善良的男人》中,曾是戀人的宋仲基和樸詩妍在飛機上偶然相遇的情景和《太陽的後裔》里最“燃”的橋段:作為海外醫療派遣隊隊長的宋慧喬和特戰警備隊大尉宋仲基在烏魯克相遇等,都是偽裝成偶然的事件,也是故事展開的線索。

《太陽的後裔》

“伏筆不可或缺”則是指就如同“所有線索都藏在第一集”這句話所說的,愛情劇的伏筆通常都埋在初期,過去的某個汙點或者秘密會一直潛伏於全劇,最後爆發,形成高潮。靈活運用伏筆也是延伸電視劇劇情的技巧。

在基本大框架不變的情況下,愛情劇也從早些年被批評的“車禍”“癌症”“親兄妹”的過分戲劇化的故事逐漸調整和改變,如《韓劇如何講故事》中寫到的愛情劇在四個新的傾向,分別為:脫離社會觀念,只探索愛情、關係逆轉:從男性主導到女性主導、從情感敘事到細節敘事的轉換和嚐試與其他類型結合。

以“脫離社會觀念,只探索愛情”為例,過去的許多愛情劇都設置階層差異和長輩干預,長輩以社會習俗的名義阻礙年輕一代的愛情,主角的愛情因為社會階層差異遭遇難關,被某方家長極力反對。但是以《紳士的品格》為例的電視劇,則沒有長輩出現,四對情侶的愛情和離別構成了大部分劇情,主角之間有出生秘密,婚慶,懷孕等衝突,但衝突並不是來自長輩的外部干涉,而是由於當事人自身抱持的固有觀念,因為《紳士的品格》也成為愛情劇的新典範。

《紳士的品格》

韓國電視劇里的那些“套路”

在書的前言中,作者寫道:電視劇《大長今》里,有一幕是小長今嚐出了食物里有紅柿的味道,鄭尚宮問長今怎麼會認為是紅柿,長今答道:因為我嚐到了紅柿的味道,若您問我為什麼認為是紅柿,我只是……因為有紅柿的味道……所以才這麼說。其他人都不認為裡面添加了紅柿時,只有長今嚐出西紅柿的味道。這句台詞非常經典,因為它一語道出小長今擁有的異於常人的味覺。看到這一幕的觀眾可以想見日後長今必能成為優秀的禦膳房宮女,而故事最後的結果亦是如此。如果電視編劇將這一幕刪掉,換成由其他人物紛傳“聽說長今味覺非常出色”,恐怕會讓觀眾看得毫無頭緒、不知所云,而且這種呈現方式不僅無趣,台詞安排得還很草率。

作者以這個例子來說明:好的電視劇的敘事,並非只是將台詞灌輸給觀眾,而是融合符合當下狀況的影像、人物、事件和台詞而形成的綜合故事結構,長今的“紅柿故事”就是安排巧妙的敘事方法。

面對並不是像看電影那樣的全神貫注的觀眾群、且為了達到良好的“雙向互動”效果,鄭淑在書中多次強調電視劇策劃最為核心的就是要“主題明確”,作者認如果主題不明確,在之後的展開中很容易混亂。比如《紳士的品格》就抓住四十歲未婚男女的生活,故事的特色是主角們有格調的生活方式與對青春的回顧致意。作者甚至強調“電視劇的故事必須要夠簡單到用一兩句來概述,這樣的主題才不會發散”,為了佐證此條,作者羅列了以下的案例:

“《我的公主》故事縮短成兩句話,則是:大財團的唯一繼承者(宋承憲飾)和一夜之間變成公主的小氣女大學生(金泰希飾),一波三折的浪漫愛情喜劇。”

“《野王》可以簡略成:因為貧窮童年而充滿野性的女人(秀愛飾)和無條件愛著她,但一再受傷後決定要報仇的男人(權相佑飾)之間的故事。”

這樣的歸納雖然簡單到令人發笑,但是正是因為這種明確性,才能賦予故事方向,使故事結構更完善。短短兩行的主題描述中,必須包含即將發生的內容與必須解決的核心問題以及作品的意義。

同樣的,在找到主題以後去挖掘故事題材時,鄭淑也給出方案,以從人物挖掘為例,則需要首先確認以下的幾個方面:

人物的職業是否具有特殊性?

人物是否有突破逆境,最後獲得成功的故事?

人物的活動範圍是否具有視覺美?

人物的使命能否刺激觀眾好奇心?

人物是曆史上的知名人物?

人物和電視劇類型是否吻合?

書中也提到SBS電視台對電視劇策劃案有六道檢驗標準,即:是否為新故事?是否為有趣的故事?是否為明快的故事?是否為簡單的故事?是否為能夠帶來信息的故事?是否為人性化的故事?在一部電視劇的初始階段,以這六點核心內容進行篩查,可以非常高效準確的預計出成品的樣貌,從而避免在項目投入拍攝之後再進行核心內容上的大幅度修改。當然,有些風格化的優秀影視劇也難以一一對應這六條標準,但風格化也是建立在穩固的基礎架構之上的,反過來說如果在項目初期就降低對核心要素的要求,再獨特的風格也難以立住。

《韓劇如何講故事》中有很多這樣清晰的論述,雖然並不是每一個好的故事都需要遵守這樣條分縷析的設定,尤其在這個更為快速的網紅時代和大數據時代,平台用各種算法就能鎖定這一時期文化和社會的“痛點”,推出迎合大眾口味的影視作品。而放在更長的時間線索來看,或許紅極一時的另一面就是快速地覆滅,而在很長時間以後仍然會被拿出來回味的或許只能是遵從著這種精雕細琢的程序:從前期市場調查到周密前期策劃,從細緻而有趣的台詞到討巧的人物設定,一個個環節都經得住審視,或者最後才能是一個好的作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