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博生存手冊:你會感到孤獨,但你不是一個人
2019年07月09日14:58

原標題:讀博生存手冊:你會感到孤獨,但你不是一個人

去年3月底,我提交了博士論文,經過年底的答辯、提交論文正式版本,以及漫長的大半年投簡曆面試,終於在今年一月正式落實博士後工作。儘管未來的路還很漫長,我目前總算是PhD生涯的初步倖存者之一了。

說自己是倖存者,這話放在過去,學術界之外的人聽起來可能覺得矯情,但近一兩年國內外頻繁出現的碩士博士生因學業或導師關係導致嚴重心理問題,甚至自殺的新聞,多少令大眾也瞭解到了選擇學術的心理風險。

2017年6月,西北工業大學一名航天學院的博士生在讀博第8年時墜樓。

2017年12月,西安交大博士生楊寶德因為與導師的關係問題,選擇溺亡在西安灞河。

2018年3月底,武漢理工研究生陶崇園同樣因導師關係問題,跳樓自殺。

2018年5月,紐約大學醫學院即將畢業的博士生Andrea Liu在宿舍內自縊身亡。

剛剛過去沒多久的6月22日,佛羅里達大學博士生陳慧翔因被導師逼迫論文作假而選擇自殺身亡。

……

一連串的新聞看起來已經相當驚人,而實際上高校學生尤其是碩士博士生自殺,遠不止新聞上看到的這幾則。每個高校幾乎每一到兩年都會有學生尤其是碩士博士生自殺的事件出現。我碩士到博士的4年間就知道本校有兩起碩士生自殺事件,新的博後工作開始前不久,現在所在高校也出現學生自殺。

由於心理健康概念普及較早,西方學術界對碩士博士生的心理健康問題一向是有所關心的。我讀博士的高校每年有心理健康宣傳月,心理問題的應對途徑和學校諮詢師的聯繫方式在學校主頁有詳細信息。出現學生死亡事件,學校會第一時間公開通知全校,並鼓勵因此受到影響的學生去尋求幫助(這點同樣很重要,但常常被忽略,許多院校甚至有意隱瞞學生死亡的事件)。

2017年,比利時根特大學的Katia Levecque教授及其同事發表的新研究發現,和其他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群相比,在讀博士生存在心理問題的比例顯著更高,有三分之一的人已經或可能患有常見精神疾病 (Levencque et al., 2017)。這一結果出來,立刻引發了學術界及權威期刊的熱烈討論。這項研究的發現和新聞顯示的內容相似,造成博士生心理問題風險,主要有三大原因:學業壓力、就業前景和導師關係。

學業方面,讀博的過程本身很容易感到孤獨和與世隔絕。一方面科研領域的細分和科研對獨創性的要求,導致每個學術人都必然要在一塊很小的領域精耕細作。領域小眾時,同系能在學術上互相交流的可能只有導師,甚至沒有人能討論。再加上工作繁忙,收入普遍不高,導致社交和個人生活空間被壓縮,加劇孤獨感,2015年亞利桑那大學一份關注碩博學生身體健康的報告顯示,入讀後碩博學生反映自己的鍛鍊時間減少,身體素質變差,鍛鍊習慣被打亂了(Smith & Brooks,2015),因此應對研究本身的孤獨,保持適量的身體鍛鍊和堅持社交是非常重要的。另外,氣氛和諧的組會,抽空參與不同的期刊俱樂部(journal club)也能有效緩解孤獨感。

如果身在海外,一定要使用學校的精神衛生服務。我身邊的大部分同事前輩,包括我本人都是學校諮詢服務的常客。不必將諮詢服務看得太嚴重,在焦慮、抑鬱情緒出現又找不到合適對象吐露時,諮詢師是很好的傾訴對象。另外,海外高校的諮詢服務隊對談話內容保密是有保證的,不必擔心自己留下不好的記錄。你的老闆、系里的博後,說不定也跟同一個諮詢師談過。

當然,在尋求諮詢服務前,察覺自己是否狀態不佳是很關鍵的能力。如果感到不願意社交,和朋友圈逐漸失去聯繫,不願和朋友傾訴自己的經曆,你就已經開始無意識地孤立自己了。當務之急是打破這種孤立傾向,找到突破口。而當出現顯著的生理徵兆,比如嗜睡或失眠、記憶下降、失去食慾等,首先要對這些症狀保持敏感,其次不要慌張,不要責怪自己無能。應當馬上考慮抑鬱症的可能性,聯繫學校心理服務機構,獲取建議。如有必要,放心去看醫生。2019年了,情緒上扛不住吃點抗抑鬱藥是很普遍的,我身邊的同事朋友里,輕易就能攢出個藥友小組。對情緒問題的治療保持平常心,感到困難的時候一點點熬過去。

學術的就業競爭問題,一時很難徹底改變。但Levencque的研究發現,清晰的職業規劃對緩解心理壓力很有幫助。而規劃並不意味著以學術為唯一就業方向。去年至今年,Science數次刊文討論不以學術為未來職業目標的話題,鼓勵學術人積極考慮學術以外的職業道路。熱衷研究的人自然都希望能以學術為誌業,一直走學術道路。但我認為不必因為體系的不完善而受限,也不應當讓接受過的教育和訓練成為未來選擇的包袱。工業界是很好的出路,完全與學術無關的工作也未嚐不能考慮。我的第一個role model,也是第一個給我僱傭合同的一名年輕學術人,就在獲得教職後跟我談起,想轉為兼職,做些別的。我們暢談了一場,自那以後,我常暢想未來某個節點,也許自己會突然去照顧和救助野生動物,甚至再讀一個完全無關的專業。考慮學術以外的出路和逃避心態並非一回事,只是讓自己脫離執著的狀態,使心境更輕鬆。

最後就是近年逐漸成為焦點的博士生與導師關係問題。五則博士生自殺的新聞里,三則都是導師關係導致。導師霸淩學生的新聞在國外學術新聞中也時有發生。比如去年的一大新聞就是德國萊比錫馬普所一個心理學實驗組的大牛導師霸淩學生和博後。 Levencque的研究也指出,導師關係是一把雙刃劍,它可以是造成所有壓力的主要來源,也可以是緩解壓力的巨大支持。

糟糕的導師風格,和快樂、支持性的導師風格,我都經曆過,切身體會過導師的差異對科研體驗的影響有多巨大。好的指導方式能令人保持在嚴峻競爭中的自信和良好心態,時刻提醒你科研的樂趣,而糟糕的指導風格則會完全剝奪新手學術人的科研熱情,令人感到被利用而每日體會憤怒和虛無。

作為糟糕導師風格的倖存者,我的個人經驗是:不要自我孤立。被霸淩的事實會讓你感到孤獨,而霸淩現象實則非常普遍——這當然是個很壞的事實,但你一定能在同系的老師、同事或同輩朋友中找到有過類似經驗的人,從他們那裡獲得共情和支持。必要的情況下,更換導師也是很常見的操作。國外大學院系通常以保護學生為出發點,會在保密的情況下進行處理,

在各種措施都不起作用,心理狀況也無法承受的情況下,一定要果斷下定決心退出。休學或退學都是可以考慮的。今年2月和6月,Science上有兩篇文章談到了博士退學的問題,將退學作為一個堂皇的選項放上了檯面,強調退學並不意味著失敗,甚至也不意味著你要永遠告別學術。各大學術期刊網站的討論和相關研究也談到對導師風格的要求。一些高校也建立起了針對導師的指導方式和風格培訓,和確保學生能夠傾訴指導過程中不快的機製。

在情況最終有所改善之前,我想對當下陷入困境的同僚說:不要考慮任何傷害自己的可能性。以目前學術界的結構,新研究人的揭發,甚至自殺,都很可能無法對霸淩者造成實質的職業傷害——這點我們已經在無數新聞的後續中看到了。在孤獨的心理困境下,自殺很可能只是一時認知偏差導致的決定。在當下的文化氛圍作出任何一個決定都不容易,但學位確實不值得此刻的你付出更多的時間,甚至生命。不要讓過去的糟糕經曆繼續影響自己的未來,你得以坦然地活下去,就是你並沒有被施害者毀掉的證明。

你不是孤獨一人。無論如何選擇,回望這段經曆的時候,一定會到來。

參考資料:

Levecque, K., Anseel, F., De Beuckelaer, A., Van der Heyden, J., & Gisle, L. (2017). Work organization and mental health problems in PhD students. Research Policy, 46(4), 868-879.

Smith, E. and Brooks, Z. (2015). Graduate student mental health 2015. [online] Nagps.org. Available at: http://nagps.org/wordpress/wp-content/uploads/2015/06/NAGPS_Institute_mental_health_survey_report_2015.pdf [Accessed 7 Jul. 2019].

https://www.sciencemag.org/careers/2019/02/leaving-phd-takes-courage-and-it-doesn-t-mean-path-academic-success-over

https://www.sciencemag.org/careers/2019/06/it-s-ok-quit-your-phd

(本文作者係發展認知神經心理學博士、南洋理工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