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黑老大”賈延成:菜農出身放貸涉黑,多名官員因其落馬
2019年07月09日14:02

原標題:延安“黑老大”賈延成:菜農出身放貸涉黑,多名官員因其落馬

賈延成在過去的大半年里,在延安攪起了不小的風暴,多名官員被指為他充當“保護傘”,並因此落馬。

陝西省紀委監委此前發佈的消息顯示,陝西省生態環境廳原黨組書記、廳長馮振東、延安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祁玉江、延安市公安局原黨委委員、寶塔分局原黨委書記兼局長黨延文均在賈延成的“保護傘”之列。

一名知情人士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賈延成曾以種菜為生,早年間掛靠建築公司包攬工程積累了一些資金,隨後辦起了小貸公司,後因貸款無法收回,他集結了當地幾家小貸公司成立了一家商會,開始暴力催債。

警方此前的通告

此前,陝西警方曾在徵集賈延成等人涉黑違法犯罪線索時稱,以賈延成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以小額貸款為名,騙取銀行貸款、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非法發放高利貸。在個別公職人員的包庇縱容下,使用軟暴力方式實施了非法拘禁、尋釁滋事等一系列違法犯罪活動。

6月下旬,澎湃新聞設法聯繫了多名遭到賈延成暴力催債的受害人,但採訪要求均被婉拒。一名當地人士稱,這起案件因牽扯範圍太大,在當地已眾人皆知,但鮮少有人公開談論。

在賈延成曾投資建設的博成大廈,一名商舖老闆則表示,“別看他平時看上去風光,其實也是一面追債一面躲債,他有很多貸款收不回來,又欠了銀行很多錢。”

賈延成小貸公司所在的博成大廈。 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圖

“小人物”和“明星官員”

賈延成因涉黑被抓後,他的名字經常與一些當地官員一同出現在警方和紀委的通報中,與之並存的是“黑社會性質組織”及“保護傘”等字眼。

2018年12月7日,陝西省公安廳對外發佈一則通告,徵集賈延成黑社會性質組織違法犯罪線索,其中顯示,陝西省公安廳成功打掉了延安市寶塔區以賈延成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犯罪組織近年來以小額信貸為名,以騙取銀行貸款、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手段聚攏資金,非法發放高利貸牟取暴利。

陝西省公安廳在通告中稱,賈延成犯罪組織在個別公職人員的包庇縱容下,使用威脅、恐嚇、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軟暴力方式,實施了非法拘禁、尋釁滋事等違法犯罪活動。經檢察機關批準,賈延成等14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逮捕。

一名當地人士稱,早在這則通告發佈之前,坊間就已有傳言稱,延安市公安局寶塔分局多名公職人員因賈延成被帶走調查。就在傳聞不脛而走間,2018年11月4日,延安市政府發佈一則任免通知,免去黨延文延安市公安局寶塔分局局長職務。

澎湃新聞注意到,黨延文被免職後,2018年12月3日,中共延安市公安局委員會再次發佈免職通知,延安市公安局寶塔分局黨委委員、副局長孫曉崗,刑警大隊大隊長加軍,副隊長秦小江等5人被免職。

前述當地人士稱,黨延文及加軍等人的免職通知曾在當地引發諸多猜測,但多指向當地的小貸公司老闆賈延成。陝西省公安廳4天后發佈的關於賈延成涉黑案的通告中,“個別公職人員包庇縱容”的表述更是引人遐想,“直到6月下旬,這一說法終於得到證實。”

今年6月24日,陝西省紀委監委發佈消息稱,2018年10月以來,陝西省紀委監委依紀依法嚴肅查辦賈延成黑社會性質組織背後的腐敗和“保護傘”問題,對多名涉案黨員領導幹部進行了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陝西省紀委監委在消息中公佈了6名“保護傘”的姓名,分別為陝西省生態環境廳原黨組書記、廳長馮振東,延安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祁玉江,延安市人民檢察院原黨組成員、副檢察長杜平安,延安市人民檢察院公訴部原副部長孫繼林,延安市公安局原黨委委員、寶塔分局原黨委書記兼局長黨延文以及延安市公安局寶塔分局刑警大隊原大隊長加軍。

2019年是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承上啟下、深挖根治的關鍵之年。中央掃黑除惡第十二督導組從6月3日起進駐陝西督導。在馮振東、祁玉江等人被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的相關消息發佈的第二天,6月25日中央掃黑除惡督導執紀問責第三組組長莊智慧在延川縣召開座談,對陝西提出“五個再一遍、三個大起底”工作要求。

當地人士稱,賈延成及其背後的“保護傘”被查在當地引起了很大震盪,“賈延成此前在延安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而因他落馬的官員,如馮振東、祁玉江、黨延文等都是當地‘明星官員’。”

從菜農到涉黑頭目

實際上,在此次被調查之前,馮振東、祁玉江及黨延文均頗受矚目。

公開資料顯示,馮振東先後任延安市延川縣縣長、寶塔區區長、吳起縣委書記、富縣縣委書記、延安市委宣傳部長等職。2015年,在富縣縣委書記任上,馮振東被評為全國優秀縣委書記。

而祁玉江曾先後任延安市寶塔區副區長、區委副書記、區長。2006年6月,祁玉江調任延安市誌丹縣委書記。2006年6月至2011年7月,祁玉江在任延安市誌丹縣委書記期間,該縣曾發生多起全國關注的事件。其中包括“短信門”事件、“熊抱央視主持人”事件等。

此外,生於1972年的黨延文多次被延安市公安局評為“先進工作者”“優秀公務員”和“破案能手”,2000年、2002年兩次榮立個人二等功。

相對於上述三人,菜農出身的小人物賈延成在此前的多年間,只被一些與其有債務糾紛的人知曉。一名知情人士稱,賈延成出生於1972年,與黨延文同歲,他是土生土長的延安人,家中兄弟姐妹眾多,父母都是當地菜農,他早年間也曾以種菜為生,“後來家裡人給他湊了些錢,他便開始掛靠建築公司,在外麵包攬工程,相當於是個包工頭,有時也賣些建材,曾掙了些錢。”

上述知情人士稱,賈延成在2005年前後成立了延安市博城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開始從事房地產開發,他公司所在的博成大廈就是他自己開發建設的。此後,賈延成又承建了位於延安市馬家灣的一座經適房小區,他也因此在當地站穩了腳跟。

“2010年前後,由於政策開放允許民間從事小額信貸,他就在這時候成立了一家小貸公司,開始對外發放貸款。”上述知情人士稱,按照規定,民間小貸公司只能對外發放貸款,不能從民間吸收存款,但賈延成並沒有遵守這一規則,他不僅吸收公眾存款,還以各種理由從銀行貸款加息放貸,“正常利率貸入高利率放出,他在中間賺差價。”

據知情人士介紹,最初幾年,賈延成的小貸公司辦得有聲有色,每年的放貸規模均在20億元左右。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公司逐漸出現了貸款難以收回的情況,而他放出去的錢大多是從銀行貸款得來,也有一部分來自民間,“那些因他落馬的官員中,有人被指通過他對外放貸,雙方存在利益關係,他要定期向人家支付利息,貸款收不回來,他的整個資金鏈就會出現斷裂,所以後來就出現了暴力催債等情況,有時也會將欠款人非法拘禁,因有‘保護傘’此前一直沒有受到製裁。”

一名當地人士稱,賈延成暴力催債也是迫於資金壓力,近幾年延安許多小貸公司都存在這一問題,為了收回貸款,賈延成甚至聯合了當地另外幾家小貸公司,成立一家商會,集中收債,這種有組織實施暴力的行徑,被許多人視為“黑社會”,而頭目正是賈延成,“儘管冒了違法犯罪的風險,但效果並不明顯,他也因此官司纏身,甚至連名下房產也被法院抵押拍賣。”

惡意欠款與暴力催債

賈延成的公司及商會被定性為黑社會性質組織,在陝西省公安廳2018年10月7日的通報中,共有14人被依法逮捕。

6月29日,在賈延成曾投資建設的博成大廈,一名商舖老闆告訴澎湃新聞,大廈5樓整層曾是賈延成公司總部,但目前已被警方查封,不允許進入,“賈延成被抓之後,警察反複又來過好幾次。”

提及賈延成被抓的原因,該商舖老闆稱系因暴力催債所致,“別看他平時看上去風光,其實也是一面追債一面躲債,他有很多貸款收不回來,又欠了銀行很多錢。”

澎湃新聞查閱中國裁判文書網發現,其中公佈的與賈延成有關的案件,大多系債務糾紛。延安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年9月26日作出的一份刑事判決書顯示,賈延成從2012年8月開始,分19次向一名富縣男子楊某林貸出款項共計1.75億元,但自2014年9月後,楊某林便停止向賈延成支付利息,後經賈延成多次索要後,雙方於2015年1月23日達成了《房地產買賣契約》,約定將楊某林位於富縣北教場火車南路開發小區的“楊林大酒店”過戶抵債,但在過戶之前,楊某林單方毀約並私自將酒店拆除。

楊某林將承諾抵押給賈延成的楊林大酒店自行推倒拆除後,如今這裏已經蓋起了新樓。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圖

判決書稱,直至案發時,楊某林仍欠賈延成7900萬元本金未還。一名知情人士告訴澎湃新聞,楊林大酒店過戶抵債一事系因賈延成多次催要欠款無果後,他認為楊某林惡意欠款,遂帶人將其非法拘禁多日,逼迫其簽訂了《房地產買賣契約》,“楊某林被放走之後非常氣憤,便叫來挖掘機將自己的酒店推倒了,算是要魚死網破。”

6月29日,澎湃新聞根據楊某林公司相關信息聯繫到其本人,但關於被非法拘禁及推倒酒店一事,他並不願多說,並婉拒了記者的採訪要求。隨後,澎湃新聞又聯繫到多名曾與賈延成存在債務糾紛,遭遇暴力催債的受害人,但提及賈延成,他們均不願多談。

實際上,自賈延成從2011年成立小貸公司以來,近些年他一直官司纏身,與其發生債務糾紛的除個人外,還有銀行。

賈延成的地產評估測繪公司已經人去樓空,一些老年人在這裏打麻將。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圖

澎湃新聞檢索發現,在案發後,2018年10月到12月,中國裁判文書網曾公佈了3份賈延成與銀行借款合同糾紛的執行裁定書。其中一起案件,銀行在案發後主動向法院撤回了執行申請;另外兩起案件分別以第三方公司擔保和房屋折抵的方式結案,兩起案件的執行金額均在2000萬元以上。

在賈延成公司大樓租賃商舖的一名商戶說,賈延成被抓後,至今還有債主上門討債,他欠銀行的錢也沒有還清,商戶的房租現在要直接交給銀行來抵債,“他做的小貸公司從頭到尾都是失敗的,欠了一屁股債,還因為涉黑把自己搭進去,‘保護傘’也折了一大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