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今天你可能錯過的新聞都在這裏!
2019年07月09日21:19

原標題:夜讀:今天你可能錯過的新聞都在這裏!

  ①遼寧“駕轎車撞學生致6死20傷”案被告被判死刑②明起油價上調,加滿一箱油將多花6元③不懂樂理,靠該懟就懟,樂評人就這麼好當? 詳情>>>

【要聞】外交部:敦促美立即撤銷對台軍售計劃

  據央視新聞消息,據報導,美國國務院相關部門8日宣佈美國務院批準向台灣出售金額約為22億美元的軍事裝備。對此,在9日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耿爽表示,美方向台灣出售武器,嚴重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嚴重違反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粗暴干涉中國內政,損害中國主權和安全利益,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已經就此向美方提出了嚴正交涉。

  中方敦促美方恪守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立即撤銷上述對台軍售計劃,停止美台軍事聯繫。詳情>>>

【政事兒】無期!廣東省委原常委、統戰部原部長曾誌權

  7月9日上午,福建省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廣東省委原常委、統戰部原部長曾誌權受賄案,對被告人曾誌權以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曾誌權受賄所得財物及其孳息,依法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經審理查明:2004年至2017年,被告人曾誌權利用擔任廣東省財政廳副廳長、廳長職務上的便利,為相關單位和個人在取得開發用地、承建工程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直接或通過其近親屬非法收受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408091285億元。詳情>>>

【時事】遼寧葫蘆島“駕轎車撞學生致6死20傷”被告人被判死刑

  7月9日,遼寧省葫蘆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公開宣判被告人韓繼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一案,認定被告人韓繼華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法院還對此案附帶民事部分進行了宣判。經審理查明,被告人韓繼華因人際交往、經濟壓力、夫妻矛盾等生活瑣事產生狹隘心理。去年11月,他駕車在小學附近路段撞倒、碾壓多名師生,隨後逃離現場 。事故致6人死亡(均為兒童)20人受傷(18人為兒童)。詳情>>>

  正在製作油條的商販。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調查】二兩泡打粉引發的牢獄之災 |“油條案”入刑之爭

  去年年底,河北省邯鄲市邱縣的劉明(化名)遇到了麻煩,他們原本是經營早點鋪的商販,因為被查出生產了鋁含量超過標準13倍。劉明的兒子獲罪八個月,至今還在服刑。

  同批被抓的,還有同縣的另外五家經營早點鋪的商販。邱縣人民法院認為,過量使用食品添加劑足以造成嚴重食物中毒或者其他嚴重性食源性疾病,其行為已經構成犯罪。

  從2013年至今,全國有上千人因此獲刑。“油條案”增多或源於2014年國家衛計委聯合食藥監總局等五部門聯合下發的“禁鋁令”。

  但是,對炸油條的商販是否判刑,在食品安全界一直存在爭議。詳情>>>

【政聚焦】報導稱“80後”無養老金,人社部:對製度理解不到位

  7月8日,一媒體在其名為《社科院報告:養老金2035年或將耗盡結餘 專家建議年輕人儘早籌劃養老投資》的文章中引用了《中國養老金精算報告2019-2050》數據。文中說,未來30年間,全國城鎮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當期結餘在勉強維持幾年的正數後便開始加速跳水,赤字規模越來越大,到2035年將耗盡累計結餘。“80後”很有可能成為無養老金可領的第一代。

  對此,人社部有關司室負責人表示,這是對養老保險製度理解不到位。這位負責人表示,對於養老保險可持續發展問題,中央高度重視,未雨綢繆,已經製定了一系列積極的、綜合的、科學的應對措施,完全能夠保證養老金的長期按時足額髮放,完全能夠保證製度的健康平穩運行。這位負責人還表示,人社部養老保險司司長聶明雋針對我國養老保險製度的可持續發展問題已有明確解釋。詳情>>>

【財經】油價年內第九漲!一箱油多花6塊,半年每噸漲超400元

  在接連兩次下調後,國內成品油價格迎來2019年第九次上漲。

  7月9日,發改委發佈通知,7月10日零點將上調汽柴油限價,每噸汽油、柴油分別上調150、140元。折合每升來看,89號汽油上調0.11元、92號汽油上調0.12元、95號汽油上調0.12元、0號柴油上調0.12元。以油箱容量50L的普通私家車計算,這次調價後,車主們加滿一箱油將多花6元左右。詳情>>>

  △一檔音樂節目里唇槍舌劍。

【娛樂】不懂樂理、沒有音樂實踐,流行音樂樂評人就這麼好當?

  在7月6日的《樂隊的夏天》中,由樂評人和live house主理人組成的“專業樂迷”團隊為旅行團和海龜先生打出了驚人的低分,以致他們在這一輪位列最末兩位。這些樂評人之間發生了激烈爭論,和“超級樂迷”大張偉之間也上演了“奇葩說”一般的激辯。

  這些樂評人對音樂的判斷主要是依賴長期聽音樂所形成的直覺,他們的成就來自這種經驗和撰文時該懟就懟給觀眾帶來的共鳴。但這種經驗有時也會成為一種成見,許多樂評人在音樂實踐上是缺乏的,他們並沒有創作過歌曲,也沒有樂理基礎,這就註定他們難以理解音樂人在作品中的心思。詳情>>>

  編輯 常江 校對 郭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