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德華稱《掃毒2》有點像蝙蝠俠,最後一場戲嚇壞導演
2019年07月09日21:05

原標題:劉德華稱《掃毒2》有點像蝙蝠俠,最後一場戲嚇壞導演

  由邱禮濤執導,劉德華監製並主演的動作片《掃毒2 天地對決》已於7月5日全國公映,截至發稿前,收穫票房5.5億。影片以“毒品”為線索,講述了原本黑幫兄弟二人的餘順天與地藏,因為販毒在價值觀上產生分歧,走向了對立面。

  劉德華在影片《掃毒2》中塑造了一位人設類似“蝙蝠俠”的角色。

  《掃毒2》是劉德華2017年在泰國拍攝廣告時墜馬受傷後出演的首部電影,最初片方只是邀請他做監製,但看過劇本之後,劉德華決定出演“餘順天”一角。這個角色利用自己的私權去打擊毒品犯罪,在劉德華看來,有點像超級英雄“蝙蝠俠”。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導演邱禮濤以及主演劉德華,對談劉德華如何塑造“ 餘順天”角色。

演員檔案

  劉德華

  身份:橫跨影視歌天王巨星和著名製片人。

  家庭成員:妻子朱麗倩曾為馬來西亞平面模特。

  人物攝影 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角色檔案

  餘順天

  身份:從幫派頭目做到金融巨商太平紳士。

  家庭成員:林嘉欣飾演的妻子為大律師。

角色原型 像用私刑的蝙蝠俠

  劉德華飾演的餘順天,早期混過幫派,自己的父親吸毒成癮,私生子死於吸毒,他有充足的理由憎恨毒品和毒販。當他脫離黑幫經商成功後開始利用自己的雄厚財力組隊擊殺毒販,借助私刑為社會除害,這個角色已經不能單純地用好人和壞人來評價。劉德華在分析角色時,認為“他有點像‘蝙蝠俠’,但他比‘蝙蝠俠’多了一點情緒”。餘順天在理性上控製的很好,但在理性之中總是會跑出來一點感性的情緒。而正是這一點點感性情緒讓事情走向了極端,像“蝙蝠俠”一樣,雖然是個城市英雄,但內心也有黑暗面。

  餘順天前期是混黑道的人,造型上不修邊幅。

角色塑造 像個上市公司老闆

  劉德華說,只要是他作為監製的影片,都會讓演員參加劇本圍讀,提前讓演員去感受角色,然後再為每個人的表演定下一個基調。片中古天樂飾演的大毒梟地藏,在表演上比較外放、張揚,而劉德華就給自己的表演設定為內斂風格,與古天樂的表演形成一種反差。如果兩個人都比較外放,在表演上就會有衝突,“我就跟導演說這次沒有表情,看不懂他的意圖”。

  餘順天后期以成功的商業人士出鏡,西裝革履、氣質沉穩。

  所以,在動作還是台詞設計上,劉德華要求“就像一個上市公司的老闆在彙報工作一樣。”片中一場戲,他面對媒體記者,有句台詞:“一億港幣作為獎金,只要殺了香港最大的毒販”,表現得很沉穩內斂。這種表演方式讓他過癮,但是要有足夠自信。

戲眼

文戲 為兄弟情寫詩

  片中有一場表現兄弟情的戲,劉德華與其他兩個兄弟喝酒,三兄弟舉杯的時候共同念了一段詩:“千軍萬馬前,與君平肩立。九曲黃泉中,與君闖生死。功不分,禍不記,苦不言,稱之為兄弟”。後面的“功不分,禍不記,苦不言,稱之為兄弟”是劉德華寫的。

  拍這場戲的前天晚上12 點,導演邱禮濤手機忽然收到劉德華髮來很多這場戲中表現兄弟情的詩句。本來劇本中只有前兩句詩,劉德華覺得有點籠統,“兄弟情到底是什麼?我就在網上搜了很多內容發給導演,還特地問導演行不行。”導演覺得很恰當。劉德華是想要將這個角色與地藏區別開,“地藏對待兄弟是冷的,而餘順天把所有人都當兄弟”。

武戲 地鐵站飆車

  片中最後的地鐵飆車戲是高潮,邱禮濤說,本來劇本中是沒有地鐵戲的。後來開會,邱禮濤提出將車開到地鐵站里,“一分鍾時間,所有人都沒有聲音”,執行監製就很發愁,就去問監製劉德華,劉德華的公司投資了一部分,他決定拍這場戲。

  地鐵站一些飆車戲份,是劉德華親自上陣拍攝。

  為了追求真實的效果,劇組用3個月時間以1:1實景搭建出了香港中環地鐵站。拍攝飛車的戲,難度頗大。空間侷促,還要有速度感,車速達到每小時六七十公里,還要做漂移。拍戲時,劉德華腰傷還正在恢復中,除了高難度專業飛車鏡頭,其餘動作戲均親自上陣,結尾餘順天與地藏雙槍對射時,劉德華眼神的狠辣,中彈倒地後仍開槍不止的決絕甚至令監視器後的邱禮濤都不寒而慄。

  新京報記者 滕朝 編輯 黃嘉齡 校對 翟永軍 圖片來自網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