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焦點|生態島加裝電梯有“秘籍”:一年立項89台,崇明“老房有喜”
2019年07月09日15:36

原標題:今日焦點|生態島加裝電梯有“秘籍”:一年立項89台,崇明“老房有喜”

崇明區城橋鎮興賢街35號,一棟建於1995年的六層樓房最近成了“景點”,外牆凸出的那塊銀灰色“體積”特別引人注目,經常有來自區里各處的居民前來參觀、研究。這便是今年4月28日竣工的崇明區第一台加裝電梯。這棟樓的入口處還貼著三個用紅紙剪出的大字——“福滿樓”,表達了居民們乘上新電梯後滿滿的幸福感。

圖說:興賢街35號的老樓,因為全區第一台新增電梯而被居民稱作“福滿樓”。邵寧 攝

儘管兩個月前才竣工第一台,但從去年9月以來,崇明區的多層住宅加裝電梯工作從無到有,遍地開花,不到一年立項數已達89台,開工數達61台,本月底預計將有10台電梯竣工。這一推進速度彷彿搭上了高鐵,堪稱全市第一。

都說加裝電梯是“天下第一難”。作為非中心城區的郊區,崇明區加裝電梯成效如此顯著,奧秘何在?

審批:101天到26天 時間“速降”

在人們的印象中,老公房、多層商品房等多層住宅,主要位於中心城區,崇明三島都是大片農田,地廣人稀,農民住宅大多是兩三層的小樓,“懸空老人”的問題並不突出。不過,在採訪中崇明區房管局局長湯建平說出的一組數字,還是讓記者大吃了一驚:“崇明區共有多層無電梯住宅樓9211個門棟。其中動遷安置房為4775個,占51.8%;另外,農場住房占15.6%。”這些多層住房還有“兩高”的特點:動遷小區一戶多套、空置率高;農場常住人口少,空關率高。

在老年人口占比已超33%的上海,只要多層住宅多,那麼“懸空老人”的問題必定存在。崇明區經調研發現,許多老舊小區建造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甚至更早,相當多住房存在“三難”——獨用廚房難、獨用衛生設施難、下樓難。不少當地家庭,子女都在市區工作、生活,只有老人留在崇明,無人照顧,因此老人“下樓難”問題非常突出。

民有所呼,我有所應。為提高老舊小區居民的居住條件,提升他們的生活質量,去年9月以來,崇明區委區政府多次專題調研加裝電梯工作,召集相關部門、各鄉鎮專題推進住宅加梯工作。去年12月,區房管局出台了《老舊小區“三難”問題改造的實施方案(2018-2020年)》,確定了加裝電梯的工作目標,2018年開展試點;2019年完成100台電梯加裝意見徵詢工作,竣工30台;至2020年對符合技術規範要求的做到能裝盡裝。

圖說:居民們高興地乘上新電梯。邵寧 攝

為加裝電梯而下發區級層面的“紅頭文件”,這在上海各區還是比較鮮見的。而這份“紅頭文件”,提出了“願改皆改、應改盡改、可改速改”的工作原則,更是在全市首創。

在上海,加裝電梯從提出申請,到各部門完成審批,通常需要三四個月時間,這已經是經過簡化以後的程序。崇明區第一個電梯項目的審批就花了101天。那麼,現在審批的時間是多長呢?湯建平說出的一個數字,讓記者又大吃了一驚:26天!

不到一個月就能拿到開工許可證,該敲的圖章一個也不少,秘訣在於“串聯”審批變成了“並聯”審批。就拿規土局的審批來說吧,原來是房管局的立項之後,現在提前參與立項審批,指導加裝電梯設計方案,使之符合相關規劃要求。

服務:你們管協商 “其他我來”

跑腿難、籌資難、管線搬遷難……在上海的加裝電梯中普遍存在的幾大難點,在崇明同樣存在,有的甚至更為突出。但區里針對這些瓶頸、難點出台了一整套組合拳和工作舉措,一一破解。

圖說:崇明加裝電梯工作室主任張忠振介紹全區第一台電梯加裝過程。邵寧 攝

老張大名張忠振,退休前是城橋鎮副鎮長,現在的身份是崇明區加裝電梯工作室主任。工作室自去年9月掛牌以來,就為全區居民加裝電梯服務。這樣的工作室,在上海不少街道、鎮也都有,但區級層面的獨此一家。老張自從當了這個主任後,從早到晚手機就沒有消停的時候。“電梯裝好,聲音會不會很響?”“我們這幢樓電梯裝在哪個位置好?”有些偏遠的鄉鎮,像堡鎮,甚至有50位居民包了一輛大巴前來諮詢,可見大家對於加裝電梯的迫切心情。平時,老張不是在工作室接待居民,就是在各小區、樓組,現場提供指導。

除了宣傳政策、提供諮詢、調解矛盾外,工作室還有一個獨特的功能——一門受理。“你們只要協商一致,其他事情就交給我。”老張說,“需要加梯的樓組要做的事就是填好兩張表:一張意願徵詢表,另一張資金分攤表。”他對這兩張表審核後,就立即和區房管局聯繫,居民的加梯申請就得到受理,進入審批程序。

在很多地方居民折騰好幾年的加裝電梯工作,在崇明變得如此簡單。

補貼:管線遷移費 政府“承包”

加裝電梯資金籌措也不是件容易事,對收入普遍不高的崇明居民來說更是如此。為此,區政府在文件中明確,除上海市規定的政府財政補貼40%,最高24萬元之外,針對區內實際情況,鄉鎮可對相關經費予以支持,也可向社會募集資金,減少居民負擔。

時下,市場上電梯品牌和建設單位很多,並非專業出身的居民往往有“選擇困難症”,對此,崇明區採取“政府團購”,推出一條龍服務。為保證質量、降低成本,解決後續維護保養問題,區政府比選多家電梯產品後,與上海三菱電梯達成合作意向,將三菱電梯作為區內老房加梯的首選產品。三菱則成立“一體化服務中心”,集勘察、設計、施工、運營於一體,一個多層住宅加裝電梯的展示廳也在崇明落成,供居民參觀瞭解。電梯的施工建設也落實了兩家企業:斌菱工程公司和丹龍工程公司,供居民選擇。

“團購”電梯和建設單位,降低了成本,加上區政府和鄉鎮的支持,現在,在崇明裝一台電梯,居民負擔大大減輕。“實實在在造福我伲崇明老百姓。”第一台裝上電梯的興賢街35號樓,居民們笑逐顏開。

圖說:崇明城橋鎮新崇中路57-1號三單元加梯工程已接近尾聲。邵寧 攝

對有些中心城區的居民來說,“可以用人民幣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但是,管線的遷移,在加裝電梯工程中,卻是一頭不折不扣的“攔路虎”。電力、自來水、燃氣,施工中遇到任何一根地下或地面的管線需移位,必須和公用事業單位協商,費大量口舌不說,費用也高得驚人,甚至移一根高壓線就要幾十萬元!上海的加梯工程,因管線問題而延遲幾個月、一年,甚至擱淺的,都不在少數。

在崇明,管線這頭“攔路虎”,現在也由政府出面“搞定”。區房管局組織電梯建設單位,與水電氣等公用事業單位協商,多次“談判”後,終於降低了管線遷移費用,並且這部分費用由政府承擔。“這些管線是所有居民公用的,但由於位置、數量不同,落到每棟樓的遷移費用不等,居民承擔的費用不一樣,這不大公平。因此幾經研究,由政府承擔比較妥當。”湯建平告訴記者。

一門式受理、一條龍服務、一體化運作,大大加快了加裝電梯的速度。

宣傳:“崇明papi醬” 句句在理

從事加裝電梯工作的人都知道,居民意願難統一也是一大阻礙,甚至有的加梯項目因“一票否決”而停滯。崇明區因地製宜,加大宣傳力度,同時,通過黨建引領,發揮居民區黨組織、黨員、樓組長的作用,開展居民自治,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視頻來源:上海崇明公眾號

去年10月,崇明電視台拍攝了一部別出心裁宣傳片,由知名度很高的“崇明papi醬”衝衝出演。衝衝既是“樓組長”,又化身“底樓陳阿姨”“二樓大頭”“三樓老闆”“四樓小張”“五樓老伯”“六樓外婆”等,開展“花式調查”,聽不同樓層居民講述各自想法。之後,四樓小張摔跤骨折,“二樓大頭”妻子懷孕,態度發生轉變,三樓老闆隨大流,底樓陳阿姨也因為“鈔票奧(崇明話:不用)出”而表示同意。這部片子,熟悉的形象、接地氣的語言,加上親切的崇明口音,很快深入人心。“家家都有老人,人人都會變老。加裝電梯,人人為我,我為人人。”衝衝最後的這幾句話,贏得了許多居民的共鳴。

在現實生活中,有許多居委幹部、老黨員,都是活生生的“崇明papi醬”。城橋鎮永鳳小區的居民黃漢中是位退休的公務員,也是位老黨員。他所在的小區加梯工作啟動後,卻出現了一個問題,不少房子平時是空關的,業主有的住在鄉下,有的住在市區。他便不厭其煩地一家一家打電話,甚至上門,不僅做通了本棟樓居民的工作,還幫著牽頭做其他幾棟樓的工作。短短幾個月,他所在的永鳳小區,共有7台電梯完成了意願徵詢,同意率都是100%。

圖說:新崇中路57-1號三單元加梯項目規劃許可公告。邵寧 攝

“開展加裝電梯工作以後,我發現很多地方鄰里關係變好了。”張忠振說。

新民晚報記者 邵寧

記者手記>>

為人民謀幸福

“本週向化鎮新增1台正在立項公示期;城橋鎮新增3台正在立項公示期……”湯建平的手機里有一個“加裝電梯”微信群,區委區政府領導都在裡面,每星期他都會在群裡彙報進度。碰到工作難點,也及時反映,很快就能得到回應。

老房加梯,困難重重。從區委領導到職能部門負責人,再到基層幹部,為何能夠上下一心,全力推進?答案很簡單,只有四個字:換位思考。

“如果我是住在多層住宅里的老人,我對於電梯的需求該多麼迫切?”“如果那些‘懸空老人’是我的父母,我會怎麼做?”這樣的換位思考,恰恰是一種可貴的群眾觀念,它為工作增添了無窮的動力。有了這樣的群眾觀念,困難再大也會有辦法。崇明正在建設世界級生態島,未來可期,如何讓普通群眾享受到這一紅利?崇明區回應群眾關切,從解決老舊小區“三難”,特別是“下樓難”入手,切實改善民生,增進百姓福祉。

為人民謀幸福,不正是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嗎?

邵寧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