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天紅啟動品牌“維權戰” 企業商標保護存在哪些難點?
2019年07月09日18:36

原標題:京天紅啟動品牌“維權戰” 企業商標保護存在哪些難點?

  律師建議企業要重視商標保護,在註冊商標時,最好把相關大類都申請,以免出現被人惡意註冊的情形。

  新京報快訊(記者 陳琳)京天紅創始人韓美俊沒想到,自己一手打造的北京地標性小吃“京天紅炸糕”,竟成了“別人的”品牌——京天紅包括“炸糕”在內的30類商標,已經被他人註冊,同時被註冊的還有32類、35類等國際分類。

  7月9日,京天紅在京召開品牌維權媒體見面會,創始人韓美俊表示,將以法律武器維護“京天紅”品牌的合法權益。

  京天紅在南城虎坊橋從1991年經營到2019年,京天紅炸糕有大批粉絲,被稱為“南城炸糕一絕”,今年1月份,京天紅虎坊橋店因房租到期閉店,現在搬到了虎坊橋清華池一樓繼續經營。

  今年6月份,京天紅自營的馬家堡店,和與鳳起龍遊品牌合作的蘇州街店,被一位劉先生告上了法庭,劉先生宣稱其擁有京天紅商標專用權,而上述兩家店,在未經自己授權允許情況下,擅自在其店面裝飾、門頭以及產品銷售中使用京天紅字樣,已經涉嫌侵權。在對鳳起龍遊的起訴中,劉先生單方面索賠20萬元,目前該案件還在審理當中。

  韓美俊介紹,實際上在2009年10月,北京京天紅食府就委託商標代理公司申請註冊,註冊了“京天紅 JTH”第43類商標,包含[備辦宴席;飯店;住所(旅館、供膳寄宿處);自助餐館等]的商標。“當時註冊商標成本較高,註冊一類就花了3000多元,加之我們對知識產權及商標保護的意識較弱,代理公司告訴我們,註冊43類就夠了,所以我們也沒有對其他類別進行保護性註冊。”韓美俊說。

  2018年底,韓美俊發現有人搶注了“京天紅”商標。從中國商標網查詢瞭解到,劉某在2012年7月開始密集搶注“京天紅”35 類、30 類以及 32 類等國際分類。

  京天紅隨即開始維權,一方面在今年4月密集提交了19個有關“京天紅”的商標註冊申請,避免被人惡意搶注;另一方面組織律師團隊,向商評委提出對被搶注的商標進行無效宣告及撤銷申請。從2018年,京天紅針對他人在餐飲食品關聯產品服務上申請或註冊的“京天紅”相同及近似商標,全面提起異議:2019年1月29日,京天紅對30類商標提起無效宣告申請,已經受理;2018年11月30日,分別對 30/32/35 類商標提出撤銷三年不使用申請,尚在受理過程中。

  目前,30類、35類、32類京天紅商標均處於撤銷/無效宣告申請審查中。記者瞭解到,市面上已經出現了4家以“京天紅”炸糕或“虎坊橋京天紅炸糕”為名的“山寨店”。京天紅團隊表示,下一步京天紅將交於律師團隊,對這些山寨店以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為由,提起侵權訴訟。

  記者瞭解到,商標註冊有45個大類,只有馳名商標,才有跨類別的保護。對於企業來說,商標保護到底存在哪些難點?京天紅代理律師周益霞介紹,首先是時間成本。商標維權案件的撤銷審查週期都在一年左右,審查完成有了結論以後,還有後續的商標行政訴訟,一審、二審,這個週期企業等不起。“對企業來講,違權的成本高,而侵權的成本相對比較低;尤其是像加盟店,在維權過程中,對每一家店我們都需要進行證據保全,工作量和費用成本是比較高的。而且像京天紅這種主營的知名產品被對方搶注的情況下,法院在審查過程中,也有一些不同的意見和觀點,我們只能通過努力,力爭取得更好的結果。”

  另外,周益霞也建議,企業要重視商標保護,在註冊商標時,最好把相關大類都申請,以免出現被人惡意註冊的情形。

  韓美俊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京天紅炸糕已經在北京開設店面11家,籌備開店 4 家。未來根據市場需求,在保證產品質量的前提下,計劃開到50家到上百家店面。

  新京報記者 陳琳 編輯 樊一婧

  校對 郭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