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罌粟花”侵入 特大國際網絡賭博平台滲透國內
2019年07月08日00:33

  原標題 特大國際網絡賭博平台深度滲透國內

  來源 經濟參考報

  由“亞洲新賭王”周焯華(綽號洗米華)控製的菲律賓和柬埔寨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以下簡稱“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賭場和網絡服務器設在境外,賭客主要集中在中國內地。中國賭客借助視頻遠程下注,片刻見輸贏,足不出戶就可實現在境外參賭。

  這個擁有菲律賓和柬埔寨網上賭博牌照的線上賭博平台,號稱“世界頂級、亞洲最具公信力”,已經深度滲入中國內地,賭資可在內地以人民幣結算,參賭者遍佈各個省份,且規模和人數持續擴大。太陽城網絡賭博在大陸每年的賭注額在萬億元以上,相當於中國彩票年收入的近兩倍,其每年盈利更是高達數百億元,這些資金通過地下錢莊流向境外。專家稱之為綻放在中國的網絡賭博“最大罌粟花”,認為其對中國社會經濟秩序和金融安全產生了巨大危害,應當引起監管部門的高度重視。

  通過澳門賭場

  “俘獲”大批中國內地賭客

  位於澳門美高梅賭場內的太陽城貴賓會,是太陽城公司在澳門娛樂場經營的17個貴賓會所之一,主要為中國內地高級賭客提供服務。

  5月底,《經濟參考報》記者跟隨來自內地的一位賭客陳先生,進入這家賭場的貴賓廳。在這裏,隨處可見面值為10萬港幣的籌碼,最大籌碼為100萬港幣。幾個人一次下注,每個百家樂賭檯檯面上,一次輸贏上百萬而面不改色的賭客比比皆是。

  在一張百家樂賭檯前,《經濟參考報》記者得知,一位來自國內中部省份的賭客,當晚已輸掉300萬港幣。

  帶記者入場的陳先生在太陽城客戶經理的指引下通過註冊開戶,成為太陽城貴賓會會員,開戶資金門檻為10萬港幣。

  剛剛在賭場賭了幾把百家樂,太陽城客戶經理即向陳先生介紹說,在中國大陸境外的實體賭場只是太陽城賭博業務的一部分,他們已成功將傳統賭博從線下搬到線上,內地客人如果不方便來澳門賭場或出國賭博,可以在中國內地通過手機、電腦,隨時隨地在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上玩,並可在中國內地以人民幣結算。

  得知陳先生持有的移動手機卡為內地號碼,客戶經理稱,內地手機號接收境外賭場短信經常會被屏蔽,內地居民可以在太陽城賭廳花100港幣,由他們幫助辦一張澳門手機卡,這樣就可以無干擾地接收來自太陽城賭場的相關信息。

  登記完手機號碼後,陳先生就接到顯示來自菲律賓的國際長途電話,對方稱陳先生隨後可按照提示通過網頁下載太陽城網絡賭博App(SCM聯盟e城或SCPP聯盟e城等App),並且會有推廣員面對面提供相關諮詢服務。

  半小時後,兩名太陽城推廣員與陳先生見面。據推廣員介紹,菲律賓太陽城於2015年2月正式揭幕,耗資10億美元,是亞洲最大、世界頂級,線上線下一體化的博彩娛樂帝國。

  “太陽城網絡賭博項目的玩法,與澳門百家樂幾乎一模一樣,賭場的客人主要集中在中國內地,已在國內發展會員數十萬人。”太陽城推廣員說,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不受地域限製,設在境外的服務器非常安全,在玩家中積累了很好的口碑,規模也越來越大,目前已經是最大的網絡賭博平台。

  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向陳先生提供了一個400開頭的中國內地電話。陳先生撥通該電話後被轉接到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的客服人員處。對方向陳先生提供了一個中國境內銀行卡號,並要求在一個小時內向該卡彙入賭資。這是一張中國農業銀行境內儲蓄卡,收款人為個人。

  《經濟參考報》記者瞭解到,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專門成立了中國內地賭資結算部門,通過無數個境內銀行卡彙集資金和結算,最終再通過地下錢莊將大部分盈利流向境外,其每年流向境外的資金高達數百億元。

  陳先生還被告知,如果沒有境外結算賬戶,贏錢的時候,平台出款可直接彙入客人提供的中國境內銀行卡,用人民幣結算。

  澳門所有的大型賭場,基本上都有太陽城的貴賓廳,共有約280張賭檯。知情人士告訴記者,澳門太陽城各個貴賓廳的註冊會員,不乏中國內地各個階層的“精英”,幾乎都同時為太陽城網絡賭博所“俘獲”,成為其最有示範帶動甚至裂變效應的“貴客”。

  每年賭注額為國內彩票收入近兩倍

  註冊登錄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後,陳先生用網銀分兩筆向該平台指定的中國境內銀行卡付款10萬元人民幣用以“買碼”。支付完成後,其所申請的賬戶內立即有了同等的“電投點”或“E城點”(賭資),擁有了真錢賭博的資格,隨時都可“押碼”(下注)。

  經過一系列網上引導,陳先生開通了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一個管理操作賬號,被太陽城客戶經理告知可以通過這個平台開設若干子賬號,發展下家參與賭博,並根據下家投注金額的1.6%抽取“碼糧”(返利)。這意味著註冊賭客可以像傳銷一樣,從太陽城拿到其下線的“碼糧”。

  旁觀陳先生進入太陽城網絡賭博App界面,《經濟參考報》記者發現這是一個有別於傳統網絡賭博方式,但又名副其實的超大型網上賭場。

  遠程網絡視頻里的賭場,就是太陽城的“百家樂”賭場,攝像機將賭桌畫面實時傳送到網絡,再通過電腦或手機屏幕顯示。

  儘管賭場遠在菲律賓和柬埔寨,但身在中國大陸的賭客只要打開電腦和手機登錄其平台,就可看到賭場全景,包括賭場荷官(發牌員)現場發牌的實況。點擊放大後,連荷官面前兩側擺放的“閑”和“莊”都可一覽無餘。賭客觀看同步視頻現場,同時下注,太陽城的電投員與賭客通話予以確認,如身臨其境。

  在該賭博平台下注,玩家可選擇“電投”或“好E投”等方式參與賭博。前者為玩家用電腦或手機查看現場實時直播,通過電話指揮在現場的太陽城電投員代為下注;後者則是賭客不方便打電話遙控指揮時,可直接在手機上觀看現場同步視頻,點擊籌碼下注。

  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的“電投”或“好E投”賭博方式,分別有四處和六處場地,分佈在菲律賓的新濠天地、卡卡灣渡假村等賭場,以及柬埔寨西湖渡假酒店賭場;“電投”賭博方式籌碼最低5000元,最高250萬元;“好E投”賭博方式的籌碼最低1000元,最高4000萬元。視頻顯示,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至少有100桌以上百家樂賭檯,玩家可快速切換賭桌。

  據知情人士透露,該平台招募有千餘名電投員,對網絡賭客提供一對一24小時全天候服務。其App界面設置的語音功能,除了支援普通話外,還設置有粵語、東北話等個性化語言,幾乎專門針對中國市場設計。該平台的賭客主要集中在中國內地,人民幣是賭場里的“硬通貨”。

  據知情人士介紹,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運營四年多,會員估算有數十萬人之眾,近期平均每月來自中國內地的投注金額高達1000億元以上,一年的投注額在萬億元以上,這個數字相當於2018年中國彩票總收入5114.7億元的近兩倍。

  網絡賭博

  侵入中國內地的“最大罌粟花”

  區別於以往傳統境外賭場賭博形式,以電腦或手機App軟件為載體,太陽城網絡賭場實現了手機與PC版數據互通,操作簡單,傳播面極廣。

  加之網絡的即時性和跨區域性大大拓展了參賭範圍,太陽城網絡博彩的人數和金額因此不斷升級。

  即使在中國公安部門連年高壓打擊下,太陽城仍利用網絡賭博互動性和隱蔽性強、操作方便等特點,迅速向中國大陸境內滲透和蔓延。

  《經濟參考報》記者曆時兩個多月,聯繫上近30位曾經參與太陽城網絡賭博的人士。這些人士主要集中在經濟較發達的地區,特別是省會城市和經濟較發達的大中城市,以民營企業人士和公職人員居多,涵蓋了社會各個階層。

  幾乎每個記者接觸到的賭客都感歎,太陽城網絡賭博以豪華賭廳為背景的大場面,借由鏡頭和互聯網傳輸出來,給人的真實感極強。如果不便出境或追求便利,通常非常青睞這種賭博方式。

  這些賭客的共同感受是,因為沒有籌碼或現金這類實物在手,金錢往來對在網上賭客來說,只是虛擬的籌碼數字,在下注時缺少心理壓力,因而更容易成癮。而網絡賭博的輸贏,常常會比在實體賭場來得更為快捷。只要輕點一下電腦鼠標或手機觸摸屏,就可能在瞬間失去房子、工廠等資產。

  湖北武漢的程勇(化名),曾擁有多套房產,是太陽城網絡賭博的忠實玩家。兩年下來,他輸光了積蓄,賠上了房子,背上了巨額信用卡債,前後總計輸了300多萬元,至今仍想靠賭博翻盤。

  湖南株洲一位三年賭齡的賭客林勵(化名),在朋友的慫恿下加入太陽城線上賭博平台,先是輸了320萬元,借無可借,便找貸款公司抵押自己的加工廠,就這樣陸陸續續輸了1300多萬元,如今身無分文。

  在中國內地,像上述參賭人員沉迷太陽網絡賭博無法自拔,輸光財產後借債參賭,從“小賭”演變成“大賭”,最終債台高築、傾家蕩產甚至家破人亡的案例不勝枚舉。

  “剛開始以為這是一種很時尚的娛樂方式,自己在家就可像坐在賭場一樣玩,輸掉450多萬元後,才意識到這是一個陷阱。”江蘇一位高學曆賭客對《經濟參考報》記者總結說,現代賭場集中了概率、級數、極限方面的數學經驗,賭場永遠穩居大概率贏的一方。

  這位人士認為,儘管菲律賓太陽城的網上賭博在形式上顯得透明公正,但數據是通過網絡傳輸的,莊家完全可能通過大數據分析,實時干預相關結果,普通賭徒只要長久賭下去,最終一定會血本無歸。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譚秋桂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太陽城網絡賭博通過隱蔽方式,讓賭客在中國內地通過互聯網參賭,並且在中國內地以人民幣結算賭資,這相當於在中國境內開設賭場,對中國的社會秩序和金融安全造成了巨大危害,應該引起監管部門的高度關注。

  “不知道每年有多少資金通過類似網絡賭博流向了境外。”在採訪中,多位公安機關人士說,大量中國賭資通過地下錢莊等非法金融機構彙至境外,造成資金惡性外流,破壞了正常的金融秩序,嚴重危及社會穩定。

  多位相關領域專家對記者表示,迄今為止,沒有任何一家像太陽城這樣依託網絡,境外設立賭場、中國賭客下注,年涉案資金高達萬億元的境外網絡賭博集團,可以對中國內地的滲透如此之深,其堪稱網絡賭博侵入中國的“最大罌粟花”。

  知情人士介紹,憑藉太陽城網絡賭博這個巨大的“吸金黑洞”,香港上市公司太陽城集團(01383,HK)實際控製人周焯華,已晉身“亞洲新賭王”。

  《經濟參考報》記者多次致電太陽城集團,該公司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對太陽城網絡賭博的事情不知情,對此事不予置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