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知無”款是否為“彭祖賢”的考證
2019年07月08日14:56

原標題:關於“知無”款是否為“彭祖賢”的考證

  先前,購得一批(十二通二十三頁)落款為“知無”的信劄,賣家告知是彭祖賢,號“知無”。彭祖賢(1819—1885),江蘇蘇州人,是清代大臣(武英殿大學士)彭蘊章的四子,鹹豐五年(1855年)舉人,由戶部主事議敘員外郎,升郎中。曆鴻臚寺少卿、通政司參議、太仆寺少卿。同治十二年(1873 年)遷順天府尹。光緒四年(1878 年)任江西布政使,六年(1880年)擢湖北巡撫,八年(1882年)兼署湖廣總督。曾纂修《順天府誌》,續修《湖北通誌》,輯刻《長洲彭氏家集》。

  而在網上搜索他的相關字號,大多都是“字蘭耆,號芍庭”。就是不見有“號知無”的文字記載。

張寒月舊藏:潘祖蔭致知無先生信劄

  通過查閱有關彭祖賢墨跡的拍賣紀錄,2011年7月17日西泠印社拍賣有限公司“中國書畫古代作品”專場中有一批是著名篆刻家張寒月先生舊藏的“潘祖蔭致知無信劄”,其中拍賣公司將每通信劄的首尾部分作了釋文,上款人的稱謂大多為“知無吾兄大人閣下”。古時,凡信中稱“大人”者,必為“朝廷官員”。另,潘祖蔭是晚清重臣,鹹豐二年探花,官至工部尚書(從一品),可謂是位高權重,但對“知無先生”確是十分尊重,想來此公亦非無名小卒,此為佐證一。

  再看落款,有七處是落“如弟蔭頓首”字樣。“如弟”是指古時結拜的兄弟,年幼的一方便自稱“如弟”,說明二人的關係十分密切,彭是1819年生人,潘是1830年生人,按此也對接得上。另,潘亦是蘇州人,此為佐證二。

  這批信劄中有一通的釋文為:“湖北有小板……寄一二為感可耳”,因為拍賣公司未將其全部釋出,也只能看個大概,但明確的信息已經有了,潘祖蔭想請這位“知無先生”從湖北寄些東西過來,說明“知無先生”曾在湖北待過。結合“佐證一”中所述,可確定其為“湖北的官員”,而彭祖賢恰於光緒六年(1880年)調任“湖北巡撫”,此為佐證三。

  以上是這批信劄所能提供的關於知無的全部信息,但依舊缺乏足夠的說服力。

潘祖蔭致彭祖賢信劄冊頁,蘇庚春題籤

  又,2017年6月15日廣東崇正拍賣有限公司有一冊由著名書法家、鑒定家蘇庚春先生題籤的潘祖蔭致彭祖賢信劄,這次拍品名稱很醒目,就是寫給彭祖賢的。裡面對上款人的稱謂有兩種,一是“芍庭吾兄大人”,二是“知無吾兄大人”,“芍庭”是彭祖賢最常見的號,而“知無”則可以確定是彭祖賢不常見的另外一個號。古人字號都有很多,最為誇張者如著名畫家朱耷(八大山人)、“中國大儒”沈曾植等,都多達幾十、甚至上百個號。所以此類現象都屬正常,此為佐證四。

  為了更加確鑿無疑的證實“知無”就是“彭祖賢”,再具體看一看落“知無”款的這批信劄裡面的內容。

  首先,上款人都是“仙心主人”,查閱資料得知是“彭慰高”(1810—1887),字經伯,號鈍舫老人。江蘇蘇州人。道光二十三年(1843 年)舉人。同治四年(1865年)補浙江溫州同知。同治十年(1871 年)以候補知府委署紹興知府,官至鹽運使銜候補道。在浙二十年,有政聲。著有《東甌遊草》、《仙心閣集》、《仙心閣詩文鈔》。彭慰高是彭蘊章的長子,是彭祖賢的長兄。“仙心閣”是其室名,所以知無先生稱其為仙心主人合乎情理。此又離原先之考證更貼近一步。

十二通二十三頁選二頁

  再者,劄中提及諸多人物,如“沅帥”、“程從周”、“石泉統領”、“彭雪翁”、“鄭盦”、“九帥”等等。“沅帥”與“九帥”為同一人,即曾國藩之九弟,湘軍主要將領之一,兩江總督兼通商事務大臣曾國荃(1824—1890)。“程從周”即晚清著名將領,長江水師提督程文炳(1833—1910)。“石泉統領”即晚清著名軍事將領,兵部尚書、太子太傅楊昌浚(1825—1897)。“彭雪翁”即晚清著名將領,兩江總督、兵部尚書彭玉麟(1816—1890)。“鄭盦”即晚清重臣,工部尚書潘祖蔭(1830—1890)。圍繞曾國荃、程文炳、楊昌浚等所述及的為晚清著名的“中法馬尾海戰”(又稱“馬江海戰”),發生在清光緒十年(1884年),即彭祖賢去世前的一年。

  據《大清德宗同天崇運大中至正經文緯武仁孝睿智端儉寬勤景皇帝實錄卷》之一百九十二中記載:現在海疆有事,軍火槍炮,尤應寬籌備用,以應急需。著李鴻章、曾國荃、楊昌浚...並將軍火等項,多為儲備。其湖北江西,應否添置機器局?並軍火公司是否可行?著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曾國荃、卞寶第、彭祖賢、潘霨妥籌具奏。說明彭祖賢在湖北巡撫兼湖廣總督的最後任上參與了此次事件,到第二年亦是卒於任上,最終未得還鄉。信中多處提及海戰之事,如:“請靜師派炮船一號”,“近日得沅帥電云:法船退出馬尾,仍在閩洋口外”,“此間連得九帥谘亦言:各海口緊急......”,“不知其何日歸,亦不知住鄂否也。電報甚多,今抄呈:閩船政局被法據,尚無克複,消息所失,局中機器及輪船計過百萬......”等。

  由此可以推斷,這批信劄應寫於1884年左右。劄中還有兩處提及:“託人於蘇州不惜重價購百餘畝(上等)田”,“因......北行,難於攜帶,故存於蘇。其時,兄在浙,記得交於大姊......”,表明“知無先生”當為蘇州人,且“仙心主人”當時在浙江,皆與史實相符。另外,信劄中有“弟病不輕”等語,說明當時彭氏的身體狀況已不是很好,也與其第二年即去世相合。再從其書法來看,也如老者所書,雖較為隨意,卻又不失法度。

二通九頁選一頁

  近日,又得同一賣家流出的“知無先生”兩通九頁花箋信劄,其中一通四頁全,落款為“知無”;一通五頁殘(缺上款人一頁),落款為“賢”。

  綜上所述,可以確定無疑地證實“知無”即彭祖賢晚年所用的號,又據箋紙上所印的“知所無齋”,當為其晚年所用齋號,其號“知無”即出自其齋號“知所無齋”,箋紙亦為其自用箋。

  參考資料:

  《中國曆史大辭典》

  《中國美術家人名辭典·補遺一編》

  《蘇州曆代人物大辭典》

  《大清德宗同天崇運大中至正經文緯武仁孝睿智端儉寬勤景皇帝實錄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