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丨流量去演戲,對影視是災難還是機會?
2019年07月08日13:25

原標題:調查丨流量去演戲,對影視是災難還是機會?

  吳亦凡主演的電影《致青春》豆瓣評分僅4.1,不少網友將其“咆哮式”憤怒做成表情包流傳;又例如IP大劇《靈域》自公佈由毫無表演經驗的範丞丞、程瀟挑大樑主演時,書粉對其演技的質疑便層出不窮。偶像到底能否當演員,市場正在用大量作品探討此命題真偽。

  近兩年娛樂圈催生出一個熱詞,“跨界”:演員跨界當歌手,歌手跨界當導演……其中,非科班出身的偶像跨界當演員,更成為行業大勢所趨。從“歸國四子”相繼登上螢屏或者銀幕,到《偶像練習生》《創造101》的練習生們轉型為網劇演員,“專業”不再是演員的門檻,市場開始為流量明星的“興趣”買單。

  但與投資方的選擇大相逕庭,觀眾似乎並不看好偶像轉型。偶像當演員,市場是否對流量趨之若鶩?偶像不會演戲,又是不是刻板印象?對此,新京報記者採訪《陪你到世界之巔》製片人周丹,恒星引力副總裁、《追球》製片人戴千笑,《長安諾》製片人鄧細斌、《大唐女法醫》製片人金屹菲等業內人士,揭秘他們的選角原因以及偶像“跨界”背後的市場考量。

新京報統計了近期的流量偶像的影視作品。

  製片人談流量偶像:

《長安諾》

  楊超越與《長安諾》里“寵妃”董若萱的氣質很相似,都是骨子裡不太信命運,通過努力來改變命運的人。而我們邀請她時,她剛走紅不久,外界質疑她不會唱歌、跳舞,但她一心想通過表演實力得到觀眾認可。當時她專門找了表演老師,進行了為期幾個月的針對性訓練。

  楊超越很能放下包袱。很多流量演員都是七八個助理簇擁,但楊超越只帶了一個助理。她希望導演對她有所要求,哪裡演得不好一定要提出來。當時有一場生孩子的戲,她特別焦慮,不知道怎麼找感覺,她又不想因為自己表演不到位,浪費大家的時間。她確實是一個肯努力而且有天賦的演員。 ——製片人 鄧細斌

《追球》

  當時選擇李汶翰參演,他還沒有這麼強大的流量,所以我們只是看完他的資料之後,發現他身上有閃閃發光的特質。雖然他不是科班出身,但試戲的時候卻表現很自然、放得開,氣質跟角色雲高洋很像。所以我們認為他只要去演自己,就能夠充分發揮這個人物的特質。 ——製片人 戴千笑

《大唐女法醫》

  周潔瓊剛開始對錶演沒有太多自信,但非常有天賦和靈氣。她肯吃苦,我們拍攝進度很緊,要求也很高,但她的配合度非常好,這個在年輕演員里比較少見。

  周潔瓊對錶演很有熱情,肯研究,現場經常跟導演溝通。雖然有時她的表演會過於可愛,但導演會幫她把控。而在台詞上,我們也為她安排了老師全程跟組。

  殺青後我們能明顯感受到周潔瓊演技的提高。剛開始第一週可能她的表演還過於青澀或像她本人,但後來就越來越自然、成熟,所以她還是有天賦的。有時候天賦在表演里佔據了很重要的位置。 ——製片人 金屹菲

《陪你到世界之巔》

  王一博是從400多個演員中選擇出來的,他不僅熟悉電競,而且非常熱愛表演,跟我想像中的愛豆不太一樣。他沒有太多的偶像包袱,完全把自己當成演員來對待,很願意把自己徹底交給導演。 ——製片人 周丹

非科班當主演的原因

合適角色為第一位

  製片人C表示,他們曾做過大量的市場調研,一提到古裝、IP、青春作品,觀眾首先考量的是顏值和氣質是否符合他們心中的形象,其次才是表演是否過關,“一旦和角色吻合了,他們怎麼演就怎麼像,觀眾很大程度都會接受。”這也成為目前諸多製片方在選角時的首要標準。

  例如《追球》選擇了大量年輕面孔,其中包括選秀出身的範世錡,偶像團體成員李藝彤、李汶翰、李希侃等。戴千笑坦言,由於該劇聚焦校園乒乓球,既年輕又熱血,且大部分角色均設定為18-22歲,這便限定了演員只能為年輕藝人。而相較科班出身,他們又首先要考量和角色的貼合度。“年輕演員由於閱曆和年齡所限,演技生澀的情況是普遍的,所以和人物貼合,他們才能更自然地發揮。”例如男主角齊景浩的人設是外冷內熱的乒乓球“學霸”,而戴千笑第一次見到範世錡時,他穿了一身黑色的長衣,個子高挑且氣質偏冷,非常符合男主“冰山少年”的形象;李藝彤試戲校花童嘉月時,則憑藉本色出演,將童嘉月身上的懵懂、生澀表達得淋漓盡致。

  無獨有偶,偶像出身的周潔瓊同樣是從眾多演員中脫穎而出主演了《大唐女法醫》中18歲落魄女冉顏一角。金屹菲表示,她看了大量周潔瓊的表演錄像,其古風造型非常驚豔;而在探討劇本時,周潔瓊本人質樸純真的個性也與角色十分吻合。在金屹菲看來,並非所有偶像明星拉到一部劇里,都能演角色,“我們務必要考慮自身氣質形象跟劇中人物是否貼合,其次我們才會綜合考慮專業、人品、知名度、性價比。”金屹菲表示,《大唐女法醫》劇本設定的冉顏就只有18歲左右,非常年輕稚嫩,且又是經常在江湖上混得很野的小女孩,“如果我們只考量表演經驗,找一個年紀大的成熟的演員,其實很難演出角色天然靈動的感覺。”

考量市場接受程度

  縱觀偶像們選擇的影視題材,大多為青春校園、熱血少年、古裝玄幻等,角色也限製在18-30歲間的學生或年輕人。這類角色在市場中的可選擇性有限,以偶像或藝校剛畢業的學生為主;而對試圖吸引更多年輕觀眾的製片方而言,相較大膽起用毫無名氣的小演員,其市場接受度遠不如選擇粉絲基礎頗多的偶像。

  早先,日、韓便大量起用愛豆跨界做演員,例如《Dream high》裴秀智、《請回答1988》李惠利等,他們的表現和未來發展並不遜於專業演員。

  在拍《大唐女法醫》之前,金屹菲並不熟悉周潔瓊,但她所在的團體以及參加的綜藝,讓90、00後群體機會對她瞭如指掌,“這一塊觀眾正好是我們想要挖掘的。”金屹菲坦言,她在選角時最看重的首先是角色吻合度,第二是配合度,第三必然是市場價值。

  選擇偶像藝人,其實也是行業的“生存法則”之一。如今,明星演員的高片酬讓製片方望而卻步,而毫無知名度的新人無論對大投資的綜藝還是影視而言,都具備極高風險,“偶像不僅在自己的領域和影視有很強的關聯度,同時又有很強的粉絲基礎,可以為作品吸引人氣,但同時他們的片酬又因為非專業而不會那麼高,這對出品方而言是顯而易見的優勢。”

  導演C也透露,偶像主演的電視劇,購買平台也更容易接受。

  但製片方在選角時也並非只權衡藝人的流量,仍需要和角色貼合度結合考量,“外界認為片方只是為流量考慮,其實也是一種誤解。”戴千笑直言,因為一旦選角不貼合人物,很有可能會導致整部劇拍攝效果不好。“普通觀眾不買單,對我們而言是更大的損失。”

需要新面孔

  與此同時,在楊冪、唐嫣、楊洋、李易峰等演員佔據大量市場份額後,市場也需要新面孔填補對不同角色的需求,緩解審美疲勞。製片人C直言,如今他們在選角時,會在貼合角色的基礎上,為演員劃定兩個範疇:一是已成名的演員,二是沒有表演經驗的新人。當他們發現,成熟演員近期已經出演過類似的作品和角色,他們便會優先考慮新人或偶像,“因為我們不希望觀眾接二連三地看到她演古裝大女主啊,校園戀情啊,觀眾會提前對我們的劇產生預設,令角色缺少驚喜。”

  同時,成名演員在題材的挑選上,也開始避免同類型衝撞。沒有表演經驗的偶像對角色沒有套路化,也能讓觀眾耳目一新。

流量=不能演戲?

市場應給機會但不要掙快錢

  偶像跨界做演員,並非今日才有的現象。早年的演唱團體小虎隊中,蘇有朋、吳奇隆、陳誌朋紛紛轉型成為演員,並推出不少佳作;而非科班出身的演員也有不少成才之人,例如葛優、周迅、王寶強、馬思純等。因此在業內人士看來,雖然表演是專業的事,但除學院派以外,不少有天賦,但未能系統學習表演的好苗子同樣大有人在。因此市場需要給年輕人機會,觀眾也應提高自己的包容度,給愛豆試錯的空間。“如果他們沒有天賦也不努力,自然會被市場淘汰。但我們不能開始就一竿子打死,先入為主地否認流量就是不能演戲。”製片人D坦言。

  周丹也認為,與其杜絕偶像藝人轉型,不如先給他們合適的機會,然後對其進行引導、開發。如果在這個過程中他們有足夠的信念感,並肯為之付出努力,任何人都無法否認他們成為演員的可能性。“做任何一個職業,我們都有可能不是專業出身,僅僅是因為喜歡;或者剛剛進入工作崗位,很多事情做得不好。我覺得大家不要太過於苛刻,都需要一個努力過程。”

  編劇宋方金則表示,偶像藝人中肯定有好的表演的苗子,英雄不問出處,但成為合格優秀的演員,除了自身天賦必不可少以外,最重要的還是端正表演態度,明白演員和明星是兩個行業,“首先偶像要肯下工夫接受專業訓練,多實踐,訪名師,加強文化學習,具備深入理解劇本研究角色的能力;其次還要能拒絕名利誘惑,踏踏實實地在規定情境內塑造角色,而不是塑造自我。不要為了掙快錢,接一些粗製濫造的戲。不要特別在意所謂番位,更不要買熱搜、買流量炒作自己。做一個好的演員,要時刻記住面對角色,背對名利。”

  新京報記者 張赫 編輯 佟娜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