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器座類藏品首次整體出宮展覽,包括金屬器座、牙座、玉座
2019年07月08日18:28

原標題:故宮器座類藏品首次整體出宮展覽,包括金屬器座、牙座、玉座

7月5日,“故宮博物院藏宮廷器座展”在位於北京王府井大街的嘉德藝術中心開幕,此次展覽由故宮博物院和嘉德藝術中心聯合主辦,也是故宮器座類館藏藏品首次整體出宮展覽。觀眾可以近距離感受宮廷器座文化與並感受故宮傳統文物修復技藝的傳承和發展。此次故宮博物院藏宮廷器座展呈現的藏品按照其豐富材質類型,分為金屬器座、牙座、玉座、漆座、木座、和其他材質器座六大主要品種。

澎湃新聞獲悉,“見相非相——犍陀羅佛像藝術特展”、“鐵臂阿童木 AI最初的幻想——手塚治蟲特展”也同期開幕。

展覽現場

從意蘊高雅的宮廷器座審美文化到跨文化融合的犍陀羅佛像藝術,再到引發共同回憶的阿童木動漫,嘉德藝術中心推出的“故宮以東——嘉德藝術季”為觀眾呈現出跨越不同時代的文化景觀和更加多元的視覺體驗。

“故宮博物院藏宮廷器座展”展品

故宮藏宮廷器座,感受修復工藝和妙師造化的妙趣

“故宮博物院藏宮廷器座展”基於故宮博物院的豐富館藏和長期以來的學術研究,此次展覽以清宮眾多陳設物品中的器座為對象,展出極具代表性的132件藏品,涵蓋宮廷器座的各個類別,呈現了其多元化的樣式設計和用法。觀眾可以全面地瞭解古代工匠巧奪天工的技藝,近距離領略宮廷藝術之美,感受古人妙師造化,格物盡理的妙趣。

在中國傳統工藝史上,器座是與陳設器物既有聯繫又彼此分離的常用器之一,具有特殊的審美意義和研究價值。清宮的器座文化導源於文人士大夫階層興起之後對於書房空間及其陳設品味的建構,既在某種程度上體現了清代宮廷工藝的審美趣味與工藝水平,也是宮中陳設理念的一種反映。故宮博物院藏器座數量龐大、材質精良、裝飾考究、設計精巧、工藝細膩,部分帶有款識、等次、題銘等信息,體現了極高的藝術觀賞價值和曆史價值。在學術層面,故宮博物院的專家們結合館藏實物和史料檔案,圍繞器座,探討清代宮廷器座的設計與製作,和器座與器物、陳設環境之間的聯繫,以及這種聯繫如何對器座設計產生影響,並揭示其背後的文化內涵,從而幫助觀眾通過展覽更加深刻地理解清宮器座文化。

此次故宮博物院藏宮廷器座展呈現的藏品按照其豐富材質類型,分為金屬器座、牙座、玉座、漆座、木座、和其他材質器座六大主要品類。

金漆三多紋帶座三層方套盒

“金屬器座”囊括宗教、文房、飲食、陳設諸類器物的附件,主要材質為金、銀、銅、鉛。其製作及裝飾結合鑄造、錘揲以及琺瑯、點翠、珠石寶玉鑲嵌、鏨刻、鎏金等技法,總體表現出形製規整、紋飾繁麗的特點。其中一件清宮舊藏的“金嵌珍珠嘎巴拉碗座” 製成於乾隆五十七年(壬子,1792年)。其造價昂貴。所有寶石、珊瑚、鬆石、青金、蜜蠟、墊子等皆由皇室內庫挑選並擇優使用。據造辦處統計,僅珍珠一項便“共用正珠四百三十二顆”。又如底座的御製讚文的總字數近達四百。其字頭雖小,但佈局合理,筆法流暢。在銘刻之前,御製讚文的漢文版本曾被交到翰林學士以及高僧大德手中進行了藏、滿、蒙古文的準確翻譯,再經由造辦處工匠巧妙設計,使得四體銘文精細呈現於底座之上,曆經二百餘年仍清晰可見。

乾隆款金嵌珠嘎巴拉碗,清(清宮舊藏)

“牙座”是我國明清牙雕中比較典型的一類製品,承托工藝精雅之物。本次展出牙座分素牙座與染牙座兩類,其鏤雕、浮雕、圓雕、淺刻等技法均極為精湛。

象牙鏤雕盤根式水丞座

“玉座”以碧玉及深色青玉座為多,多採用圓雕、浮雕和鏤雕等技法裝飾,不論仿古、時作均格外精美。“漆座”品類豐富,有紅漆、黑漆、黃漆、金漆諸類,並集雕漆、填漆、描金、彩繪、螺鈿、百寶嵌等多種髹飾技法。

“木座”材質以黃花梨、紫檀、紅木、雞翅木、楠木等為主,雖然在工藝製作上歸為小器作,卻是宮廷製器工藝中一個小而精的縮影。其他材質的器座主要有陶瓷座、瑪瑙座、水晶座、錦座、玻璃座等,展示了製座原料的多樣化。各類座具的形狀、尺寸富於變化,以形製規整、線條簡練的圓形、方形和多邊形居多,靈活採用鑲嵌、髹漆或鎏金等修飾手法。

碧玉洗座

故宮博物院一直在對“器座”進行系統的整理和研究,此次的部分展品原已殘破,經“故宮文物醫院”修復師的努力而得以重現光彩,從中可以看到傳統文物修復技藝的傳承和發展。故宮博物院副院長婁瑋先生談道:“故宮有186萬件的可移動文物,數量大且質量高,品類也非常豐富,故宮博物院一直在進行文物系統的整理和研究,並希望借此次展覽將器座文化呈現給觀眾。故宮與嘉德有著長期友好的合作,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對清宮散佚文物的回流,嘉德給予了極大支持。”展覽同期也出版了相關專家學者為展覽編撰的《故宮博物院藏宮廷器座展》圖錄。

犍陀羅文化東傳,促成西域和漢地佛教文化

“見相非相——犍陀羅佛像藝術特展”精選了南京大報恩寺遺址博物館等機構珍藏的99件藝術珍品。這些展品反映了犍陀羅佛像藝術的不同形式和題材,能讓觀眾直觀瞭解犍陀羅佛像藝術及其文化價值。

犍陀羅位於現在的巴基斯坦西北部和阿富汗東部地帶,自公元前5至4世紀起,這裏就由波斯帝國統治。此後,到公元前2世紀,先後有希臘、大夏、釋迦、安息、貴霜等民族角逐其間。犍陀羅繼承印度文化、佛教文化的傳統,又曾經是希臘的殖民地,因而犍陀羅佛像具備了印度與希臘兩種文化交融的獨特氣質。在南亞次大陸西北部的印度河中遊,貴霜帝國時期(1世紀中葉至5世紀中葉)創造出跨文化的犍陀羅佛教文化,古希臘羅馬文化、古印度文化天衣無縫地融彙在一起,又從這裏傳播至東亞,佛教文化從此成為異彩紛呈的世界性文化。

佛三尊像 公元3-4世紀

犍陀羅風格佛造像沿著古代絲綢之路進入中國。公元3世紀傳至西域,即今天的新疆地區,鑿有龜茲石窟群;之後又傳至敦煌,再沿黃河流域東傳。公元4世紀,犍陀羅藝術後期的佛造像文化傳至青齊地區,產生了精美的青州樣式佛造像。後因避戰亂而遷徙南下的青齊士民,將佛造像之風氣帶入金陵地區(今南京)。

佛陀坐像 公元2世紀

展覽中一件公元2世紀佛陀坐像雖右手已殘,但依舊魅力不減,佛的左手握著衣服的前端。佛造像身上均沒有任何裝飾,姿態端莊。頭光上有佉盧文銘文。

犍陀羅佛像藝術以佛教題材為主,採用古希臘的表現手法,並且打破了“不以形像來表現佛陀”的印度傳統慣例,佛像以希臘太陽神為基準,樣貌上具有波狀的發紋、高額、尖鼻、薄唇、衣褶厚重等典型的西方人特質。因此,觀眾不僅能看到佛教史上第一次用真人形象表現的佛陀樣貌,而且還會驚奇地發現:東方的佛像,卻長了一張歐洲人的面孔。

犍陀羅文化沿陸路東傳,促成燦爛的西域和漢地佛教文化。側重於形體結構表現的人物造型,以及表述系統化佛教義理的圖像,隨後在東亞流行開來。此次展覽中,觀眾可以近距離品味犍陀羅造像,既能夠感受2000年前文化交流的意義,又能觀賞獨特的佛造像,這其中還包括吸收了犍陀羅文化元素的南北朝文化,具有富有的內涵和穿越時空的魅力。

佛陀頭像 公元3-4世紀

除了古代文物外,“鐵臂阿童木 AI最初的幻想”展出手塚治蟲原畫30幅、複製畫100幅。這些手稿再現了手塚治蟲先生當年的創作思路,觀眾可以清晰地看到阿童木如何一步步從漫畫家腦海里的想法,變成躍然紙上的生動卡通形象。並配合AI(人工智能)概念,帶給人穿越之感。

“鐵臂阿童木 AI最初的幻想”展覽現場

展覽信息:

故宮博物院藏宮廷器座展

主辦方:故宮博物院、嘉德藝術中心

展覽地點:北京東城區王府井大街1號 嘉德藝術中心二層展廳

展覽日期:2019年7月6日 - 10月6日(週一閉館)

見相非相——犍陀羅佛像藝術特展

策展人:於曉非、唐啟山;主辦方:嘉德藝術中心、天禹文化集團有限公司;支持方: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中國文物交流中心、淨名精舍 ;協辦方:南京大報恩寺遺址博物館、南京美美藝術館、浙江賽麗美術館

展覽地點:北京東城區王府井大街 1 號 嘉德藝術中心一層展廳

展覽日期: 2019年7月6日 - 8月28日(週一閉館)

鐵臂阿童木 AI 最初的幻想——手塚治蟲特展

主辦單位:嘉德藝術中心、天禹文化集團有限公司 獨家承辦:瑞美展覽股份有限公司;支持單位:東映株式會社;授權單位:株式會社手塚製作公司

展覽地點:北京東城區王府井大街 1 號 嘉德藝術中心地下一層展廳

展覽時間: 2019年7月6日 - 8月28日(週一閉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