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金貸暴利時代終結:監管趨嚴 水象分期等被點名
2019年07月07日08:00

  來源:野馬財經 作者:江一夢

  近日,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發佈《工業和信息化部關於電信服務質量的通告(2019年第2號)》(下稱 《通告》),通報了2019年第一季度電信服務有關情況。其中,包括現金貸巨頭水象分期在內的眾多平台,因違規收集用戶信息被點名。

  然而,違規收集用戶信息,只是現金貸平台違法違規的冰山一角。以巧立名目、變換馬甲等方式收取砍頭息,毫無底線的暴力催收等,都成了行業的“通病”。不過,從目前整個行業來看,在監管趨嚴、流量告急之下,違規現金貸的暴利時代或將成為過去。

  1

  水象分期等違規平台被點名

  據《通告》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工業和信息化部組織對50家手機應用商店的應用軟件進行技術檢測,發現違規軟件33款,涉及違規收集使用用戶個人信息、強行捆綁推廣其他應用軟件等問題。已對違規軟件進行下架處理,並責令企業整改,涉及平台包括布丁小貸、九秒貸、麥芽貸、水象分期等現金貸平台。

  (來源:工業和信息化部官網)

  工商資料顯示,水象分期成立於2016年4月,法定代表人為陳武,其運營主體為武漢水象科技有限公司。在牌照方面,武漢水象科技有限公司母公司上海水象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持有東莞市水象小額貸款有限公司20%的股份。

  在此次被工信部點名之前,水象分期於3月25日,通過官方微信發佈公告稱,由於公司業務調整,水象分期於2019年3月21日起暫停服務,僅保留用戶還款通道。

  (來源:水象分期官方微信)

  值得注意的是,武漢水象科技的法定代表人陳武,同時也是水象商貿(廈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水象商貿(廈門)有限公司則運營著另一款名為“水象優品”的分期電商APP。這種一手場景、一手現金貸的玩法,倒是為其開拓消費場景省下不少力氣。

  另外,布丁小貸屬於杭州行健金融服務外包有限公司旗下,其股東之一就是阿里巴巴首席執行官、淘寶網總經理陸兆禧。麥芽貸則屬於江蘇中地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 “中地控股”)。中地控股實控人梁振邦,旗下關聯P2P平台為付融寶。2018年,付融寶產品逾期,平台公告承諾在兩年半內歸還本金。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詩強對獨角金融(微信公眾號:uni-fin)表示,部分現金貸平台違規收集用戶信息很可能為了讀取用戶通訊錄,用於貸後催收。

  也有業內人士認為,違規收集個人信息只是第一步,後續轉賣、使用行為,有可能會使得用戶輕則被騷擾,重則遭遇詐騙。

  此外,這些平台的一些放貸套路,也經常讓貸款用戶欲哭無淚。

  2

  砍頭息、暴力催收成行業痛點

  21聚投訴顯示,砍頭息、暴利催收等違規現象,都與水象分期、布丁小貸等平台如影隨形。

  以水象分期為例,聚投訴上有關水象分期的投訴帖多達9600多條,絕大多數都指向水象分期暴力催收、收取砍頭息。

  不過,獨角金融(微信公號:uni-fin)發現,水象分期收取砍頭息的方式比較特別。張先生6月29日在聚投訴上發帖稱,他多次在水象分期借款,可平台每次會以優惠券的名義扣除700元,如今總額已超過3000元。

  截至7月5日,獨角金融在聚投訴上搜索“水象分期優惠券”發現,共有1594條相關投訴。大多數用戶投訴稱,向水象分期方面要求把優惠券折現,可都石沉大海。經過梳理髮現,這些優惠券就是水象分期為其兄弟電商平台“水象優品”導流用的。不過,業內人士表示,現金貸平台向電商平台導流的效果很差,實際導流的用戶不足1%。

  水象分期存在的“超高利率”、“砍頭息”、“暴力催收”等問題在行業內並非個案。此次工信部點名批評的布丁小貸、九秒貸、麥芽貸等平台也存在這些問題。另外,聚投訴顯示,一些未被點名的平台,比如宜人貸等,也被投訴暴力催收、變相收取砍頭息等。

  3

  流量告急,現金貸“暴利”時代終結

  現金貸草莽時代,為了追求暴利,違規現象頻發。好在隨著監管收緊,行業日漸成熟,現金貸朝著越來越規範的方向發展。

  2017年12月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式下發《關於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首次對現金貸進行了界定,並強化了36%的政策紅線。2018年5月30日,監管部門發佈《關於提請對部分“現金貸”平台加強監管的函》,對變相現金貸亂象進行了清理整頓。

  “714高炮”被2019年“3·15晚會”曝光之後,各地對違規現金貸的打擊力度進一步增強。比如,3月17日,上海警方發佈消息稱,近期偵破一起敲詐勒索案件,抓獲犯罪嫌疑人9名,涉案金額近百萬。另外,微信在“3·15晚會”之後,也重拳出擊,封停了1000多個放貸群。

  王詩強對獨角金融表示:“對於借款利率超過紅線的現金貸產品,如714高炮,已經很難從各大流量平台獲取流量,即使是偷偷摸摸的做,也會被借款人投訴,被媒體曝光,從而被監管部門處罰。此外,金融機構也不敢與這類平台在擔保、資金方面進行合作。因此,不合法的現金貸業務未來發展將舉步維艱,業務規模將大幅減少。”

  據移動互聯網大數據監測平台Trustdata發佈的數據顯示,2019年3月主流網絡借貸應用MAU(月活躍用戶量)出現不同程度的負增長,其中拍拍貸、你我貸借款、用錢寶的MAU約負增長20%-40%不等,宜人貸借款MAU負增長約60%。

  “但是,我國長尾客戶的金融服務依然有限。因此,714高炮類的產品依然會長期存在。”王詩強補充道。

  西南財經大學普惠金融與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陳文則稱:“野路子的現金貸不會消失,完全遊離在監管之外的現金貸機構會繼續存在,後續需要從導流方面切入進行規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