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年丨《冬日戀歌》:還記得那股洶湧澎湃的韓流嗎?
2019年07月07日09:07

原標題:想當年丨《冬日戀歌》:還記得那股洶湧澎湃的韓流嗎?

編者按:這裏是一個懷舊劇場。

從上世紀九十年代末起,韓國的流行歌曲、影視作品席捲而來,風靡全國。當時,中國媒體形象地將這一現象命名為“韓流”。其實,這個特有名詞里也包含著不少貶義。不少人將其視為韓國的文化入侵,“抵製”之聲不絕於耳。而要論“罪魁禍首”,絕少不了這部《冬日戀歌》。

裴勇俊,一個不一樣的師奶殺手

說起2002年播出的《冬日戀歌》,除了唯美至極的雪景外,最令觀眾印象深刻的無疑是男主角的扮演者裴勇俊。和如今粉絲各有心頭好的局面不同,當年的他,幾乎實現了通殺。“師奶殺手”的稱號,絕非浪得虛名。

裴勇俊在亞洲到底有多紅?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夫人安倍昭惠是一個標準的韓劇迷。有媒體報導,她最喜歡的韓劇是《冬日戀歌》,也是男主角裴勇俊的骨灰粉。日劇《求婚大作戰》(2007)就曾描繪過裴勇俊當年在日本的受歡迎程度。在日劇《正義的夥伴》(2008)中,每當主人公幻想愛情時,就會響起《冬日戀歌》的配樂。泰國電影《你好陌生人》(2010)里,女主角跑著去和裴勇俊的雕像合照。毫不誇張地說,當年,裴勇俊一人就在整個亞洲地區帶來了配戴眼鏡、圍巾系法、男士染髮、韓國旅遊風潮。

平心而論,裴勇俊不算傳統意義上的“花樣美男”。關於他的顏值高低,純屬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問題。但他自有獨特的味道,歸結起來,那就是成熟、溫暖、深情。和如今的小鮮肉不同,裴勇俊飾演的李民亨可不是什麼“霸道總裁”,也不是什麼“富家少爺”,裴勇俊的表演方式讓觀眾感到更親切、更舒適。從圍巾配眼鏡的造型到淡淡的微笑(絕非狂拽酷炫式的邪魅笑容),他總能給人留下可依靠、可信賴的形象。

裴勇俊深情起來,更是要了女觀眾的命。愛情偶像劇的一般套路是各位角色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以及造成的多角戀局面,總之,越是剪不斷理還亂越好。場面越混亂,戲劇張力也就越大。可《冬日戀歌》是不走尋常路的,裴勇俊也好,崔智友也罷,他們的心中都只有對方,且忠貞不渝。偶像劇中常見的搖擺和糾結,在本劇中並不存在。男主角不喜歡女二,就斷然與其分手,絕不拖泥帶水。他走出的每一步,都是為女主著想。

還記得劇中的那條北極星項鏈嗎?裴勇俊飾演的男主角拿著它深情款款地對女主角表白,“其他星星都換了方位,北極星依然會在原地,當別人不瞭解你,不原諒你,甚至離開你,只要我守在原地,你就不會迷路”。聽聞此言,配上裴勇俊含情脈脈的雙眼,那時的女觀眾們哪裡頂得住啊。本劇結尾,男主信守諾言,終於為心愛的人建造了房子,並且默默守候。試問,普天之下,又有誰不希望得到這樣一個溫暖的家?

回想起來,同時期的大熱偶像劇《流星花園》里,言承旭扮演的道明寺還是一個叛逆、幼稚的大男孩。如此看來,裴勇俊能俘獲更廣闊年齡段的女粉絲的芳心,也就不足為奇了。

《冬日戀歌》主角崔智友和裴勇俊

韓劇三件寶的起源

凡是韓劇粉,不會不知道韓劇“三件寶”:絕症、車禍、失憶。還真別說,《冬日戀歌》把它們給湊齊了。

開場不過幾集工夫,男主角薑俊尚就遭遇了車禍,讓惟珍誤以為他已經死去,直接造成兩人的第一次分離。更悲慘的是,這位倒霉的男主失憶了。這是狗血反轉之一。不過,要不是這樣,兩人多年後相遇也就沒有那麼多百轉千回、柔腸寸斷的故事可以講了。

正當事情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眼看著有情人即將終成眷屬,俊尚的腦袋里又發現了靜脈血腫,眼睛失了明。為了不拖累惟珍,俊尚決心放手讓她去留學,而自己趁還看得見的時候完成未竟的夢想——畫出惟診理想中的房屋草圖。這是狗血反轉之二。

當然,最狗血的反轉還在三件寶之外,那就是男主的身世。薑俊尚先是誤以為自己和惟珍是兄妹,險些徹底斷送了愛情,也讓電視機前的觀眾陷入絕望。弄了半天,他終於發現自己和男二兼情敵相奕是兄弟。說真的,這幾位主角的父輩的情感糾葛也足夠拍成另一部韓劇。總而言之,一部《冬日戀歌》幾乎湊齊了我們能想到的所有狗血元素,如今回想起來真是感慨萬千。

可那時,大多數觀眾並沒有因為上述頗為誇張的設定而棄劇,相反,大家仍然看得津津有味。這又是為何?大概還是因為男女主角之間的情感太過真摯、動人了。直到今天,裴勇俊和崔智友仍是最登對的韓劇螢幕情侶。似乎除了不可預測的外在因素外,沒有什麼能夠阻擋這對苦命鴛鴦,這也讓編劇苦思冥想出的各種梗總算有了用武之地。

最關鍵的一點是,誰也沒想到,這些狗血設定會在今後成為韓劇的常規操作。所謂物極必反,用得太多、太濫,自然會讓觀眾反感,但這或許並不是韓劇三件寶的錯。

韓劇文化的衝擊與衰落

1993年的《嫉妒》大概是曆史上第一部出現在中國螢幕上的韓劇,但並沒有引起很大反響。1997年的《愛情是什麼》在央視播出,也曾給一代中國觀眾留下深刻印象。之後《星夢奇緣》《藍色生死戀》《天國的階梯》《浪漫滿屋》《大長今》等劇紛至遝來,和《冬日戀歌》一樣,它們都成為了一代經典。

韓劇為何能一度受到熱捧,甚至成為一種文化現象?要知道,論唯美、苦情,咱們的瓊瑤阿姨也是不遑多讓。可韓劇的成功,還是第一次讓國人見識到了電視劇工業流水線的強大和嚴謹。1998年,韓國文化觀光部特別下設文化產業局,專門對本國的電視電影等文化產業進行專項管理和扶持,為韓劇產業化發展鋪平了道路。2012年5月底,韓國進出口銀行海外經濟研究所發表的“韓流出口影響分析與金融支援方案”表明,韓國文化產業出口每增加100美元,就能使韓國商品出口增加412美元。可見,韓國曾經當真把製作韓劇當做一項文化輸出的大事業。

而作為韓劇曾經的輸出對象,中國觀眾對其產生的好感也不是毫無由來。正如《冬日戀歌》所展示的那樣,韓劇中既有符合東亞文化和審美觀的愛情,又有當時國產電視劇所不具備的時尚元素。裴勇俊和崔智友的造型和服飾,一度成為年輕人模仿的對象。樸龍河演唱的主題曲總能在恰當的時刻響起,還被張信哲翻唱。更不用說,《冬日戀歌》竭力展現了韓國城市美好、繁華的一面。上述要素疊加在一起,為中國觀眾,尤其是都市男女營造了一個美輪美奐的夢境。

但只要是夢,終歸是會醒的。隨著中國觀眾的眼界越來越開闊,選擇越來越多樣,韓劇的熱度在不知不覺間消退了。這或許也與韓劇自身所具有的缺陷不無關係。事實上,除了常常被人吐槽的三件寶之外,韓劇本身拖遝、囉嗦的毛病也一直為人所詬病。《冬日戀歌》26集的篇幅並不算長,但仍有不少段落讓人感到昏昏欲睡。在最後幾集中,光是崔智友淚眼朦朧的大特寫就反復出現N次,縱然觀眾懂得憐香惜玉,也難免產生審美疲勞。

2010年6月30日清晨,《冬日戀歌》的男二號樸龍河被母親發現在自己的房間內自殺身亡,年僅33歲。他的逝去,似乎也標誌著那股曾經席捲中國的韓流,已經一去不複返。而男一號裴勇俊,也意識到花無百日紅的道理,逐漸淡出影壇,轉型為製作人和上市公司老闆。如今中國粉絲們喜愛的“都教授”金秀賢,就是由他一手栽培。《冬日戀歌》,也漸漸被埋藏在了中國觀眾的記憶深處。

現在的韓劇,也基本拋棄了單純苦情的路線,題材更為寬泛。既有像《來自星星的你》《太陽的後裔》《鬼怪》這類浪漫愛情作品,也有講述尋常百姓生活的“請回答”系列,反映權力鬥爭的《秘密森林》,刻畫警察日常生活的《Live》,黑色喜劇《天空之城》,都是近年來韓劇中的佳作。“喪”“暗黑”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成為了韓劇的新標籤。回過頭來看,當年的《冬日戀歌》們果真是有些“很傻很天真”。

但就像每個人的青春時代一樣,《冬日戀歌》里的那份純、那份真,可能才是最值得懷戀和銘記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