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拆運動業務IPO 昔日“鞋王”百麗欲重返港股
2019年07月06日04:45

  分拆運動業務IPO 昔日“鞋王”百麗欲重返港股

  吳容

  流傳已久的百麗分拆上市一事,最近有了新的進展。

  6月27日晚間,百麗旗下運動品牌代理業務滔搏國際正式向港交所提交招股申請,擬在香港主板上市。上市十年後業績不斷走下坡路的百麗,在2017年選擇退市,但僅時隔不到兩年,百麗便推動子公司滔搏國際再次上市。滔搏國際在國內共有8300多家直營門店,運營品牌包括Nike、adidas等。相關報告顯示,滔搏國際佔據15.9%的市場份額,是國內最大的運動鞋服零售商。

  憑藉近年中國市場健康風潮的紅利,在百麗集團內部,該運動業務營收已經超過傳統鞋履,不過,受製於代理業務的品牌控製權較弱、對品牌依賴較大以及競爭對手等問題,滔搏國際並非沒有挑戰和風險。

  《中國經營報》記者就分拆上市等問題向百麗國際、滔搏國際分別發去採訪函,但截至發稿仍未收到答覆。

  再謀資本化?

  招股書顯示,百麗國際是滔搏國際的控股股東,且滔搏國際自2006年起一直作為百麗國際的一項獨立業務在運營,代理品牌包括耐克、阿迪達斯、彪馬、匡威、範斯等。截至2019年2月28日,滔搏國際有8343家直營門店,其中98.8%為單一品牌門店,目前主要通過“Topsports”和“Foss”經營多品牌門店。2018年,百麗鞋類事業部總裁兼新業務事業部總裁盛放表示,集團運動業務在過去一年利潤和銷售預計超過了20%以上的增長。

  2017年4月,百麗國際以總價453億港元完成港股私有化退市,從那之後,百麗動向“隱秘”,除了在“新零售”上的一些佈局之外,便是在2018年(即百麗私有化後不足一年)有消息傳出,集團擬分拆運動服飾業務上市。

  曾從事服裝及時尚品牌諮詢工作的Harry(化名)表示,“當時消息傳出時,業內便有不少討論,包括推斷百麗早已有意私有化後再重組上市,運動服飾業務其實早已上軌道,而百麗未在除牌前進行分拆等,是為了釋放業務價值。此外,不排除百麗國際利用這個業績較為樂觀的運動產品板塊再謀資本化。”

  實際上,記者留意到,近年來選擇拆分業務的方式,以尋求新發展的鞋服企業並不止百麗。Gap今年初稱,將分拆為兩家獨立的上市公司,一家是Old Navy,另一家是尚未命名的公司。此外,杉杉股份也是在退市後拆分服裝業務,服裝經營業務將完全由H股上市公司經營。

  Harry表示,“這些公司對自身業務的整合主要是將業績還有希望的品牌分離出來單獨運營,拆分上市進行資本版圖的再次擴張;而表現並不好的業務被剔除,也有助於主業務的聚焦道路,增加品牌深入挖掘的機會。實際上,對公司來說,利益更大化是最根本的原因。”

  在資深零售行業分析師唐小唐看來,拆分運動業務IPO為意料之中。“兩塊業務的發展趨勢本來就是不同的,百麗傳統的女鞋業務在變差,但運動業務的發展還是有想像空間的。”

  從財報便能看出這項業務的貢獻,記者梳理髮現,從2011財年到2014財年,百麗的運動服飾業務的銷售增幅從13.5%發展至17.2%。2015財年,百麗淨利潤雖然同比下滑,但在運動服飾業務的幫助下,百麗總體收入同比微增了2%。在2012年,百麗的鞋類業務和運動服飾類業務的銷售規模比例是64∶36,來到2016財年,運動服飾類業務的收入反倒成為鞋類業務的1.2倍,佔據整體營收的半壁江山。

  “國外品牌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進入國內,主要是發展代理,後繼進入的快時尚品牌以自營居多,運動品牌還是主要發展代理。國際品牌商採取的是同一市場授權多個渠道,讓渠道之間相互競爭,從而提高進貨量。在運動品牌的代理上,百麗和寶勝兩家最大,且百麗和寶勝都在整合其他代理商,謀求更大市場份額。”服裝行業人士馬崗對記者說。

  記者留意到,百麗在運動方面佈局由來已久。2001年,百麗體育事業部成立,最初百麗以“滔搏體育”來經營代理運動品牌,在其上市前就已經開設了1000多家體育專賣店和近50家專業運動城。2006年,它成為耐克和阿迪達斯在中國最大的經銷商之一。

  隨後,百麗通過併購的方式擴張。2011年,百麗將深圳領跑體育用品有限公司收入麾下。2012年,百麗再度出手,收購Nike、adidas代理商Big Step。Big Step旗下擁有600家門店,而深圳領跑是華南地區最大的運動品牌代理企業,這使得百麗在體育渠道的佈局趨於完善。

  風險猶存

  據歐睿最新報告,2018年中國運動服飾市場的價值為400億美元,預計在2023年增長至580億美元,市場前景向好。2017~2019財年,滔搏國際收入分別為216.903億元、265.499億元和325.644億元,過去兩年增幅分別為22.4%和22.7%;淨利潤分別為15.378億元、18.101億元和22.365億元,意味著過去兩年增幅分別為17.7%和23.6%。憑藉近年中國市場健康風潮的紅利,在百麗集團內部運動業務營收已經超過傳統鞋履。

  但從門店的穩定性來看,滔搏國際存在不足。招股書顯示,滔搏國際2017年關店數超過新開門店數量的一半,為817家;2018年關店數量增加了125家,新開店淨增長僅76家。截至2019年2月28日,新設門店1415家,關店數量竟達到1374家,與新開門店數量幾乎持平。滔搏國際也在招股書中表示,直營門店網絡是提升業績的關鍵,也是最大競爭優勢之一。

  從合作品牌來看,滔搏國際對耐克和阿迪達斯這兩大主力品牌的銷售收入有著極大依賴。截至2017年、2018年及2019年2月28日止年度,主力品牌貨品銷售分別占銷售貨品收入總額的90.0%、89.4%和87.4%。滔搏國際同樣也已經成為耐克和阿迪達斯最主要的戰略合作夥伴,與前者和後者的合作時間分別達到20年和15年。

  滔搏國際也在招股書中表示,依靠少數幾家品牌合作夥伴提供銷售產品,一旦未能與其保持良好關係或未能續簽零售協議,則對公司盈利能力和業務前景造成重大不利影響。“耐克、阿迪達斯等頂尖運動品牌在銷售渠道上並不會選擇單一的加盟商或代理商,滔搏國際太過依賴一線品牌會有經營風險,需要長期和品牌、供應商做好維護工作,維護好關係。”奢侈品以及時尚品牌諮詢顧問張培英說。

  招股書顯示,截至2018年2月底的2018財年,儘管滔搏國際的淨利潤雙位數增長,但是毛利率出現了略微的收縮,2017~2019財年,滔搏國際毛利率分別為43.2%、41.6%和41.8%。對此,Harry表示,“受製於代理業務的品牌控製權較弱,此前業內有過擔心,由於低毛利和規模化等問題,滔搏國際單純的運動業務恐怕難以在香港市場獲得高估值的可能。”

  此外,中國運動市場上,滔搏國際並非沒有競爭對手。馬崗對記者表示,“從收入來看,滔搏國際收入不如耐克;從淨利潤來看,安踏2018年淨利潤為41.03億元,高於滔搏國際;此外,還面臨來自同樣作為運動代理商的寶勝國際的壓力。”記者留意到,寶勝國際過去三年收入分別為162.364億元、188.333億元和226.774億元,增幅分別為12.2%、16.0%和20.4%。

  不過,為了吸引潛在消費者,滔搏國際近幾年也進行了多方面佈局。它也在嚐試通過新的服務來滿足消費者不斷變化的興趣愛好。比如,為了迎合國內迅速增長的電子競技市場,滔搏國際在2017年建立了滔搏電子競技俱樂部;同時,加快數字化轉型,並吸引更多的用戶群體等。此外,滔搏國際在招股書也提到,未來也將從多方面進行優化,包括拓展並持續升級門店網絡、深化與合作夥伴的合作以及進一步豐富消費者為核心的平台供應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