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大哥變 “精緻”了,但《掃毒2》還是老腔老調
2019年07月06日21:14

原標題:​江湖大哥變 “精緻”了,但《掃毒2》還是老腔老調

  今年的暑期檔風雲變幻,經曆了好幾部電影的檔期調整後,原本並不是絕對主力的華語片《掃毒2》成了大眾關注的焦點。作為之前大獲好評的《掃毒》系列的第二部,陣容超過前作,除了古天樂繼續參演外,劉德華、苗僑偉、鄭則仕等天王級老戲骨紛紛加盟,連客串的角色都是林家棟這種影帝級別的演員,讓人不得不報以很大期望。

  事實並沒有給人太多驚喜,但至少沒有讓影迷失望太多,《掃毒2》是一部整體及格的港片,該有的元素都有,該有的尺度也沒有被裁剪。但儘管如此,它依然只是及格而已。不知道是不是港片的格局已經走到盡頭,又或者說香港本土的故事已經被拍得再也找不出新意,這些年港片越來越難有拿得出手的作品了。從2002年巔峰《無間道》系列之後,港片整體上就進入了衰落期,雖然還有杜琪峰的黑幫槍戰系列和爾冬升的《門徒》《新宿事件》等片點綴其中,但整體上缺乏新意的事實是無法掩蓋的。2010年前後,隨著香港影人大規模到內地發展,香港電影逐漸凋零,偶爾出現《寒戰》這樣的經典回閃外,基本看得出港片一直處於瘋狂掙紮求生的狀態,連最拿手的功夫片也只剩下一個葉師父孤軍作戰,而《追龍》的成功更像是迴光返照一樣,告訴大家港片那個輝煌的時代一去不返了。

  《掃毒2》的格局其實和第一部一樣,都是以香港為主,東南亞其中一地為次的雙線搭配,儘量放大地域格局。第一部是泰國,第二部則是菲律賓,但第二部的海外內容卻很少,不像第一部泰國戲份那樣讓人記憶猶新。不過在槍火場面和追車場面上,《掃毒2》的處理一點不輸第一部,很多時候甚至還成了承接劇情節奏的重要手段。似乎從《寒戰》開始,香港電影找到了一個新的突破口,那就是精緻的西裝、雪茄、威士忌以及高檔寫字樓的那種精英生活基調,力圖打造一個不再是市井的香港。就算是江湖大哥,品位也比之前高了很多,邊爐不再打了,大排檔不再吃了,改成了西裝革履地抽雪茄喝洋酒。《掃毒2》走的就是這個基調,哪怕是鄭則仕扮演的老大執行家法,以及死後的葬禮,都拍得很精緻。哪怕葬禮上有白色的孝獅搭配,但就是少了當年那種煙火氣、江湖氣,大佬已經變成了企業家時代,狠不起來了。

  華仔的演技一直都在線,古天樂基本上不管哪部戲,只要一演毒販就是那個味兒,看不出哪裡不對,而苗僑偉的警察反而沒有出彩的地方。而故事也談不上有什麼新意,也就是傳統的港片套路,以販毒與掃毒的衝突為主。有意思的是菲律賓那段,劉德華扮演的餘則天目睹菲律賓觸目驚心的毒品氾濫後,看到了電視上菲律賓總統的發言,要不惜一切代價掃毒,以此來喻示現實生活中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鐵腕掃毒手段,那種甚至無視法律程序直接擊殺毒販的做法,頗有以毒攻毒的意思。但不得不說,老杜的方法確實把菲律賓多年的販毒給壓下去了,當年泰國的他信也是用類似的方法才把積弊已久的泰國毒品問題給解決掉。餘則天顯然受到了這個觀點的影響,也看到了這樣的成效,所以回到香港選擇用自己所有的財力來辦這件事。以毒攻毒,和毒販不講法製,直接擊殺,但最終自己也被這樣的方法反噬。

  《掃毒2》的劇情沒能跳脫出港片近年來的惡性循環,雖然在地鐵追車等場面上有所創新,但光靠動作,是挽救不了整個戲的。前幾年同樣是劉德華主演的《風暴》場面更加火爆,但基本上也屬於看了就忘的片子,反而不如同樣是邱禮濤導演穩紮穩打的《拆彈專家》,最終還是要回到故事本身上來。這是目前香港影人最該思考的問題,不要光靠著老戲骨的演技來苦苦支撐故事,希望香港電影早日破局,找到新的突破口。

  □楊添(影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李世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