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詭筆記|中國古代,最有名的“巨型蜘蛛”產自哪裡?
2019年07月06日16:26

原標題:敘詭筆記|中國古代,最有名的“巨型蜘蛛”產自哪裡?

電影《蜘蛛俠·英雄遠征》海報

電影《蜘蛛俠·英雄遠征》正在熱映。筆者對美式超級英雄的電影向不感冒,但人家能征服全球觀眾,自然有不凡之處,這裏無需詳述,只是給“敘詭筆記”尋個題目,聊聊明清兩代筆記中的蜘蛛。

以今人之見解,蜘蛛相貌醜陋,行為叵測,大概在古人眼中也是可憎可惡之物。其實不然。比如眾所周知的“五毒”,乃蜈蚣、毒蛇、蠍子、壁虎和蟾蜍,蜘蛛卻未列其中,非但如此,蜘蛛在古代筆記中的面目,實在是複雜極了。

一、妖怪:毀人貞操遭雷劈

蜘蛛的長相,委實有些異形,這導致一向以自身為審美標準的人類,對其不可能不產生“怪物”的印象。也正因此,古代筆記中的蜘蛛,第一面目乃是妖怪。

《翼駉稗編》

清代學者湯用中在《翼駉稗編》中寫浙江慶元縣事。慶元地處山區,“縣署建於山陰,終年罕見日影”。當地的生活習慣也是天一擦黑就熄燈,家家緊鎖房門,“否則毒蟲猛獸見火光即來噉人”。有一天晚上,因為一樁緊急公事,縣令孫某秉燭治文書,直到淩晨才完結,想要回臥室睡覺時,竟發現門怎麼都推不開。從門縫裡往外一看,原來是一隻“徑可尺餘”的巨大蜘蛛在門上結了一張“絲粗如繩”的網。孫縣令嚇得魂飛魄散,趕緊喊人來救。“列炬焚之”,那巨蛛才避去。

從古代筆記中可見,浙江似乎“盛產”巨蛛。《清稗類鈔》記蘆江事,當地金吾廟旁邊有一棵樟樹,參天蔥蘢,圍可丈餘,有三四百年的樹齡。樹根下有一鬥大的穴,名喚“蜘蛛窩”,相傳乾隆年間,“是處有大蜘蛛,殆三寸許,織網徑一二丈,大者據其中,小者周緣往來,有數百”,思之令人不寒而慄。還有寧波,亦有大蜘蛛的記錄,事見王椷《秋燈叢話》:當地有個姓王的,家中有粟一囤,忽然來了一隻碗大的巨蛛,布網其上,從此每天晚上粟米都會在原來的基礎上溢出很多,日驗不爽。眼見這隻蜘蛛把自己的糧倉變成了聚寶盆,王某樂不可支,有親友勸他說:“自古巨蛛易遭雷擊,你就不怕惹禍上身嗎?還是趕緊將它驅走吧!”王某一聽心裡也犯嘀咕,便將蜘蛛擒住,放到野外,誰知當晚那隻巨蛛又回轉家中糧倉,繼續織它的網,而粟米也繼續源源不斷地溢出。王某也便由它“住下”,從此家道日豐,直到有一天早晨,蜘蛛忽然不辭而別,而家業也慢慢由盛轉衰了。

王某親友所勸之言,並非沒有道理。古代筆記中,包括“五毒”在內的各種蟲子,一旦成了精怪,為害人間,等待著它們的往往是遭雷劈。就說蜘蛛吧,李慶辰著《醉茶誌怪》中寫湯陰一女,晚坐庭中,見一火球從房簷上墜落,輾轉不見,旋有一美少年立於庭中,面如脂玉,神采俊逸,向著女子調笑。女子遂與這美少年私合。兩個人這樣幽會了很長時間,秘不告人。一天晚上,少年對女子說:“我與卿交好,沒想到竟然犯了天條,實不相瞞,我乃一蜘蛛精,明天中午會有暴雨雷電,有一大蜘蛛伏在你的窗上,那就是我,如果不忘舊好,務必準備溺器,打雷時拋向天空,可以救我一命,免遭劫難。”言畢而去。女子有些害怕,就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母親。母親深恨蜘蛛精奪去女兒貞操,便將家中的尿盆馬桶什麼的都藏了起來。第二天中午,“雷雨大作,果有蜘蛛如盤,從空墮伏窗欞上,癡若木雞,不敢少動”。女子趕緊找溺器,找了半天都找不到,這時天空一個霹靂,將那蜘蛛劈死,天亦頓晴。

二、老翁:獨鬥六龍不曾輸

浙江雖然“盛產”巨蛛,但在中國古代,最有名的巨型蜘蛛卻非“海州巨蛛”莫屬。

古代海州即今江蘇省連雲港一帶,此地依山傍海,風景秀麗,因此成為不少古代神話傳說的“取景地”,比如《西遊記》中,許多仙山福境都可以在此找到“原型”或“出處”。海州自古相傳有四怪,許奉恩於《里乘》中記:“一鱧一蜘蛛一蜈蚣一螞蟻也。”鱧即穿山甲,海州的這隻“丈有半”,蜈蚣亦長丈許,有翅膀,能飛,螞蟻不僅大,而且臀堅似鐵,刀槍不入。“四者之中蜘蛛尤為靈異,其大如箕,絲粗如小兒臂。”

《耳食錄》

“四怪常幻人形,出遊市廛,不為人禍。”其中又屬巨蛛最喜歡在人間廝混。它“每出則化形老者,白髯垂胸,道氣盎然,最喜與小兒戲”。老翁經常買一些梨棗餅餌,分給陪他一起玩兒的小朋友們,時間一長,大家也都知道他的來曆,喚他做“朱道人”。樂鈞在《耳食錄》中記載,此巨蛛的準確居住地址在海州城外的馬耳山上,“亦往來雲台、伊蘆、大伊諸山”。它常常遊於海中,戲弄船舶,或離水升空,然後往海里砸,“而舶中器具,略不搖撼,人亦習之,不為駭異”。有個姓吳的外地人來海州辦事,夜路中見樹林里“黝黑一障,而光爍可鑒”,他很好奇,想走近一些觀看,突然逼來一陣風沙,急忙伏地,乃聞驟風怒雹,浮身而過,頓感一陣恍惚。須臾風定,起身之後,樹林中的光芒已經消失了,而他自己的臉竟變成了藍色,洗之方去。當地人告訴他:“你這是遇上了巨蛛啊。”

這隻巨蛛有一個非常奇特的“興趣愛好”,那就是跟龍打架,“吐絲縛龍,膠不可解,必火龍來焚其絲乃已”。在《里乘》、《清稗類鈔》和梁紹壬著《兩般秋雨盦隨筆》中,都留下了“龍蛛鬥”的記錄。

《兩般秋雨盦隨筆》

其中《兩般秋雨盦隨筆》記得簡單:“龍擊之,雷雨既作,蛛吐絲網,龍窘不得出,格鬥凡數十,須臾而瀕海皆水矣。始有火龍者二,焚網出龍,蜘蛛遁不知所往。”《里乘》記載得詳細,甚至有這場大戰發生的具體時間:道光八年的五月十四日。當天暴雨如注,雷電交加,狂風尤厲,連大樹都連根拔起。海邊的居民“見大蛛起懸空中,五龍環繞”,巨蛛縮足防守,等龍張牙舞爪地逼近前時,突然將足踢出,龍即四散。“蛛又縮足,龍又來,又如前怒伸,卒不能近其身。”等到那五條龍精疲力竭之時,巨蛛突然吐絲縛住龍爪,龍爪被膠住,不能打開。正在五條龍一籌莫展之際,突然外援來了,乃是一條火龍,燒斷了蜘蛛絲,“爪乃不為所縛”。鬥了半天,不分勝負,巨蛛重新入得海去,而龍也悻悻而歸。翌日,有人撿到了被火龍燒斷的蜘蛛絲,“粗於臂,或盈丈,或盈尺,兩健兒持兩端而力挽之,竟不能斷”。

發生“龍蛛鬥”的原因,上述筆記中沒有言明,畢竟巨蛛平時只喜歡在海中嬉戲,從不禍害百姓,偶爾還扮成個老爺爺跟小朋友排排坐分果果,怎麼看都不是壞人。《兩般秋雨盦隨筆》隱隱約約提了一句,說它“能噓氣為黑風,居民每望見風起如黑煙蓬蓬,則皆嚴閉戶牖,風過乃已”,並無大害。所以,似乎是那些龍沒事找事,而且五條水龍加一條火龍,只跟巨蛛打了個平手,戰績欠佳,頗失顏面——由此見得,百姓對不禍害他們的怪物,亦有見諒,甚至心存偏向。

三、神探:繞絲三匝破疑案

蜘蛛的第三種面目,就是“斷獄高手”。在過去的一則敘詭筆記中,筆者曾引用過明代筆記《湧幢小品》中的故事:西安府太守才寬上任不久,有個旅客在旅店裡丟失了金子,到官府告狀,才寬仰頭看見一隻鷹飛過府衙的上空,又見公案上爬過一隻蜘蛛,便對那旅客說:“你所住的那家旅店裡必定有一個名叫朱英(蛛鷹)的人,他就是盜賊!”然後派衙役們去旅店,果然找到了那個朱英,搜出了那一錠黃金。

《秋燈叢話》

筆者在幾次關於公案小說的講座中,都曾經通過這則筆記來說明中國古代斷案方式的荒謬。無獨有偶,在《秋燈叢話》中還有一則類似的故事。

乾隆初年,漢陽有一戶人家娶媳婦。洞房花燭夜,新郎突然鬧肚子,跑到後院的菜園里拉屎。一個盜賊翻牆過來,一刀結果了他的性命,然後將屍首拉到僻靜處,脫下其衣物換上,摸黑溜到房間里與新娘行其好事,半夜又將新娘子的首飾和珠寶席捲一空,逾垣而去。新娘子驚愕不已,不知道“丈夫”意欲何為。第二天一早,老公公發現兒子被殺,痛不欲生,問兒媳婦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媳婦哪裡說得清楚,支支吾吾。老公公懷疑兒媳婦跟別人私通,聯手殺死了自己的兒子,便去官府報官。

縣令雖然反複審問,新娘翻來覆去只是陳述那一晚的情狀,堅不認罪。而縣令亦覺得事有蹊蹺,便祈禱神靈給自己一些提示。片刻,“有蛛落冠纓,繞絲三匝”,縣令將它捉住扔掉,誰知那隻蜘蛛很快又爬上冠纓,仍繞如前。縣令若有所悟,便換了便裝,去鄉間微服私訪,到處問有沒有一個名叫“朱三”的人。一開始沒有找到,直到在一個酒肆里歇息時,酒家聽了他的問詢,說本地有個流氓無賴,名叫朱紅絲,在家中行三,所以人們也叫他“朱三”。朱三本來好吃懶做,生活貧瘠,不知最近撞了什麼大運,突然手頭有了錢,開了個旅店,生計頗豐。縣令找上門去,見朱紅絲正在旅店裡坐莊,聚眾賭博。賭來賭去,他輸紅了眼,拿出一支金釵押在賭桌上。縣令一看,與新娘子描述自己失蹤的首飾一模一樣,當即讓跟隨的手下將朱紅絲抓捕歸案,置之於法。

這類故事,在古代筆記中極多,多屬荒誕不經之言。蜘蛛就是蜘蛛,怎麼可能有提示兇犯的本領,倘若真能如此,那麼再出懸案疑案難解之案,刑警就跑動物園里的節肢動物展館諮詢好了,其作用只在震懾潛在的罪犯,讓他們因為相信冥冥中還有另外一個“平行法庭”,不敢為非作歹。此類將蜘蛛或擢為大善,或貶為大惡的例子還有很多,前者如王士禛在《池北偶談》中寫京西慈惠寺,明萬曆中,少詹事黃平倩在寺中耽居,“一日方誦《金剛經》次,一蜘蛛緣案上,向佛而俯,驅之複來”,黃平倩問它:“你是來聽我唸佛經的嗎?”然後為誦終卷,蜘蛛聽完,蛻化而去,黃平倩遂立此塔;後者如曾衍東在《小豆棚》中所錄《討蜘蛛網檄》:“從未有凶暴貪噬如蜘蛛結網者……刻以相繩,疏而不漏,啄餘血食,竭被脂膏。居然萬目齊張,巧布漫夭之計;鹹思一網打盡,竟無餘地之留。為爾繭絲,到無辜而被逮;多方羅織,縱有翅而難飛。”讀來讀去,蜘蛛的面目竟愈益模糊,追根究底,還是人心不定,聚焦不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