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宮新展:走進古畫里的“動物園”,營造共學共玩情境
2019年07月06日10:07

原標題:台北故宮新展:走進古畫里的“動物園”,營造共學共玩情境

2019年7月5日起,想看動物的兒童除了去動物園外,還可以去台北故宮博物院參觀。

澎湃新聞獲悉,今年夏天,台北故宮博物院首度與台北市立動物園、新竹市立動物園、高雄壽山動物園及海洋生物博物館合作,聯手為小學童策劃“故宮動物園特展”, 將真實動物的照片、標本和古畫同台呈現。試圖以繪畫、標本等多角度呈現,讓觀眾彷彿置身於真實動物園,營造親子共學共玩的輕鬆學習情境。這一策劃也堪稱台北故宮博物院曆史上第一回。

據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給“澎湃新聞·古代藝術”(www.thepaper.cn)的資料,此次展覽兼具文化美學及生態教育意義,除了展出故宮所藏動物相關繪畫外,還同時展示借自三園一館的各式標本、獸皮和布偶,成為今夏不容錯過的親子出遊去處。

台北故宮博物院表示,“故宮動物園特展”是台北故宮展覽貼近民眾的一大突破,策展團隊首次從小學童的視角出發,選用簡易文字搭配童趣設計,並融入視覺、聽覺、觸覺及嗅覺等豐富的多感體驗,讓人彷彿置身於真實動物園,營造親子共學共玩的輕鬆學習情境。

展覽現場

開幕式現場的互動活動

展廳中,台北故宮博物院典藏《明人 內府騶虞圖》描繪一種罕見的白虎,據說它能預知吉凶禍福,騶虞現身被視為祥瑞吉事。清代劉九德的《畫狻猊》則描繪一頭體型壯碩的獅子,正行走於水流湍急的溪邊,模樣逗趣幽默,展現古代畫家對獅子的想像。

“澎湃新聞·古代藝術”瞭解到,在展陳設計上運用了最簡單的文字和最活潑的設計,一一秀出各種蟲、魚、鳥、獸,滿足觀眾在視覺、觸覺、聽覺和嗅覺上的不同感受。策展方將真實動物的照片將和古畫同台表演,讓孩子馬上就能分出圖畫和真實動物的差別。同時,展廳內也擺放著標本、獸皮和布偶,讓觀眾近距離觀察,親手觸摸動物的外表。此外,觀眾還可以聽到動物們的叫聲,想像它們在說些什麼,傳達什麼心情?甚至能聞一聞用大象和河馬糞便做成的再生紙。

展覽現場

據台北故宮博物院介紹,該展的策展理念除了輕鬆愉快的看展覽,同時也加入“文資保存”、“生態保育”與“動物福利”等議題,在觀眾們悠遊古畫之餘,也能在大小朋友心中埋下一顆愛護動物與重視文資保存的種子。

清 艾啟蒙 《風猩軸》

“故宮動物園特展” 於台北故宮北部院區正館210、212陳列室展出,分為“十二生肖”、“珍禽異獸”、“水族悠遊”三單元,展出各式各樣故宮珍藏的動物畫。

十二生肖

“十二生肖”是我國最普及的民俗文化,人們從出生開始的很多習俗都跟它們緊密相連。相傳玉帝為瞭解決人類不知道自己歲數的煩惱,特地舉辦“十二生肖”競賽,依照成績的先後順序來紀年。老鼠、貓和牛都是故事的主角,老鼠因為叫不醒貓咪,只好跟牛一起先出發,但在最後一刻,老鼠跳下牛背贏得優勝,卻也因此與貓變成死對頭。此展覽精選十二種生肖動物,加上活潑可愛的貓咪,形式有水墨畫,也有彩繪的,年代從古代一直延伸到近代。

宋人 《霖雨圖》

畫面中央,一條暗金四爪的龍,盤踞在烏雲密佈的空中,探頭望向左下角的海中蛟龍。四爪龍的軀幹強烈扭動著,龍身上細微的地方,還有好多白色硬毛,顯現出珍禽異獸的特色。

龍的形象具有多重含意,它不但代表了帝王和皇室,也是祥瑞的象徵。在古早的典籍里,龍曾經是水神的坐騎,後來又升格為掌控雨水與海水的神。《西遊記》里的龍王,就居住在深海龍宮,掌管著海中的一切。

清 金廷標 《眠犬》

金廷標(?-1767)是清朝的宮廷畫家,擅長畫人物、山水和花卉,深受皇乾隆帝賞識。這幅水墨眠犬,畫小狗蜷成一圈熟睡的模樣,可愛極了。透過濃淡有致的墨線,精準地勾畫出眠犬的耳朵、下巴和尾巴,就連細密的犬毛,都清晰可見。畫幅雖小巧,卻充分傳達出畫家的巧思。乾隆在畫上大力地讚揚他可與宋代著名的畫家李迪媲美。

民國 胡藻斌 《顧影自豪》

珍禽異獸

古時候的交通,不像今天這麼方便,生活在遙遠地方的動物,平常很難得見到,除了被當成珍貴生物,也經常跟傳說中的神奇動物聯想在一起。比如大家都認識的長頸鹿,六百多年前就被誤認是吉祥神獸-麒麟,日本與韓國的長頸鹿,一直到今天都還被稱作麒麟。古代畫家在畫這些稀有動物時,並不一定真的親眼看到過,通常都添加了自己的想像力,因此跟真正的動物差很大。

明人 《內府騶虞圖》

永樂二年(1404)秋天,相傳周王朱橚境內的神後山有騶虞出沒。於是朱橚便率領手下前往追捕,捕獲珍獸以後,呈獻給明成祖。這幅畫就是描繪神後山裡的騶虞。騶虞是一種罕見的白虎,據說它能夠預知吉凶禍福。騶虞現身,是一件祥瑞的吉事,可以像征在位者具備仁信的美德。

清 劉九德 《畫狻猊》

劉九德(約活動於17 世紀末),順天(今北平)人,擅長畫人物,尤其精於描繪仕女和肖像。狻猊其實就是古代的獅子。這張大畫里,一頭獅子正行走在水流很急的溪邊,壯碩的體型幾乎占滿了整個畫面,展現出雄壯威武的氣勢。畫獅子的線條非常工細,鬃毛幾乎是一絲一絲地勾畫,相較之下,背景就顯得豪放許多,充滿對比的效果。不過古代人畢竟很少看到獅子,所以添加了很多想像力,變成這種既古怪又幽默的模樣。

清 金廷標 《白描羅漢冊》

清 郎世寧 《畫交趾果然》

水族悠遊

古時候的人雖然沒有照相機和手機,但是他們會利用毛筆,把所看過的水中生物影像給記錄下來。有些畫逼真,也有些被誇張、變形,充滿了趣味感。

宋 劉鬆年 《海珍圖卷》

清人 《魚藻》 成扇

這兩柄《龍睛蝶尾》圓形團扇,分別畫了一黑、一紅兩條金魚,形象異常逼真。畫家利用水草與彩筆暈染,重現金魚在水中優遊的場景;搭配團扇形的外框,令人聯想到放大鏡的效果。畫家將金魚的動感,收納到靜態的扇面中,無論是欣賞或實用,都非常方便。扇上沒有畫家的簽名,但是扇柄繫著的黃色簽紙,有寫著是由馬駿和徐國祥進獻。二人生平不詳,據查為同治、光緒年間如意館的畫師,藝術風格也反映了清代宮廷審美傳統的延續。

清 華喦 《寫生冊(龜)》

展覽將展至9月25日。(本文圖片由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