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阿波羅任務的宇航員們都吃些什麼?
2019年07月05日07:56
阿波羅11號的宇航員們在起飛前會享用一頓含有牛排和雞蛋的早餐,這些都屬於低纖維食物,可以防止宇航員升空不久後就想上廁所
阿波羅11號的宇航員們在起飛前會享用一頓含有牛排和雞蛋的早餐,這些都屬於低纖維食物,可以防止宇航員升空不久後就想上廁所

  7月5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自1961年阿蘭·謝潑德(Alan Shepard)之後,每位NASA宇航員在發射前都會得到一頓豐盛的早餐。在阿波羅號任務中,所有起飛前的餐食都是從營養、熱量和低纖維幾個方面進行專門準備的。其中最後一點最為關鍵,低纖維的飲食可以防止宇航員升空不久後就想上廁所。

  170:宇航員早餐中牛排的克數

  早期阿波羅號任務還會限製升空前早晨中的咖啡攝入量,因為咖啡具有利尿作用。例如,謝潑德參加的水星號任務時長只有15分鍾,因此醫生們認為,他直到飛船濺落前都不需要排尿。但不幸的是,他們並未把倒計時的推遲考慮在內。

  “他們讓阿蘭·謝潑德坐在火箭里,卻沒為他提供上廁所的方法。”記者傑伊·巴布利(Jay Barbree)在美國全國廣播公司電視頻道上就此次任務發表了評論,“兩小時之後,他開始抱怨,並提出迫切要求,希望允許他尿在褲子裡。最終他得到了批準。”宇航員是“如釋重負”了,但各種醫療傳感器差點發瘋。

  參與阿波羅號任務的宇航員們會使用個人尿液收集設備(有點像安全套),該設備與一套處理系統相連,可以從飛船一側將這些人體廢物噴出去。

  而固體排泄物則要用到塑料袋。大多數宇航員都會儘量憋著。在阿波羅7號任務中,第一個忍不住的人是沃爾特·坎寧安(Walt Cunningham)。

阿波羅任務的食品都很營養,但不算美味
阿波羅任務的食品都很營養,但不算美味

  2800:每日消耗熱量

  第一個在太空中進食的人是約翰·格倫(John Glenn)。在為期五小時的飛行中,他吃了一管Apple泥,證明了人類可以在失重條件下吞嚥和消化食物。

  在上世紀60年代的“雙子座”任務中,每名宇航員每天攝入的熱量被定為2500卡路里,配給的食物為惠而浦家電公司生產的、塑料包裝的凍干食品。凍干處理法需要先將食物做熟,然後進行快速冷凍,再在真空艙內緩慢加熱,去除冷凍過程產生的冰晶。

  宇航員要用一隻噴嘴將水擠進去,讓食物重新吸收水分,再把這樣製成的膏狀物擠壓成一種粘稠的狀態。這些東西比水星任務中使用的、用管子裝的食物好吃些,裡頭還有牛肉和醬汁之類的東西,但擠進去的水是冷的,因此最終的成品也談不上美味可口。

  在1965年的第一次雙子座任務——雙子座3號中,約翰·楊(John Young)創造了一個小小的醜聞,也是他輝煌的宇航員生涯中的唯一汙點:他偷偷把一個鹹牛肉三明治帶到了飛船上。這本是件挺好玩的事情,卻對飛船造成了嚴重威脅,因為麵包屑可能會對飛船電路造成干擾。

  而在阿波羅任務中,宇航員們可以在艙室內做一些有限的鍛鍊,並且登月的過程很耗體力,因此NASA營養學家將熱量攝入提高到了2800。

  在阿波羅任務中,食物不僅更美味了,而且飛船燃料電池還能提供熱水。餐食也不一定要用吸管吸食了,其中有些甚至可以用勺子舀著吃。

由於飛船上無法使用爐子,只能往食物里加水、使之能夠食用
由於飛船上無法使用爐子,只能往食物里加水、使之能夠食用

  6:菠蘿蛋糕的袋數

  阿波羅號飛船的茶水間中塞滿了零食。除了6塊菠蘿蛋糕之外,還有一袋袋的布朗尼、巧克力蛋糕、以及水果味果凍。除了甜食之外,還有奶酪鹹餅乾和燒烤味牛肉乾。每名參與阿波羅任務的宇航員甚至還能分到15包口香糖,每包里含4條。

  阿波羅17號上的一頓飯通常以雞肉和米飯為主餐,配以奶油糖布丁和全麥餅乾。飲料則包括速溶咖啡、茶、巧克力飲料和檸檬汁。

  阿波羅15號之後的任務還會攜帶不那麼誘人的“營養食物條”,算是如今營養棒的前身。在進行月面行走時,這些食物條就被放在宇航員頭盔內部前方,旁邊還有一根用來喝水的吸管。這樣宇航員就能在長時間的月面行走過程中吃東西、喝水、或者喝水果味飲料了。

  雖然食品豐富多樣、攝入的熱量也有所增加,但幾乎每位宇航員都會減重。尼爾·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在阿波羅11號任務中減重4公斤,阿波羅13號指揮官吉姆·洛弗爾(Jim Lovell)更是減掉了6公斤,部分程度上是因為水定量配給、導致身體脫水。

  自阿波羅任務之後,太空食品的質量不斷改善。如今的宇航員們吃的東西和地球上相差無幾,只不過差了新鮮水果和蔬菜。這兩樣東西可是稀罕物,只有補給飛船造訪後才能吃到。

  0:宇航員喝掉的白蘭地

  1968年的聖誕節,阿波羅8號的宇航員們正在從月球返回地球的途中。這批宇航員的首領迪克·斯雷頓(Deke Slayton)送了他們一個特殊的驚喜“大禮包”。裡面有一整頓聖誕大餐,包括火雞、醬汁和蔓越莓醬,甚至不用往裡面擠水就可以直接吃。

  “那是一種我們從未體驗過的全新食品包裝方式。”任務指揮官弗蘭克·博爾曼(Frank Borman)表示,“我們在聖誕節那一天吃到了此次任務中最棒的一餐。能吃到火雞、醬汁等等,我真的很高興。”

  但斯雷頓準備的驚喜還不止這些,“他還偷偷帶了三杯白蘭地酒,”博爾曼說道,“但我們都沒喝。”

  “萬一什麼事出了差錯,就會被怪罪到這些白蘭地頭上,所以我們沒有喝,而是把它們帶回了家。”博爾曼表示,“我不知道我那一杯現在怎麼樣了,估計現在很值錢了吧。”

  在太空中飲酒不是沒有過先例,但只有俄羅斯宇航員在早期空間站上喝過少許。在如今的國際空間站上,喝酒是一種被明令禁止的行為。哪怕只有一點點酒,也會對空間站複雜的水回收系統造成破壞,因為該系統是依靠宇航員的汗液和尿液運作的。

據NASA計算,進行月面行走的宇航員每天需要攝入2800卡路里
據NASA計算,進行月面行走的宇航員每天需要攝入2800卡路里

  15:阿波羅11號宇航員食用的微波爐食品

  在人類從太空任務中獲得的諸多好處中,即食食品可能是最令人難以置信的一項。但如果沒有阿波羅任務,如今無數家庭使用的微波爐也許永遠不會被發明出來。

  沒錯,阿波羅任務為全球肥胖問題也貢獻了一臂之力。

  尼爾·阿姆斯特朗、巴茲·奧爾德林(Buzz Aldrin)和邁克爾·柯林斯(Michael Collins)從月球回來、被送上“大黃蜂號”航空母艦後,先在移動隔離設施中待了幾天,以防帶回了某些月球細菌。雖然這些設施中配備了舒適的椅子、雙層床、廁所和淋浴間,但做飯的空間有限。既然沒有地方安裝傳統的烤箱或烤爐,又要儘可能降低用火的危險,NASA需要一種創新性的解決方案。

  “這就是最初為阿波羅號設計的檯面式微波爐。”大黃蜂號航空母艦託管人鮑勃·費什(Bob Fish)介紹道,這台微波爐如今被保存在加州奧克蘭的一座博物館中。

  “當時NASA聯繫了發明巨型步入式微波爐的利頓工業公司,問他們能否縮小微波爐的體積,好把微波爐放進隔離設施中。”費什介紹道,“於是他們真的把微波爐縮小了。第一次試驗時,測試人員放了幾個雞蛋進去,然後按下啟動鍵。結果雞蛋立刻爆炸了,因為他們只縮小了微波爐的體積,沒有縮小功率。”

  克服了最初的困難後,這台微波爐發揮了巨大作用,讓宇航員們能夠一天三次加熱冷凍食品,其中包括熟透的早餐、牛肋排、甚至還有龍蝦。甜品則包括冰淇淋、核桃派、以及櫻桃脆皮餡餅。

  而這些宇航員通過飛機抵達休斯頓、被轉移到了探月回程實驗室後(此時仍處於隔離狀態),食物也上了一個檔次。他們總算能坐在鋪著雪白桌布的餐桌旁、享用新鮮出爐的美食了。(葉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