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暑勝地七里峪
2019年07月05日14:58

原標題:避暑勝地七里峪

  盛夏的日子裡,驕陽燒烤著大地,讓人心煩氣躁。所謂:赤日炎炎似火燒,身處蒸籠受煎熬。央視預警:今年北方多數城市氣溫或達40℃,找一個清涼的地方避暑成了許多人的心頭事。

  前幾天,朋友把我帶到了霍州市七里峪。七里峪,號稱“華北綠肺”,清涼宜人,夏季平均氣溫22℃,吸引了眾多的外來康養客戶。我慶幸自己找到了一個絕佳的避暑勝地。七里峪那濃濃的綠意,更點燃了我重返青春的夢想。我不禁文思泉湧,筆走龍蛇,寫下這篇拙文。

  走進七里峪,好處至少有四點:一吸氧,大量負氧離子蓄積一起,幾十倍於城市,只消輕輕一吸,如醇酒佳釀,便醉了;二開眼界,看林海洶湧,森林博大,綠之魅力;三聽文化故事,人物傳奇,史之餘韻;四寫生攝影,尋找靈感,感受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

  七里峪是一本書,書頁里滿是綠,層層疊疊的綠,高高低低的綠,大大小小的綠,遠遠近近的綠,深深淺淺的綠,肥肥瘦瘦的綠。每一頁都綠得肆意,綠得暖人,一翻開便明媚了整個的世界。七里峪的夏,是一個走不盡的綠季,就這樣真實地呈現在每位遊人的眼前。綠得豪邁,綠得清澈,綠得純粹,綠得天真。傾其所有,向遊人燃燒蓄積經年的力量。她迷人的面容,送您滿目綠色;她磅礴的氣勢,毫不吝嗇,贈您滿腹綠意。她用這群山綠色、醞釀許久的深情、幻化豐沛的綠意,向您綻放脈脈情深。

  七里峪不僅有漫山遍野的綠,還有藍,見過大同藍,那是碧空如洗的深藍,七里峪的藍是流藍,是不斷變化的藍,是流淌著雲和霧的藍。在季節的斑斕里,起伏的山巒變幻著迷人的色彩,或是黃花為她披上了盛裝,或是紅葉為她染滿了彩霞,四時景色各異,風光不同。

  順著盤山公路,蜿蜓而上。車在山中跑,在樹中行,幾乎可直達山端。快到山頂,便下了車,徒步攀爬,一步一步,一邊攀登,一邊傾聽霍州的曆史人物故事,一邊感受霍州厚重的文化曆史底蘊。七里峪不但擁有鬼斧神工的自然景觀,還有傳說,有曆史,有故事。

  馬刨泉、下馬窪、歇馬灘、秦王廟,這些地名紀唸著這裏曾有過的兩場驚天動地的戰爭,大唐開基之戰——霍邑之戰。站於此處,耳聽蕭蕭風聲,彷彿能聽到昔日唐王李世民士兵戰馬的獵獵雄風,感受到大唐帝國的赫赫戰功與英武神威。油鬆棵棵茁壯挺拔,微風過處。隨風起舞,宛若嬌健強壯的唐朝士兵穿越曆史風塵列隊迎賓。

  霍山不僅孕育了眾多曆史文化名人,也是一片紅色的土地,1928年,山西省委就在這裏召開過會議,在抗日戰爭時期,陳賡將軍的太嶽軍區指揮部就藏在這大山裡。這是一塊神奇、厚重的土地,承載著幾千年曆史的榮辱興衰。聽著導遊的解說,霍山神秘的面紗慢慢被揭開,我們無不震驚感慨。

  站於山頂,猶如站在巨人之肩,極目眺望之處,一幅壯麗山河之畫卷,展現眼底。山山披綠裝,溝溝流清水。青山、白雲、藍天,恍如一幅朦朧的水墨丹青。腳下,還有那遠處,再遠處,鬆濤陣陣,層林疊峰,山巒起伏,天樹相映,引得無數彩蝶小鳥炫舞飛翔。竟覓不到半點城市的影子,好一個世外桃源。天上雲卷雲舒,風兒飛過我的臉頰,她微微一笑,我就看到了那鬆濤起伏的恢宏氣韻,聽到了吟詩撫琴的韻律清音。隔著輕風,我聞到了她的清香。那香香的油鬆氣息,醉了花,醉了草,醉了我。

  從山頂往下走,仿若掀開一簾綠夢,無邊綠色便撲面而來,猝不及防,就被這熱情的綠色捆綁個結結實實。山中林茂風清,鳥鳴蟲吟,彩蝶歡舞。青山綠樹,藍天白雲,青得飽滿,綠得豐沛,白得純釋,藍得徹底。綠水青山,夕陽微照,置身於美景里,似乎忘卻了塵世間的一切煩惱,心靈也得到了棲息和淨化。

  站在七里峪那棵紅岩鬆旁,我彷彿聽到了大儒荀子吟詠著“歲不寒,無以知鬆柏;事不難,無以知君子”,向山下望去,村里房屋錯落、鱗次櫛比,雞鳴舍南北,犬吠村東西。

  在七里峪紅岩鬆腳下的窯洞里,我感受到山裡人如火的熱情。天色將晚的時候,帶著奔波的困頓,走入尋常百姓家,熱情的百姓會收抬好住宿的房間,搬出新嶄嶄的被縟,摘時令蔬菜,蒸紅薯,熬米粥,他們用自己散養的土雞、笨雞蛋,用自己種的玉米、小米,以及那來自山中綠油油的野菜來招待我們。在窯洞里,吃著山間健康、綠色的食品,喝下火的大葉茶,拉家常,彷彿久別重逢的親人。感受著山裡人熱情的餽贈,無不感動。這山間黝黑的、樸實的農民,只知道用自己最好的食物來款待遠方的客人,他們臉上真的笑容直觸我的心窩。

  七里峪,真是一個來了便不想走的地方。

劉新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