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毒2》:以暴製暴,是否可取
2019年07月05日17:03

原標題:《掃毒2》:以暴製暴,是否可取

海報

港片沒落,這個說法已經流行了好多年。所以,雖然集合了劉德華、古天樂、苗僑偉、林嘉欣等香港一線明星,但《掃毒2》在上映前卻沒有濺起多少水花。

可從介紹到預告片,《掃毒2》營造出的噱頭其實並不少。由劉德華飾演的餘順天,還有那麼一點“蝙蝠俠”的味道——表面上看是上流社會的富商,背地裡卻在用非法手段懲治毒販。如此帶感的設定,還是讓我在進入影院前充滿著期待。

不過,在大銀幕前坐定後,我才逐漸發現,原來《掃毒2》並不是一部簡簡單單的“爽”片。導演邱禮濤的野心,還真不小。雖然片名里帶有“天地對決”字樣。可劉德華與古天樂的雙雄對峙,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正邪對抗——前者不是正義的使者,後者也不是邪惡的化身。

為了讓人物動機顯得更合理,本片主創儘可能安排足夠豐富的情節,讓幾位主人公的人生“慘”一些,更“慘”一些。因為黑社會出身,餘順天被女朋友嫌棄,和妻子感情破裂。因為毒品,他的父親、兒子和妻子也先後喪生。難怪,餘順天成為富商後仍然嫉“毒”如仇。

只是,他的製裁手段從頭到尾不僅不合法,而且也不合情義。影片並沒有刻意迴避餘順天的黑社會背景。借黑客入侵警方服務器、煽動媒體、教唆殺人等行為與其說是在懲惡揚善,不如說是在發泄私憤。更不消說,有多少無辜的人被牽扯其中,莫名其妙丟了性命。至於在失去一切之後孤注一擲追殺由古天樂飾演的“地藏”,則更與正義毫無關係,只是一種報復行為罷了。

劇照,張國強和劉德華

古天樂飾演地藏

“地藏”老兄看上去狂拽酷炫,其實也夠冤枉的。當年被自己的好兄弟餘順天誤會,被幫派老大冤枉,倒霉地丟了手指。一氣之下,“地藏”一不做二不休,立誌要成為香港最大的毒品供應商。這還真是個“勵誌”故事。

但是,這個人物形象略顯單薄。導演既沒有花心思展現他和餘順天當年的感情有多好,也沒有費力氣表現他這些年來的心路曆程。結果就是,古仔在大銀幕上拚命展現自己的演技,但我們卻感覺不到“地藏”的靈魂所在。

劇照,苗僑偉

依我看,本片的核心人物既不是劉德華也不是古天樂,而是由苗僑偉飾演的林Sir。這位和餘順天一樣痛恨毒品的警官,是香港電影中常見的落魄正義衛士。雖然多年來勤勤懇懇,但他的力量在餘順天和“地藏”面前實在不值一提。正像其對餘順天所言,他只能在夜店捉捉小嘍囉,卻沒有本事逮到背後財大氣粗的大佬。

這正是邱禮濤隱藏在電影文本下的深刻問題——如果正義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那麼能否借助其他渠道打擊邪惡?換言之,用黑社會(餘順天)來製裁毒販(地藏),是否應該被允許?

在電影中,餘順天三番五次提出要和林sir合作,但後者始終沒有給出明確的答覆。一方面,這涉及到電影的價值導向問題。顯然,這樣的行為是不應該被鼓勵和放縱的。另一方面,這也顯示出導演本人的困惑。林Sir提醒餘順天,懲治罪犯要靠法治。但餘順天反問,我在用生命幫你執法,你還要我怎麼樣?林Sir的沉默以對,或許也代表著導演的態度。

在影片最終的大決戰中,餘順天與地藏生死相搏,林警官姍姍來遲。地藏大喊,兩個人,一把槍,你會怎麼選?無需透露影片結局,但林警官在生死關頭的選擇已經暗示了一切。當林警官跪倒在地,朝天怒吼時,我們感受到的是一種無力感和無奈感。

儘管導演有心挖掘主題深度,但不得不說,本片的跳躍感和拚湊感還是相當嚴重。比方說,餘順天的發家史堪稱“魔幻”。前一秒,他還是混跡黑社會的青年,只因為聽了聽財經講座,娶了一個能幹的妻子,立馬搖身一變成了李嘉誠式的人物。目瞪口呆之餘,只能如是解釋——大概,導演是想創造出一個帶有符號性和寓言性的人物吧。

類似不合理或者說不流暢的情節還有不少。電影的時長不算短,但給人的感覺仍然是,導演始終在不斷加速推進劇情。看來,野心太大,想要表現的東西太多,對一部電影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如果靜下心來,把文本好好打磨一番,《掃毒2》有沒有可能成為又一部經典?可惜,這註定只能成為一種猜想。

讓人感到欣慰的是,《掃毒2》給觀眾帶來了久違的港味。片末的地鐵站飆車戲,彷彿把我們帶回了那個天馬行空、無所不能的港片時代。對人性的探討和挖掘,不但使本片避免了流俗,也使我們重溫了港片對眾生相的偏愛。

只是,劉德華、古天樂、苗僑偉,這三位平均年齡超過50歲的老男人還在大銀幕上搏命廝殺,實在讓人感到唏噓不已。至於周秀娜、衛詩雅等香港女星,打拚娛樂圈多年,卻仍然被局限在花瓶和打醬油的尷尬角色定位里。雖然老面孔總能給觀眾帶來親切感,但這幾位的賣力演出愈發讓人擔心,香港電影是不是真的後繼無人了?

有意思的是,地藏在電影中明明白白地提到了“跛豪”,這不能不讓聯想到劉德華當年扮演的“雷洛”。時光荏苒,港片的餘味依然縈繞在影迷身邊。雖然難言突破,但好歹,《掃毒2》能讓觀眾重溫一番舊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