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程式猿”自白:別叫我推薦股票我是寫代碼的!
2019年07月04日00:17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記者發起廣泛採訪,想要還原一個真實的券商“程式猿”小哥哥群體。

  原本擔心,“程式猿”小哥哥們很害羞不願說話,沒想到,看到記者的問題後,他們非常激動的響應,希望借此機會向外界表達真實的自己。大夏天的,看著這些熱情的回覆,記者既感動又頭疼:篇幅有限,只能盡力而為。

  最終,記者選取了國金證券、國泰君安、富途證券三家券商十位小哥哥的回覆。他們分別代表民營券商、國有券商和互聯網券商。千篇一律的代碼後,他們呈現著不同的個性,有著各自鮮活的人生。

  國金證券六位“程式猿”小哥哥組團回答問題

  作為民營券商代表,國金證券總部位於素有“天府之國”美譽的四川成都。但許多“程式猿”小哥哥在金融熱土上海辦公。聽到記者要採訪他們的工作生活,六位小哥哥爭先恐後站出來表示想說說話,簡直有組團參加跑男的既視感。

  六位國金“跑男團”成員分別為孫剛剛、肖尊教、肖霖、梁鴻超、徐傑、徐冉。

  以下是記者的問題實錄:

  Q1:對自己進行一下簡介。在加入公司之前,曾經在哪些行業和公司工作過?

  孫剛剛:加入國金之前從事互聯網行業,也是做技術開發。做過新聞資訊類的APP,也做過企業管理類的APP。

  肖尊教:畢業5年,通信、銀行、證券行業,都工作過。

  肖霖:畢業於東南大學,我通過校招加入的國金證券,目前是一名前端工程師,程式員大家族的一員。我們的產出是直接跟用戶接觸的,也就是說用戶能看到操作的頁面大部分出自我們手。

  梁鴻超:26歲,兩個孩子的奶爸。入職國金前在恒生電子工作過。與主流意識上的Java、C++“程式猿”略有不同。我是一名數據工程師,大數據時代的“挖礦猿”。

  徐冉:加入國金之前,我做過OA,也就是自動化辦公相關開發,也做過私募App。

  “跑男團”觀點一:券商“程式猿”工作氛圍不同於互聯網狼性文化

  Q2:談一談券商的“程式猿”和在其他純科技企業“程式猿”有何不同。

  孫剛剛:純科技企業的“程式猿”,往往更注重技術而非業務邏輯。而券商的“程式猿”,不但需要注重專業技術,同時也強調業務邏輯,需要瞭解很多金融類相關的專業知識。比如說券商的“程式猿”都需要考從業資格證書,需要瞭解金融類的基本知識和法律法規,這個是硬性要求,和普通企業不一樣的。

  肖尊教:在券商工作,接觸的東西與股市息息相關,我們的產品投資者能直接感受好壞。其他純科技企業,可能大家日常生活中很難感受到給生活帶來什麼變化。

  肖霖:以我跟在非券商的同學做對比,他們一直認為我們每天上班“西裝領帶小皮鞋”,而我一直認為他們“背心褲衩人字拖”,幾年後再次相聚,我們互相摸摸大肚子,捋一捋日漸稀疏頭髮,竟然連聊的梗都一樣,殊途同歸,我們仍然如此的相似。

  梁鴻超:互聯網科技公司技術氛圍更濃厚,敢於嚐試新技術,各種服務器權限管控相對寬鬆,只要有想法就能有軟硬件環境支援。扁平化管理,氛圍輕鬆有活力。

  券商的業務與錢直接掛鉤,金融服務多樣,業務場景複雜,開發工作需要細心而謹慎,另外券商客戶量大,分佈廣泛,能積累大量的交易數據、行為數據,給數據工作帶來更多的挑戰,想想就很興奮。

  徐傑:因為自己的研究生實習階段都是在外企度過的,當然也在期間聽過師兄師姐在互聯網公司的經曆,總體來說券商的“程式猿”還是與一般互聯網企業那種所謂的狼性文化、“996”文化不同。

  總結:因行業不同,券商“程式猿”需要面對複雜的金融場景。既需要會編程,也需要懂金融。但天下“程式猿”是一家,正如肖霖說的:“西裝領帶小皮鞋”、“背心褲衩人字拖”,殊途同歸。

  “跑男團”問答二:彈性工作製 加班有但無“996”

  Q3:講一講“程式猿”日常工作內容和作息?加班時候多嗎?

  孫剛剛:日常工作就是碼代碼了,下班以後空閑的時間,有時會給自己充充電,看看書看看技術博客等,有時也會休閑一下,看看電影。

  至於加班的話,主要是跟著需求走,金融行業有時會有一些比較急的需求,可能會需要加班加點來滿足市場需求。但是大部分時間不需要怎麼加班,只要能按時完成工作就可以。

  肖尊教:日常接受新需求、處理數據問題、維護數據的準確和穩定。每天早上8點起床,晚上11點左右睡覺 ;有事就加班。

  肖霖:我的日常工作主要是寫bug,或者在準備寫bug,我作為前端工程師,主要負責將公司的功能通過一個個頁面展示給用戶,讓用戶能更好使用我們公司的APP。

  加班肯定也是有的,不過相比互聯網企業來說是少很多。我們部門是彈性工作製,這樣我們可以根據當前的項目進度以及任務強度來安排自己的時間,不會被工作時間表限製住。

  梁鴻超:個人來講已經適應了加班文化,我每日上下班擠地鐵差不多要4個小時。

  徐傑:既然都是技術部門,我覺得日常工作應該與一般“程式猿”類似吧。都是編碼實現產品所要求的功能需求,與測試、運維人員進行日常的工作溝通以及與組內一起合作的人員同步、聯調工作上的事情。

  其中加班情況相對互聯網公司是較少的,但當業務比較緊張或者自己的工作因為某些事情延期或者沒有完成時,需要適當的加班來跟進工作進度,以免影響整個團隊的工作效率,以及工作的進展情況。

  徐冉:程式員作為網絡上談論比較多的群體確實有自己的特徵。格子衣,雙肩包是必備的。就我個人而言的話,工作時間是彈性的,打卡比較自由,完成工作任務是首要的,沒有強製工作時間,一般下午的效率比較高,這時候有大塊的時間處理工作任務。加班的話,還是以工作任務為主,能完成任務當然不需要加班了。網上所說的強製“996”我目前還沒碰見過。

  總結:大城市誰都不容易。奶爸梁鴻超每天四小時擠地鐵。別看券商“程式猿”彈性工作製,該加班還加班。(怎麼想起記者也是彈性工作製,最怕的是“深夜重磅”四個字。)

  “跑男團”心聲三:別叫我推薦股票了 我是寫代碼的

  Q4:講一講做券商“程式猿”印象最深刻的事兒。

  肖霖:只要被知道了我在券商里上班,總是會被親朋好友要求推薦股票,我們程式員是很專注的,眼裡只有代碼跟需求,管他漲停還是跌停,有的時候實在拗不過去,只能脫口而出“600109”,因為我能脫口而出的代碼就這個了,股市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總結:記者的作品是一篇篇稿件,“程式猿”們的作品就是各種程式。工作不一樣,完成一個好作品的成就感是一樣的。但肖霖小哥哥的心聲很有趣:我是寫代碼的,只是在券商寫代碼而已,不是推薦股票的。就像以前有個段子:互聯網小哥哥回家,哭笑不得對親戚大爺大媽說:我是寫程式的,不是修電腦的。

  Q5:現在都流行給投資者畫自畫像。作為群體的一員,能否給“程式猿”群體畫個像?

  孫剛剛:喜歡研究技術,具有清晰的思維邏輯,不斷的自學,保持對新技術的敏感。

  肖尊教:聰明、宅。

  肖霖:網上關於程式員流傳最多的就是:“黑框眼鏡雙肩包,格子襯衫少不了”。不過我認為程式員就像互聯網中的藝術家,他們專注、幽默、喜歡自嘲,不善表達,在外人看來有時還很瘋狂,他們根據行內的規則加上自己的創作將一個個互聯網產品呈現出來。

  梁鴻超:金融“碼農”=朝陽+地鐵+(金融知識+程式員+加班狂)+地鐵+黑眼圈+月亮。意思是,早上看著朝陽擠地鐵,晚上頂著黑眼圈看著月亮擠地鐵,具有金融知識的程式員加班狂。

  徐冉:喜歡新技術,具有清晰的邏輯思維,時刻保持學習能力,尊重每一行代碼。

  總結:本輪迴答,肖尊教同學堅持少即是多的原則,依然言簡意賅。徐傑同學最形象。但六位同學的看法有一點很一致:要熱愛技術,尊重代碼。

  “跑男團”之最怕:bug

  Q6:工作中,最怕出現的緊急情況是哪些?最繁重的一次任務是什麼?

  孫剛剛:最怕的肯定是線上出問題,因為這直接影響到客戶的利益,所以一旦出現線上問題,肯定得第一時間緊急修復解決。

  肖尊教:最怕核心同事離職;運營報表重構和優化比較繁重。

  肖霖:最害怕的情況應該是需求三連擊:“這個需求需要改一下”“這個需求還要再改一下”“這個是緊急需求,今晚能上線嗎?”需求對於程式員就類似於考試對於學生,我們當然也有對策,我們的對策就是“好的”“好的”“可以”。

  梁鴻超:最怕運維突然的關心!最怕告警郵件連續收到不平息,最怕半夜聽到bug的消息。

  徐傑:“程式猿”最怕出現的緊急問題當然是自己負責的線上項目在實際使用過程中出現問題,因為涉及到客戶的利益,因此這樣類似的問題我們都會第一時間、優先級最高的解決,當然也是我們最擔心的問題。

  徐冉:最怕線上出問題,因為客戶是至高無上的,任何問題到達了客戶那都是緊急的情況。所以每次有大的版本升級都需要小心又小心,把客戶能遇到的所有情況都需要考慮到。

  國泰君安小哥哥:通宵達旦是常事 最難忘科創板系統開發

  國金證券“跑男團”閃亮登場後,記者又找到了上海另一位券商大佬國泰君安。

  國泰君安是券商也是國企,2018年底淨資本為券商行業之冠,業績上年年歲歲和中信證券相PK。這樣一家大國企,畫風和民營的國金證券有所不同。最後,公司信息技術部一位90後公共組件組開發工程師張忍充當“程式猿”代表,接受了記者採訪。

  Q1:對自己進行一下簡介。在加入公司之前,曾經在哪些行業和公司工作過?

  張忍:我2016年研究生畢業於天津大學後,一直就職於國泰君安證券信息技術部,在公共組件組擔任一名開發工程師。

  Q2:談一談當券商的程式員和在其他純科技企業程式員有何不同。

  張忍:在券商當程式員,首要角色是一名金融從業工作者,因此必須對金融證券市場要有深刻的瞭解和認識。此外還要理解各種金融業務場景,抓住客戶的訴求,設計出令客戶滿意的產品。

  Q3:講一講程式員日常工作內容和作息?加班時候多嗎?

  張忍:自主開發系統、完成公司內各部門需求是主要日常工作之一。當業務部門有新需求時,需要對此進行需求評審、系統設計開發、功能和性能測試,在各項測試指標通過後,集中安排上線、驗證,最終對外提供使用。

  平時工作時間根據項目週期安排,在計劃時間內,保質保量地完成項目內容。同時,為了鑽研新技術、探索新方案、 完善和優化已有的線上生產系統,加班也是家常便飯。比如部門的極速交易系統、集中清算系統、用戶中心繫統、綜合理財系統等項目組經常為了開發優化、攻克難題,加班加點,有時候甚至還通宵達旦。

  Q4:講一講做券商程式員印象最深刻的事兒。

  張忍:做券商程式員印象最深刻的事應該是今年科創板的開發改造工作了。為了配合科創板一系列業務順利地開展,部門內集中交易、綜合理財、用戶中心、客戶端等項目組提前規劃,緊鑼密鼓地對開戶、交易等相關業務進行改造升級。作為部門內開發工程師的一員,深刻的感受到只有公司IT部門對金融業務知識的深入理解,對合規風控的牢牢把握,才能迅速地製定出對相關業務改造的工作計劃。

  Q5:現在都流行給投資者畫自畫像。作為群體的一員,能否請您給程式員群體畫個像?

  張忍:個人認為程式員是勇於創新,講究邏輯,樂於奉獻的群體。

  Q6:工作中,最怕出現的緊急情況是哪些?最繁重的一次任務是什麼?

  張忍:最擔心出現的緊急情況是交易時段出現系統問題,造成用戶對產品體驗的下降,影響客戶的正常交易。

  最繁重的一次任務是在參與建設集團統一風控系統時,在較短的時間內,對總公司以及多個子公司的多套客戶相關係統進行了賬戶體系梳理和整合,並結合大數據技術,來識別同一客戶在集團內各套系統的賬戶,生成基於身份要素的識別碼,為集團統一風控打下基礎。我也很榮幸能參與到該項目中,不僅為集團系統建設出力,還從中學習了很多。

  總結:張忍同學雖然是90後,但是回答得一絲不苟,寫代碼之餘對資本市場動向保持著高度敏感,又時刻不忘給國泰君安打call。記者心中就一直寫著四個字:老成持重。

  富途證券80後小哥哥:每天寫14個小時代碼

  最後,總部在深圳的互聯網券商富途證券出場。這家騰訊系券商今年春天在納斯達克上市,引起了市場不小關注。

  富途一直和騰訊有著千絲萬縷聯繫,創始人李華為騰訊第18號員工。它的“程式猿”小哥哥們也有不少騰訊出身,能夠更加直觀地比較出券商與純互聯網企業的區別。最終,兔八哥和Ray Chen兩位80後小哥哥作為“程式猿”代表接受了記者採訪。畫風和國金“跑男團”、國泰君安少年派又完全不同。

  Q1:對自己進行一下簡介。在加入公司之前,曾經在哪些行業和公司工作過?

  兔八哥: 目前是Web工程師,加入富途之前在騰訊就職。

  Ray Chen:目前負責大數據應用開發。在大公司(騰訊)、小公司(遊戲創業公司)工作過。

  Q2:談一談當券商的“程式猿”和在其他純科技企業“程式猿”有何不同。

  兔八哥:嚴謹是第一要務,要確保程式正確、穩定,對線上運營意識要求非常高,這就要求程式員不能只想著程式能跑起來就行,而必須關注周邊的日誌、監控、錯誤處理,也不能只寫完代碼就不管了,必須關注線上的運行情況和用戶反饋。

  Ray Chen:最大不同是我們的成就不單是技術成果,還有跟證券交易緊密結合的具體產品,比如我們開發了選股器、指標解讀、智能盯盤等等。

  Q3:講一講“程式猿”日常工作內容和作息?加班時候多嗎?

  Ray Chen:被鬧鍾叫起床;來公司刷郵件、拉代碼;開晨會聊聊昨天、今天和明天的問題;剩下時間,有時參加一下公司內的各種產品、技術分享會;真需要衝刺時加班,平時加班的長短取決於自己的學習和技術追求呢。

  Q4:講一講做券商“程式猿”印象最深刻的事兒。

  兔八哥:大概是大半夜發版本吧。

  Ray Chen:一個bug出去,10的N次方的損失。

  Q5:現在都流行給投資者畫自畫像。作為群體的一員,能否請您給“程式猿”群體畫個像?

  兔八哥:聰明的人,有自己的生活哲學,對生活充滿熱情並且有想要的東西。

  Ray Chen:雞窩頭、厚鏡片、XXXL的T恤,拖鞋。

  Q6:工作中,最怕出現的緊急情況是哪些?最繁重的一次任務是什麼?

  兔八哥:最怕的是線上服務掛了……最繁重的任務大概都是大項目發佈。

  Ray Chen:最怕出現的是上線後出了bug,bug還影響了已有的數據。最繁重的任務?每個項目都很重要,要想實現的好,沒有不繁重的。

  Q7:聽說夏至隔壁騰訊的兄弟發了水果,你們夏至有沒有發點什麼。

  兔八哥:我們夏至發……發版本……

  總結:富途所在的深圳是一個年輕的城市。這兩位80後小哥哥都曾經在騰訊工作過,他們雖然都已經年過三十,正在從小鮮肉到帥大叔的過渡階段,但回答中仍然能感到一種年輕與活力。不過,每天寫14個小時代碼,也是挺辛苦。

  大總結:記者原本擔心,“程式猿”小哥哥都比較害羞,不肯出來接受採訪而不能成稿。但沒想到,有這樣一個對外發聲的機會,他們如此積極踴躍想要讓外界認識真實的自己,以致於記者看到采回來的一大堆素材後瞬間“石化”。

  相信從正文中,大家已經感受到了三家券商“程式猿”小哥哥們不同的畫風。國金“跑男團”一直在努力平衡代碼與生活的關係,上下班四小時地鐵不改快樂生活、快樂工作的態度。國泰君安的小哥哥作風嚴謹,堅信幸福是奮鬥出來的,以參與資本市場建設為自豪。富途的兩位小哥哥自信而充滿熱情,說話自帶《生活大爆炸》的味道。

  但身為券商“程式猿”,有很多東西仍是相同的:喜歡享受開發大產品後的成就感,怕的是bug。形象上,Ray Chen說的“雞窩頭、厚鏡片、XXXL的T恤,拖鞋”,與徐傑給記者畫的眼冒綠光的“程式猿”簡直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最後,記者要再次感謝這十位“程式猿”小哥哥接受採訪。

  記者 | 王硯丹 編輯 |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