腫瘤多學科診療,“多”了些什麼
2019年07月04日10:15

原標題:腫瘤多學科診療,“多”了些什麼 來源:新浪財經-自媒體綜合

  原標題:腫瘤多學科診療,“多”了些什麼 來源:人民網

  “我活到67歲,第一次知道MDT,而且是在一群醫生中間。”陳先生感歎。

  因患直腸癌,兼有多種慢性病,在複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陳先生兩次“受邀”參加多學科會診,前所未有的經曆令他終生難忘。而在中山醫院,這樣的多學科會診已成為一種常態。憑藉強勁的綜合實力,該院先後組建50多個MDT(多學科診療)團隊,今年成立的“複旦中山腫瘤防治中心”更如一聲集結號:全院所有腫瘤相關學科一併統籌,“醫教研防管”全盤規劃——不禁讓人好奇,中山醫院的多學科診療究竟“多”了些什麼?帶著問題,記者進行了採訪。

  更多保障帶來更多希望

  陳先生第一次參加MDT討論時,有點心慌,因為聽到醫生說“局部腫脹、還不能手術”。討論後,醫生一致認為要先行放化療等輔助治療。中山醫院腫瘤內科主任劉天舒告訴他:“別擔心,先讓腫瘤‘穩定’下來,再手術。”經過輔助治療,便血消失、梗阻感減輕,當醫生告訴陳先生可以手術時,他卻猶豫了:因為腫瘤靠近肛門,手術無法保肛,“其實現在感覺挺好,我不想失去肛門啊!”很快,他參加了第二次MDT討論。外科、病理科、麻醉科等醫生輪番發表意見,而他們的觀點相同:目前是手術最佳時機,雖然可以等待觀察,但更多醫學證據還是支持在最合適的時候進行手術治療,以後一旦出現轉移就失去根治的機會了。聽了醫生意見,在家人勸說下,陳先生終於同意手術:“他們午飯都沒吃,討論了那麼久,我知道他們都是為我好。”

  中山醫院有“三多”——病人數量多、腫瘤類型多、治療方法多。住院手術病人中,有55%是腫瘤病人,而隨著老齡化加深,高齡病人不斷增多,大部分有“夾雜症”——心、肺、腦、腎等慢性病限製了治療方式。這就需要發揮綜合醫院多學科優勢,讓病人儘早、儘可能獲得最適合的治療。

  “普外科MDT始於2009年,至今已走過10年。”中山醫院副院長、普外科主任孫益紅告訴記者,以胃癌為例,約37%的病人在術前有夾雜症。作為複旦中山腫瘤防治中心副主任,他坦言,近年來,腫瘤發病呈現更複雜的狀態,病人往往不知所措,而通過MDT,“醫生圍著病人轉”,嚴格按照規範,讓病人安心接受每一步治療。後來,他們嚐試讓病人和家屬參與MDT,發現效果更好。

  “採集病史、討論病情、與病人家屬溝通,本就是治療中不可缺少的步驟,不妨讓他們聽聽我們的討論,即使很多專業術語他們不瞭解,但我們醫生會跟他們解釋。這對病人和家屬而言,也是一種培訓,讓他們瞭解、參與治療的全過程,有助於提升他們的依從性。MDT給病人和家屬充分知情權與充分保障,更多保障帶來更多希望。”孫益紅說。

  更多曆練培養更強能力

  “腫瘤巨大,最大徑達8釐米,病變累及鄰近臟器,包括脾臟、左腎上腺、左腎上極、胃壁及部分左結腸,預計手術難度非常大。”影像科饒聖祥教授說道。“放化療也有風險,但在手術難以實施情況下,放療是相對安全的局部治療手段。建議患者在明確病理診斷後,先行同步放化療,再行全身化療。”放療科吳莉莉教授認為。

  中午12時,中山醫院15號樓3樓多功能廳,胰腺腫瘤MDT團隊正討論一位85歲胰腺癌患者的病情。“經過討論後,我們一致建議完善PET/CT評估腫瘤分期及明確病理診斷,行姑息性放化療。”普外科副主任王單鬆告訴記者。討論結束,顧不上吃午飯,他又匆匆趕去做下午的手術。作為胰腺組負責人已有11年,他始終難忘2008年5月4日——既是他的40歲生日,也是他正式帶組的第一天。在此之前,“中山規矩”已讓他在普外科的各個亞專科輪轉了15年。胃腸、結直腸、甲狀腺、乳腺……每個腫瘤MDT討論,他都參加過——對於每一個年輕醫生而言,這是中山醫院給予他們的曆練,也是他們每一場都不願意錯過的盛宴。每週三下午的胃癌討論、每週四下午的腸癌討論……如數家珍,因為這是他們“作為醫生的寶貴經曆和財富”。

  中山醫院MDT不止院內皆知,更聞名院外:每年慕名前來進修的醫生,有85.6%來自全國32個省(區、市)的三級醫院。“跨專業拓展、規範診療行為,這是MDT對於各科醫生的最大價值所在。”中山醫院副院長、複旦中山腫瘤防治中心副主任周儉認為,“廣博與精深,兩者並不矛盾——醫生需要更多曆練,才能收穫更多經驗、培養更強能力,最終造福更多病人。”

  更多創新實現更大跨越

  常規運作、常態運行,這是中山醫院MDT的第一步。一方面,通過互聯網遠程技術,讓MDT以更“普羅的姿態”輻射至更廣泛的區域;另一方面,通過強大外科團隊及藥物、放療、內科等學科的堅實後盾,讓MDT以更“嶄新的面貌”與遺傳基因檢測、生物免疫治療等尖端技術融合,實現最大程度上的個體化治療。

  越來越多新型MDT團隊在中山醫院出現。“比如精準醫學MDT,對於疑難、耐藥等腫瘤病人進行遺傳基因檢測,我們臨床醫學研究院的科研人員與醫生一起解讀報告、討論用藥,製訂免疫治療、靶向治療等方案。”劉天舒介紹,“再如腫瘤心臟MDT,對於腫瘤藥物治療過程中出現心臟毒性反應,我們聯合心臟科醫生,通過超聲檢查等手段,共同判斷毒性、討論解決方案。”作為複旦中山腫瘤防治中心秘書長,她認為,這些擁有交叉學科、極具創新特色的MDT團隊,目標是一致的——全面覆蓋病人需求,為每一位病人度身打造精準醫療服務。

  而這,正是源於中山醫院統籌優勢力量、佈局資源配置的頂層設計。“全球每死亡100個腫瘤患者中,中國人占近三成。”中國科學院院士、複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院長樊嘉表示,他的另一個身份是複旦中山腫瘤防治中心主任,“面對我國腫瘤診治的龐大需求,我們希望集全院之力,打造以臨床應用為導向、醫療質量為主體、醫教研防管全面強化的腫瘤防治中心。”

  更多創新將實現更大跨越。“從鬆散到緊密,完善架構;從院內到院外,引聚人才——致力為我國腫瘤防治相關指南與規範的製定提供循證醫學依據,引領示範腫瘤區域醫療中心。”樊嘉表示,“我們將在多學科診治基礎上,探索基於大數據研究的疾病預防與早期診斷,嚐試基於分級診療的疾病康複與舒緩療護,推進‘健康中國2030’戰略在腫瘤領域落地,共築全方位、全週期健康管理體系。”

  • 關鍵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