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癒系贈禮|黃樂婷
2019年07月04日15:26

原標題:治癒系贈禮|黃樂婷

  我願做長星,只照耀一州府。

  2018年11月1日 晴

  我是遇著青春期了!

  生理書上寫的“症狀”我都有,這就是“對異性產生朦朧的依戀”了。(生理書我是偷偷看的,我是不能像飛機哥一樣直接在班里看,太尷尬了!)但我真的不後悔,那個人真好看!那天我去辦公室交作業,臨近上課,就跑得很快,在走廊拐角時撞到他胸膛,很硬,撞得我腦殼疼,他肯定也很疼,但他先問我,“你還好嗎?”

  他的頭髮很黑,鼻樑也很挺拔,皮膚白皙,瘦高瘦高的,我一下子捂著頭說不出話來,他以為我是撞疼了,在包里給我找藥。他可能是找不到藥油,翻了半天給我一塊創可貼。我點點頭,接了創可貼就跑了,我怕在停滯片刻,左胸口裡的東西要跳出來。

  2018年11月1日 晴

  “你說你很孤獨,就像長星照耀十三個州府。”那麼生或死,歌或哭?這是顧城對死亡的理解,這是他將離去時再看這個世界的景象。

  爸爸和媽媽已經簽了離婚協議,我和爸爸住在一起,轉到了新的學校。

  可是我不想交新朋友,不想和任何人接觸。

  既然毫無掛念,死亡或許最適合我。

  2018年11月2日 晴轉多雲

  今天看見他去上體育課了,汗珠掛在他的鼻尖上,我看得目不轉睛,差點就被飛機哥發現了。飛機哥不懷好意地問我在看哪個男孩,我才不說呢!李玲告訴我他是九班的轉校生。我坐在足球場上看他,他好像不愛笑,對運動也不是很感興趣。但是我發現,當別人踢完球都喝運動飲料的時候,他喝的是牛奶,所以他皮膚這麼好吧。

  所以我今晚逛了超市,屯了好多牛奶,草莓味,我記得他下午就是喝的那個包裝,我準備以後每天當個送奶工!

  2018年11月2日 陰

  我在書桌前坐了很久。

  我總是很焦慮,很恐慌,我睡不著覺,可拿到這份抑鬱症確診書之後,我似乎平靜了不少。

  烏雲強徵天空的領土,月亮只能流亡。窗檯上的花枯萎了。它是枝頭抱香死,還是耐寒性差?落紅尚且能“更護花”,而我能做什麼呢?

  2018年11月3日 多雲轉晴

  今天第一天,我放了一隻草莓牛奶在他抽屜里,我還用粉紅色的便利貼給他留言。我總是裝作不經意間經過他們班門口,然後就看見他照例把書包塞進抽屜,然後途中書包卡住放不進,他又把書包拿出來,就摸出了那瓶粉色牛奶。

  他低頭,額髮遮住了他的眼,他好像低聲念了便利貼上的留言,然後愣了一會兒,便把便簽小心翼翼地折好,放進口袋里。

  我覺得我像跑了八百米,又像喝了一大罐青檸味氣泡水,左胸口泛著脹脹的氣泡,令我不停深吸吐氣。

  2018年11月3日 晴

  那個粉色的便利貼,上面寫道:眾生皆苦,你是草莓味。

  這是一個禮物嗎?爸爸和媽媽十幾年來只顧著爭吵和為了分離而奔波,哪裡記得我的生日,哪裡記得我想要什麼禮物。

  署名是一個送奶工,她是誰?

  我活著,真的可以另一個人感到開心嗎?

  2018年12月31日 晴朗

  我已經連續當了好幾天送奶工啦,每天都看到他看到我的便利條笑起來的樣子,我就覺得自己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我送的幾瓶牛奶,真的還能治癒人嗎!而且今天!我像往常一樣準備往他抽屜里放牛奶的時候,拿到了一封藍色的信,起初我還不敢確認是給我的,直到看見上面寫著:給善良的送奶工。

  這是有著曆史性意義的一封信,我急著匆匆打開,信上卻什麼也沒有。我幾乎懷疑是我的眼睛出了錯,但接著,我便懷疑是我的耳朵出了問題。

  我聽見有人低低笑了一聲。我轉過頭去。

  於是看見他笑著,坐在我身后座位的椅子上。他手裡拿著一個喜太樂的盒子,打開,將裡面的東西倒在桌上。

  滾落出來的都是折成一個個小方塊的我的粉色便利貼。

  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張也折成小方塊的藍色便利貼,遞給我。

  我打開的時候手有點抖,映入眼簾的他的字跡有力而又工整,我就這樣呆愣地看著,感覺自己差點露出了後槽牙。

  紙條上寫著:

  謝謝你的牛奶,這是我治癒生命的最佳贈禮。

  2018年12月31日

  我願做長星,只照耀一州府。

  記敘文組 作者:黃樂婷 作品ID :10005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