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組織中的中國首席們
2019年07月04日20:16

  原標題:國際組織中的中國首席們

  不簡單。

  金磚銀行迎來第一任首席經濟學家。他是位中國人——清華大學教授李稻葵。

  “金磚銀行”全稱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是首個由金磚國家(金磚五國:中國、巴西、俄羅斯、印度、南非)共同出資創辦的國際開發金融機構。

  創建這家銀行的目的是,為金磚國家及其他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和可持續發展項目動員資源,並作為現有全球和區域金融機構的補充。

  李稻葵,清華大學中國經濟實踐與思想學術中心的世界經濟中心(CCWE)主任,在國內外大型經濟論壇上,常見他的身影。他還組織了金磚國家經濟智庫年度研究會議。

  新官上任,李稻葵將負責從全球角度對金磚銀行成員國的經濟、金融、基礎設施和發展進行研究和分析。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

  直言不諱的李稻葵

  作為經濟學家的李稻葵,肩負多重身份。

  包括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弗里曼講席教授、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全國政協十一屆委員會委員等。

  1985年從清華大學畢業生後,李稻葵前往哈佛大學深造,隨後獲得經濟學博士學位。

  他長期關注經濟改革與發展的研究,致力於從中國改革開放的實踐中提煉相關的現代經濟學理論。發展經濟學、公司金融、國際經濟學、中國經濟,他都頗有研究。

  李稻葵還長期關注公共政策,重視社會公平問題研究。

  他給公眾的印像是,敢於諫言。在個稅修正案徵集公眾意見時,李稻葵對其進行了“炮轟”。“個稅設計簡陋,累進率高達北歐水平,沒有社會基礎。”

  世行首席也曾是中國人

  在國際經濟類組織機構中,中國首席並不鮮見。

  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林毅夫曾擔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中國的經濟學家大多有國外求學背景。

  林毅夫1986年獲得美國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榮膺英國科學院外籍院士、發展中國家科學院(原名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獲得法國奧佛涅大學、美國福特漢姆大學、英國諾丁漢大學、香港城市大學、英國倫敦經濟學院和香港科技大學榮譽博士學位。

  在擔任世行首席經濟學家期間,林毅夫做了兩件事。

  一是應對全球突如其來的經濟危機,判斷其性質、原因、走向,為世界銀行和其他發展中國家政策製定提供參考、依據。

  二是提出新結構經濟學,為發展經濟學界的研究和發展中國家以及國際發展機構的政策製定指出了新的方向。

  2012年,林毅夫在世界銀行的任期屆滿,返回北京大學,繼續教學研究工作。

  現在,除了北大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一職,林毅夫還是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南南合作發展學院院長,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

  林毅夫的一些觀點,至今仍適用。

  林毅夫主張市場取向的改革。他認為,只有實行市場經濟,理順市場價格體系,形成比較充分的市場競爭環境和信息指標體系,才能為國有企業改革創造良好的外部條件。卸除國有企業背負的政策負擔,培育國有企業自生能力,是國有企業改革成功的關鍵。

  林毅夫反對私有化才是國企改革唯一出路的主張。他認為,如果國有企業不具備自生能力,即使私有化也無法實現改革成功。改革和發展中的許多問題都根源於國有企業缺乏自生能力。

  中國首席在達沃斯

  要論在國際經濟機構任職較早的,要屬胡祖六了。

  1996年,胡祖六出任達沃斯論壇首席經濟學家。

  與前兩位相同,胡祖六也有海外深造經曆。清華大學工學碩士,美國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研究“宏觀經濟學、公共財政、國際貿易與金融理論”等。

  胡祖六還曾擔任哈佛國際關係中心研究員,世界銀行顧問,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高級經濟學家,美國高盛投資銀行經濟研究執行董事。

  豐富的工作經曆,讓胡祖六有了更大膽識。

  2010年,胡祖六創建春華基金。不同於幕僚型的經濟學家,他長期活躍在全球金融市場,他曾說:“經濟學就是入世的。”

  胡祖六所倡導的經濟變革方向,與中國改革方向契合。

  2003年,胡祖六提出,不應把實行浮動彙率製和人民幣在資本項目下開放兩個問題混為一談,人民幣彙率放開,依然可以對資本項目實行必要的管製。

  2004年底,胡祖六表示,彙率製度改革條件已經成熟。2005年7月21日,中國人民幣彙率改革啟動。

  胡祖六在各種場合呼籲,國內相關機構應消除外資進入金融業的“非理性恐懼感”,依據是,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一個國家的銀行不良資產率與該國金融開放度呈顯著的負相關關係。

  此外,胡祖六多年來一直主張資本賬戶開放。

  他認為,資本賬戶開放可以消除很多經濟上的不平衡,並且不會造成金融危機。金融危機和開放無關,只和政府的不當政策有關。“從實際角度看,資本賬戶開放對金融機構、企業以及中國普通百姓分散資產多元化配置、分散風險、提高預期回報都有好處,對維持社會穩定也是有利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