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寫真:單“挑”五百羅漢 養心靜對磨難
2019年07月04日13:33

原標題:台灣寫真:單“挑”五百羅漢 養心靜對磨難

  中新社新北7月4日電 題:台灣寫真:單“挑”五百羅漢 養心靜對磨難

  中新社記者 歐陽開宇 張子胥

  山泉從佈滿苔蘚的坡道潺潺流下,溯著泉水來路上行,穿過夾道的竹樹可見一顆高大茂密的蓮霧樹,陳振益的畫室——“養心齋”便在一旁院落中。

  取名“養心齋”,是因為傳統工筆畫“不能有一絲雜念”。陳振益向來訪的記者遞過一杯剛沏好的台灣高山茶,在這新北市山區的畫室里講述自已藝術創作生涯。

7月初,台灣獨臂畫家陳振益在畫室“養心齋”中向記者講述其藝術創作經曆。中新社記者 歐陽開宇 攝

  養心,對於陳振益,從一開始就是最艱難的追求。這位畫家1957年生於台灣嘉義東石鄉,家境清寒,8歲時幫忙家計,右手不慎被機器切斷,但這也沒有影響到他小學6年級時突然“福至心靈”,把家裡的三合院畫下來,並從此奠立以畫為業的誌向。

  18歲的一天,陳振益從包著油條的報紙上看見徵收學徒的廣告,遂從嘉義老家北上跟隨來自大陸的湖社名家廖天鶴學畫。當時廖天鶴因為陳振益肢體殘缺而投入更多的精力來指導。

  “畫國畫離不開用毛筆,如果是用右手行筆,順著來應該是自左往右拉,而我用左手運筆,是由左往右推,反著來。毛筆是軟的,不同於硬筆,因此我要比正常人多花上幾倍功夫,才能畫出相同效果,而要比別人畫得好,就更要下苦功不可。”陳振益說。

7月初,台灣獨臂畫家陳振益在畫室“養心齋”中向記者講述其藝術創作經曆。中新社記者 歐陽開宇 攝

  習畫過程中,陳振益和三名師兄弟擠在勉強容下四人的房間,其他人因為學習太苦或維持生計先後離開,只有他堅持下來。

  天分、苦工、名家傳授,幫助陳振益打下了白描、界畫、人物、山水、花鳥、走獸等畫法和題材上的堅實基礎。跟隨廖天鶴習畫14年後,陳振益開始自立門戶。

  1994年,他的工筆畫《鬆柏長青》因畫法精緻為台北孫中山紀念館收藏。一年後,陳振益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描繪佛教和道教人物。“我轉向畫釋道人物,主要是因為宗教人物畫在台灣比較有市場,須靠賣畫來維持家計,另一方面也由於對佛學有愛好,可在裡面找到心靈的寄託”,他說。

  有了較深刻理解以後,陳振益開始創作前後耗時三年的長卷《五百羅漢圖》。

  這是一次漫長的“養心”磨煉曆程,“整整三年,我幾近‘閉關’,朋友都知道我人在台北,就是找不到我”。

7月初,台灣獨臂畫家陳振益在畫室“養心齋”中向記者講述其藝術創作經曆。中新社記者 歐陽開宇 攝

  “先從線條的勾勒、佈景配件、雲、山頭依序用白描手法表現出深淺和遠近,接著再畫衣服花紋、臉和表情,再到‘開眼’的點睛之筆,稍有不慎,錯下一筆,便會前功盡棄。”陳振益說,三年中,每一次拿起畫筆,都保持初繪這幅畫時的心境。

  《五百羅漢圖》在孫中山紀念館展出後好評如潮。當時媒體驚歎:“五百羅漢,尊尊表情、樣貌不同,完成此畫作,恒心與耐力都不是四肢健全的人所能及。”

  此後,陳振益的畫作被推向更廣舞台,他向記者展示《牧羊圖》《西園雅集圖》《東方朔》等作品,並解釋畫作由來、分析畫法、技巧,以及觀者的評價。

  採訪結束時步出養心齋,陳振益環視眼前空幽山穀,7月濕熱的空氣在山間遊走。年過六旬的陳振益說:“傳統工筆畫是從中國古代傳承下來的財富,到了我這一代,會背負傳承的責任。現在我都會對學生強調,師傅傳授給我的,都會傳給你。”(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