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彩電“踢入”美洲盃:中企發現南美新大陸
2019年07月03日01:34

  中國彩電“踢入”美洲盃: 中企發現南美新大陸

  只要找到好的合作模式,巴西就不是投資“黑洞”

  王珍

  當地時間7月2日晚,巴西隊與阿根廷隊將在巴西貝洛爭奪2019美洲盃足球賽決賽的入場券。球場內外,一場看不見硝煙的商戰也在上演。

  繼去年請內馬爾擔任全球品牌形象大使後,TCL集團首次作為美洲盃的贊助商,今年同時贊助了巴西國家隊以及裁判員服裝,正對稱霸南美洲彩電市場的韓國品牌發起挑戰。

  熱情桑巴、足球國度,巴西早在1998年已吸引了格力電器到當地投資設廠。中國企業涉足這片遙遠的遍佈熱帶雨林的南美洲土地,前後已經超過20年,其間經曆起伏,近年再次發力。TCL創始人、董事長李東生說,“巴西不是‘黑洞’”,只要找到好的合作夥伴和模式,就能成功。

  足球營銷助力自主品牌

  正值2019美洲盃漸入高潮之際,當地時間7月1日下午,曾帶領巴西隊獲得世界盃冠軍的“永不停歇的隊長”卡福現身聖保羅的TCL全球發佈會。

  當天,TCL在巴西發佈QLED8K智能電視,搭載Google Play(Google商店)和Google語音助手,同時發佈智能手機和智能空調新品,在南美搭建統一智能化服務平台。到2020年,TCL還計劃在當地推出可摺疊手機。

  TCL正式在巴西市場推出自有品牌不過三年,目前與巴西合資公司品牌一起,已經佔據當地彩電市場約10%的份額。TCL實業控股股份有限公司CEO王成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2018年TCL已躍居全球彩電銷量第二名,希望未來在巴西彩電市場也進入前二。

  用足球語言強化用戶互動,TCL已是輕車熟路。今年TCL贊助美洲盃、簽約巴西國家隊和有“小內馬爾”之稱的足球新星羅德里戈。

  “我們在巴西、阿根廷、智利等南美國家的彩電市場份額均已超過5%,需要借助區域賽事,進一步提升影響力。”TCL實業控股海外業務中心品牌代理銷售中心總經理李永平告訴第一財經。

  TCL於1999年在越南設立首個海外工廠。TCL集團助理總裁、品牌管理中心總經理張曉光對第一財經記者說,經曆“出海”20年,TCL目前面臨的主要問題是,怎麼把品牌和銷量“做上去”。

  在南美,TCL沒有單純打低價,而是借在北美躍居彩電銷量第二之勢,對標Samsung、LG,向中高端進攻。

  當地時間7月1日上午,第一財經記者在聖保羅的家電連鎖店Magazineluiza看到,賣場入口處便是TCL電視及內馬爾的代言形象。消費品市場研究公司GfK負責南美消費電子市場研究的吉塞拉·波吉(Gisela Pougy)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巴西彩電市場大部分份額集中在少數品牌,如Samsung、LG,市場需要新品牌來打破這一格局。TCL成為巴西市場成長最快的彩電品牌,因為它有中高端產品、親民價格、產品易於操作,同時品牌積極與用戶互動。

  第一年就賺錢的秘密

  王成透露,2012年之前,他來巴西出差都是談代工業務。2015年起,TCL在巴西對品牌和代工業務區隔,並攜全線TCL產品參加了巴西電子展。有70年歷史的巴西電器製造商SEMP曾與東芝合資合作了39年,後來向TCL拋出繡球。2016年,TCL與SEMP正式在巴西成立合資公司。

  巴西市場經營難度較大,與彙率和政局變化有關。去年受到美元加息和巴西政府換屆的影響,雷亞爾的彙率波動頻繁,加大了合資公司資本和業務運營的難度。

  SEMP和TCL的合資公司在成立的第一年就賺錢,至今已盈利三年。這受益於本土化的生產與運營。合資公司和工廠共有1000多名員工,中方員工只有4個人,即副總裁、財務總監、市場營銷及總裁助理。設在巴西瑪瑙斯的工廠,員工有近700人,中方只有一位援助工程師,他在流程改善、技術革新和生產效率提升中起到重要作用。這是中國先進生產力和製造經驗的輸出。

  本土公司應對彙率波動上經驗豐富,避免了很多意外損失。SEMPTCL合資公司總裁菲利佩·費伊(Felipe Hennel Fay)介紹說,他們應對彙率風險的方法有兩條,一是需用美元支付給海外供應商貨款時,先在巴西賬戶上存儲相應數量的美元;二是購買遠期彙率工具。

  中國與巴西距離遙遠。不過,距離沒有妨礙中國企業的開拓熱情。

  格力電器的巴西空調生產基地於2001年投產。近年來,TCL在巴西成立合資公司,比亞迪、奇瑞等中國汽車企業紛紛開拓巴西市場,華為手機今年也登陸巴西。中國產品在巴西越來越有市場——2016年的里約奧運會,格力電器、美的都中標了巴西大型體育場館的中央空調項目。

  涉足巴西20年,中國電子企業的自主品牌業務仍處於發展初期。面對彙率、政局、市場波動等各種風險,有人稱包括巴西、阿根廷等在內的南美洲是海外市場的“黑洞”。

  對此,李東生表示,巴西是發展中大國,開拓市場面臨幾個挑戰:一是有較高關稅,所以要在當地生產;其次是巴西指定家電生產在瑪瑙斯,它位於西北邊境,從聖保羅去那兒坐飛機也要三個多小時,所以還要有很強的供應鏈、物流能力;第三是彙率波動風險,生產全過程要三個月,物流、銷售加起來要五個月,五個月的彙率波動很難管理,此外還有客戶應收賬款管理的風險。

  李東生說,只要找到好的合作模式,巴西就不是“黑洞”,相信會有更多中國企業在巴西投資,中國企業在巴西將有很多成功的機會。

  王成透露,下一步TCL還會在巴西建立空調的供應鏈能力,“我們第一批空調正在海上,馬上將到達南美新大陸”。

  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家用電器分會秘書長周南表示,巴西、俄羅斯、印度等金磚國家市場近年來引起中國企業的高度重視以及資源傾斜,吸引眾多中國品牌企業重新加大開拓力度。“現在國際市場開拓肯定比以前難,但中國企業的全球化能力已不可同日而語。而且相比其他市場都是存量競爭,進一步開發南美市場潛力具有更加明確的戰略意義。”周南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