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特律幕後故事:無私的舉動引出不可能的勝利
2019年07月03日11:06

小戴維-伯加尼奧
小戴維-伯加尼奧

  香港時間7月3日,短消息一個接一個的傳進來,直到小戴維-伯加尼奧(David Berganio Jr.)不再計算到底有多少,估計到最後,總共有大約100條。而所有短消息都在表達一件事:感謝他在一場不可能的勝利中扮演的一個小小角色。

  他並沒有贏得火箭信貸精英賽。

  他甚至沒有參賽。

  事實上,他根本不認識內特-拉什利(Nate Lashley),那個因為他退出比賽而最後一個後備進入陣容的選手。

  直到伯加尼奧從底特律返回家中,他才聽說拉什利開局打出63杆,而他倆都曾經是亞利桑那大學野貓隊的成員。他們間隔了一個時代,有著不同的遭遇。

  “我給教練瑞克-拉羅斯(Rick LaRose)發去短信說:‘那個來自亞利桑那的娃娃是誰?’” 伯加尼奧說,“他給我講了整個故事,我心說:‘上帝呀!’”

  故事本身不能更動人心魄了。

  拉什利2004年是亞利桑那大學大三學生,當時他的父母和女友在觀看完他參加的一場NCAA區域賽,返回內布拉斯加的途中遭遇飛機失事,全部喪生。心靈上的創傷遠遠超出了他的想像。轉職業之後,拉什利一直掙紮,在中間停擺的時候,涉足房地產行業。那之後,他開始慢慢爬回來,在10年的時間中打了5個巡迴賽,最終在2017年秋季他34歲的時候打到美巡賽上。

  拉什利並沒有獲得底特律的參賽權。他也沒有通過星期一資格賽,但他以後備身份留了下來,心想運氣或許會改變。

  也就是這個時候,伯加尼奧在這個故事中發揮了作用。

  伯加尼奧自2004年以來一直處於醫療豁免的名單之中。他椎間盤膨大花了11年時間才診斷出來。過去15年,他只在美巡賽上打了28場。

  當他星期一早上來到底特律的時候,覺得這場新的賽事會成為29場。

  只不過這裏有一個問題。

  他的高爾夫球杆並沒有從達拉斯轉過來。伯加尼奧直到星期二晚上才拿到它們。接著星期三,職業/業餘配對賽佔用了整個球場。

  “我未能打上練習輪,”伯加尼奧說,“我的一個朋友總是說:‘準備上失敗,要準備好失敗。’我50歲了。我知道我身後的一些孩子等著參賽。我可不想占他們的位置。接下來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也是野貓隊前隊員。這樣的結果不能更好了。”

  拉什利在63杆之後打出67杆,然後又一次打出63杆,取得6杆領先,佔據了統治地位。他開始最後一輪的時候,在前三個洞抓到兩隻小鳥,最終實現了6杆勝利。

拉什利最終奪冠
拉什利最終奪冠

  他的姐姐布魯克從鳳凰城飛來,外加亞利桑那州和內布拉斯加州的親朋好友。他們一起分享這樣一個激動的時刻。勝利給了拉什利2年美巡賽參賽資格,外加英國公開賽、美國大師賽以及美國PGA錦標賽的入場券。

  “能夠參加比賽,我真是心存感激,” 拉什利說。

  伯加尼奧從沒有因為不參賽而如此開心,不過這種開心只是到某種程度。星期天晚上,短消息持續湧入,一直持續到星期一。其中全部都充滿了驚訝之情:一次退出比賽竟然能改變另外一個人的人生!

  “我並沒有改變他的人生,” 伯加尼奧說,“我一杆都沒有打呢。”

  他所做的只是不經意之間提供了一個機會。而這個機會恰巧落到了拉什利的手中。他由此開始起航。

  伯加尼奧本人對機遇不能更瞭解了。

  一位牧師在他12歲的時候給了他一套奇奇-羅德里奎茲(Chi Chi Rodriguez)的球杆,讓他不至於混跡於街頭。

  “他給了我機會,如願地打高爾夫球,” 伯加尼奧說,“可他從來沒有為了我擊球。”

  伯加尼奧由此啟動。

  他兩次贏得美國業餘公共林克斯錦標賽,1993年代表美國參加了沃克杯並取得勝利。他當時搭檔托德-德蒙西(Todd Demsey)在四人二球賽中戰勝了Padraig Harrington和他的隊友。

  在受傷病休之前的3個完整賽季中,伯加尼奧有兩次取勝的好機會。1997年,他在拜倫-尼爾遜精英賽最後一組出發,同組的選手是最終的冠軍,21歲的美國大師賽王者泰格-Tiger Woods。五年之後,他則在波比-霍普精英賽的延長賽中負於菲爾-Phil Mickelson。

  “我並不是努力打敗世界排名第50位的選手,又或者150位的選手,”他笑著說,“他們要不是第一,要不是第二。”

  伯加尼奧在回想過去的時候沒有太沉溺於如果是什麼會有什麼結果,因為在他打到美巡賽上之前已經經曆了很多事情。

  “我不生氣,”他說,“就我那樣的出身,我從未料到會過上這樣的生活。”

  他的醫療豁免還有3站美巡賽。他希望明智地使用。他覺得底特律是聰明之舉,直到美聯航沒有及時將高爾夫球杆送到他的手中。從伯加尼奧的角度而言,這裏只有一中選擇。

  “當我拿到球杆的時候,腦子中只有一個想法,”他說,“我感覺很好,但是在沒有見到球場的情況下,我有競爭力嗎?我不想占掉一個年輕孩子的機會。別的人獲益比我更大。瞧他所做的事情,我為內特感到開心。”

  一個無私的舉動,一個不可能的勝利。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