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十二時辰》呈現了民間的“盛唐想像”
2019年07月03日18:22

原標題:《長安十二時辰》呈現了民間的“盛唐想像”

盛世不僅僅體現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宏觀層面,更體現在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

時間:大唐天保(寶)三載

地點:神都長安

盛大的上元節即將開啟,長安城華燈璀璨,輝映著神都上空的絢麗雲霓。高高的城牆之內,靖安司、神童、死囚、突厥、狼衛、暗殺、縱火。一個蓄謀已久的陰謀正在悄悄展開,一場場驚心動魄的爭鬥正在陸續上演。

改編自馬伯庸同名小說、曹盾執導的《長安十二時辰》,雖然上線之前曆經波折,但播出後大有出圈之勢。該劇豆瓣評分8.7分,是今年播出的國產劇中分數最高的,收穫了大多數觀眾的認可。

對於觀眾而言,選擇《長安十二時辰》,除了它是一部製作上相對精良的劇集外,還有一個挺重要的原因:其服化道等細節上的考究,以及對曆史的尊重,為觀眾呈現出了另一種盛唐想像。

眾所周知,唐朝是當時世界上最強盛的國家之一,唐朝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外交等方面均達到了較高的成就。尤其是唐朝的前半葉,經濟、社會處於上升階段,國家太平、社會先進、文化繁榮。

▲ 《長安十二時辰》中的長安場景。

有一個詞叫“盛唐氣象”,它原本是用來形容唐朝詩歌中蓬勃的氣概,充滿開放性的思想,似乎沒有任何約束的想像力;後來民間乾脆用“盛唐氣象”來形容盛唐給人的一種整體感覺:它既有少年的熱情、開放、進取,又有中年的昂揚、雄闊、豪邁,也有暮年的從容、灑脫、沉鬱。

影視作品中盛唐的三個面向

不過,相較於唐朝在民間深厚的群眾基礎以及一種龐大的集體無意識的想像,影視作品中對於盛唐的刻畫與還原並不太多,至少跟“清宮宇宙”沒法比。

粗略劃分,影視作品中“唐朝宇宙”提供的盛唐想像,大概有三個面向。第一個面向,即以唐朝為背景的權謀劇或宮鬥劇,體現的是“權謀大唐”,比如《貞觀之治》《貞觀長歌》《唐明皇》以及《大明宮詞》《武媚娘傳奇》等,其核心主要是權力鬥爭。

封建皇權的唯一性、權威性、排他性和獨占性,必然導致權力的爭奪、人性的傾軋與異化以及大量的內耗,比如父子的傾軋、君臣間的猜疑、大臣間的擠對、後宮里的角力等。《貞觀之治》《大明宮詞》堪稱這一類的經典,不耽溺於權謀而注重曆史還原,典雅而厚重。

▲ 雷佳音飾演“死囚”張小敬。

第二個面向,是以唐朝為曆史背景的奇幻影視劇,體現的是“奇幻大唐”。唐朝經濟發達、文化繁榮、思想開放,本身就為奇幻想像提供了豐富的素材,再加上唐代佛道思想盛行,佛道思想中的成仙升天、六道輪迴、天堂地獄等觀念為人們熟識。因此,唐代誌怪奇幻小說很發達。

這些奇思妙想也為後人所傳承,比如徐克的《狄仁傑系列》,陳凱歌的《妖貓傳》。像《妖貓傳》以“妖貓”引導男主角探索真相為線索,整部電影最華彩的橋段,當數那場讓大詩人白居易和沙門空海魂牽夢繞的極樂之宴——富麗堂皇、奇幻瑰麗、真幻並置,是整個盛唐的縮影。

第三個面向,即平民百姓的大唐,可稱為“平民大唐”抑或“日常大唐”。這一想像在影視劇中比較闕如,但與觀眾可能更為貼近。人們好奇的是:在那樣一個盛世里,老百姓是怎麼生活的?大唐氣像是怎麼浸潤在普通百姓的衣食住行、一飲一啄中的?

▲ 張小敬。

《長安十二時辰》呈現了民間的盛唐

《長安十二時辰》的主線是長安城一天之內的“反恐”,其也涉及權謀爭鬥,比如“恐怖勢力”與“反恐力量”的鬥爭,比如朝廷內部太子與宰相的鬥爭。但它並不止於權謀,通過雷佳音飾演的張小敬的視角,觀眾也跟隨他走在長安的一百零八坊,看到了盛唐的民俗風情和煙火氣的生活日常。

該劇在服化道以及禮儀方面的考究,很多曆史愛好者已經有過科普了,這裏不再贅述。《長安十二時辰》在“平民大唐”的呈現上,除了準確以外,同樣值得我們細細品味的,是它體現出了“民本”思想。

▲ 易烊千璽飾演“神童”李必。

盛世不僅僅體現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宏觀層面,更體現在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老百姓生活得是否幸福?只有平民的盛世,才能稱之為盛世。

在這一點上,《長安十二時辰》預示了盛唐的危機,提供了一種醒世良言。它呈現的不僅僅是一個繁華興盛的長安,它還揭示了另外一座長安城,就像小說中寫的,“這座長安城見不得光,裡面充斥著血腥與貪慾,沒有律法,也沒有道義,混亂凶殘如佛家的修羅之獄,能在這裏生存的,都是大奸大惡之人。即便是官府,也不敢輕易深入這一重世界。”

劇集中的李必和張小敬想要守護長安城,但他們都知道:只有守護好長安老百姓的生活,只有讓另一座長安城也能被光芒照耀,長安城才能世世代代,盛世才能永恒。在這一點上,《長安十二時辰》是能收穫現代觀眾的共鳴的。

□從易(媒體人)

編輯:狄宣亞 實習生:徐璟萱 校對:危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