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強人》:終於打開視野的TVB
2019年07月03日15:33

原標題:《白色強人》:終於打開視野的TVB

《白色強人》海報

在2018年11月的TVB巡禮劇單中,《白色強人》的片花曾被許多觀眾質疑不夠“TVB”,這種擔心不能說毫無緣由,連《白色強人》的監製羅永賢在接受《羊城晚報》採訪時也曾提到,他並不擔心《白色強人》能否在TVB經典醫療劇中奪得一席之地,而更擔心“大家會覺得這部劇‘太不TVB’”。

2019年6月10日,《白色強人》正式開播,總長度25集。

至筆者停筆時,《白色強人》已更新至15集,劇情中的重要勢力已悉數登場,主要矛盾也已盡數凸顯。僅就這15集來說,《白色強人》並不會讓喜歡TVB的觀眾失望,開播7天時,《白色強人》的跨平台收視已達到28.7(數據來源於TVB官方微博),可以說,只要後續劇集仍然保持前15集的水準,《白色強人》也的確有足夠資格在TVB經典職業劇中留下名字。

但監製羅永賢與編審黃偉強追求的,恐怕不僅僅是在TVB上留下劇名。《白色強人》更像是一種在微妙時刻的嚐試,它不再試圖用傳統的愛情戲碼打動觀眾,甚至也不太想塑造令觀眾印象深刻的經典角色,它用超過劇情半數的醫療鏡頭來展示這一職業的種種面向,又用“醫療改革”這一話題將病人、醫生、政要、商人盡數裹挾其中,在這種集集有反轉、處處有矛盾的劇情里,所有角色都被時代洪流拍打至扁平,成為ta所代表的立場,而不是ta本人。

而這種呈現手法,在多年前的TVB,是很難看到的。

三種立場:對醫療改革的尖銳描摹

作為職業劇,《白色強人》試圖映射現實的野心是很明顯的。片中常常強調年份與時間,也常常將曾給世界帶來巨大災難的“SARS”事件掛在嘴邊。製作團隊對真實世界的強調,令劇情中配角的生死變得動人心魄,也使大的論題言之有物。

醫療改革是一個很大的命題,要在短短一部電視劇中呈現它的方方面面,恐怕很難達到吸引觀眾的目的。因此,製作團隊簡化了香港地區醫療改革過程中的主要矛盾,令故事衝突主要集中在三種立場上。

首先是楊逸滔所代表的尖端科研立場:

郭晉安飾楊逸滔

以楊逸滔為首的醫生,十分推崇醫療改革,希望能夠將香港的公營醫院私有化,引入商人投入的巨額資金,令醫院擁有全世界最先進的設備,醫生擁有最充裕的科研基金。如果站在推動香港的醫療發展的立場上,楊逸滔的觀點不僅沒錯,甚至還可以說,的確代表著醫療技術應當發展的方向——即相關科研人員不應被科研之外的障礙束縛,只應將所有精力都投放至科研本身上。

楊逸滔在首集指出醫改的必要性

但將公營醫院私有化的理念一旦推行,香港的醫療體系勢必經曆大地震。在彭博社(Bloomberg)全球最有效率的醫療衛生體系排名中,香港特別行政區高居第一(和經緯、李紫琳:《全球最有效率的醫療衛生體系如何應對挑戰?——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醫療管理體製、醫療改革舉措及對內地的啟示》,中國衛生政策研究2018年12月第11卷第12期)。它擁有全球最高的人口預期壽命和最低的嬰兒死亡率,而在如此卓越的人口健康指標後,香港的衛生總費用卻僅僅花費GDP的5.7%,遠低於同等收入國家和地區。這種數據背後,顯示的正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優異的醫療體系:首先是滿足市民基本需求,全民覆蓋的公立體系,其次是市場主導,用者自費的私立體系。後者由十一傢俬家醫院與遍佈全港的眾多私家診所組成,市場化運行,依靠行業自律,不受政府規製。前者則統一接受特區政府食物及衛生局(食衛局)領導,食衛局下屬衛生署及醫院管理局(醫管局)負責具體醫療服務的提供,衛生署負責公共衛生事務,醫管局負責醫療,分工十分明確。

1990年成立的醫管局曾是香港醫療體系中最大的特色,這種非盈利的法定機構管轄著香港42家公立醫院和醫療機構,48家專科門診,73家普通科門診,擁有十分健全的管理機製,最高決策機構為醫院管理局大會,成員由特別行政區政府直接委任,以代表公眾利益和政府監督,這些成員均為各行業的專業人士,體現了高度的代表性。在劇中,由郭晉安飾演的楊逸滔,薑大衛飾演的呂仲學等醫生,都為醫管局大會成員。

也正如劇中首集所提到的那樣,香港的醫療衛生體系的確面臨巨大的挑戰。社會人口老齡化首先衝擊的便是公立醫療服務,絕大多數老者都高度依賴價格低廉的公立醫療,而伴隨著慢性病多發,公立醫院也因此面臨著巨大的服務壓力。起初,公立醫療系統為體現其人性化,不設立任何資產審查,但卻自然而然導致了一定程度上的福利依賴(welfare dependency),除此之外,這種廉價的服務也使不少病人輪候時間極長,例如更換器官等迫在眉睫的手術,卻不得不因為輪候排滿五年甚至更長。

這正是劇中極為重要的第一個矛盾:公立醫療服務的廉價與便利使政府不堪重負,不得不嚴控醫療投入,醫生無法獲得更充裕的基金救治病人或是深入研究,儘管多數港人受益於目前的醫療體製,但也有不少真正需要幫助的患者不得不在長久的等候中放棄希望。

楊逸滔向唐明描述醫改後的美好未來。郭晉安飾演楊逸滔,馬國明飾演唐明。

可是一旦將公營醫院私立化,800萬港人所面臨的首要問題便是等級劃分:有錢人可以得到更優良的治療,但等級末端的人則可能處於無錢看病只能等死的境地。而這正是以唐明為首的醫生不願意看到的,也是劇中的第二種立場。

唐明反問楊逸滔:醫改之後,病人會怎樣?

儘管馬國明所飾演的唐明醫生被觀眾詬病“太過聖母”,但其實唐明的立場才代表了大多數民眾的立場。誠然,在香港的公共醫療服務中,不少民眾享受著看似遠超醫療成本的服務,並且也已習慣這種服務所帶來的便利。特區政府每年通過食衛局向醫管局常規撥款近600億港幣(與劇中所提到的587億相符),同時要負擔基建及應急支出,而隨著人口老齡化與醫療科技的進步,衛生總費用也持續增長,在2017至2018的財政年度中,醫療衛生預算已經佔據特區政府財政預算的14.3%,如果不對這一製度進行改革,到2030年,政府財政總支出中,將有近30%需要花費在醫療衛生上,這對公共財政的可持續性構成了巨大的挑戰,更威脅到現行醫療體系的運行。

醫療衛生體系不得不改,但一旦改革卻會威脅到普通市民的切身利益。曾經的醫療衛生體系能儘量做到令八百萬港民不分階層、職業、收入,在醫院得到同樣的服務,但卻令財政不堪重負,而將公營醫院私立化,卻意味著很快會出現第一例“患者因無錢救治病故”的社會新聞,無論是哪一種變化,都是唐明與廣大普通民眾不想看到的。

相比於上述兩種立場,創作團隊對第三方的立場刻畫則稍顯淺淡,無論是醫管局的政要,或是引導公眾輿論的媒體,醫改對他們而言都是實現自身目的的途徑,與醫改本身無關。出於對劇情主題的考慮,也出於對觀眾接受度與收視率的考慮,創作團隊削減了大量政鬥的內容,將主要矛盾聚焦在“醫生”這一身份上,是可以理解的。

兩方對立:規則與病人

創作團隊很擅長塑造矛盾。值得慶幸的是,在《白色強人》中,我們終於又回到了多年前的TVB職業劇,看到了大量極為專業的醫護人員。他們同樣會犯錯,同樣有自身考量,但當穿好無菌手術衣,戴好無菌手套,走入手術室時,他們所展現的專業性卻令觀眾讚歎。

劇作的亮點之一也在於其從不迴避具體手術時的鏡頭。

2005年播出的《妙手仁心Ⅲ》,曾因飾演屍體的演員全裸出鏡而被觀眾詬病,但《白色強人》的團隊卻使用了更為大膽的鏡頭語言,這些鏡頭並非為了博噱頭,而是為了使劇情更真實。筆者曾在TVB五十週年的專題中提到TVB職業劇的一大特點:利用職業劇,在服化道等細節中凸顯職業的專業性,使觀眾更好地理解相關職業,避免面具化的誤解。《白色強人》則將這一理念推崇到了更高的台階。同樣在羊城晚報的專訪中,監製羅永賢提到:

“劇中有描述在病人清醒的情況下進行的開顱手術。為了拍這場戲,我們特地從德國運來了一台價值幾百萬港元的儀器,連醫生們看到都說:‘哇,厲害!’劇集後半段還會有一個自體心臟修補手術,這些手術都會讓觀眾感覺開了眼界。”

這種專業性是TVB職業劇中一脈相承的手法,《法證先鋒》系列中同樣利用了大量真實的檢測儀器,在片尾中首先鳴謝的各方專業人士也是這種專業性的體現。

片尾曲中的醫生和護士鳴謝名單

無論是危急事件處理的過程,或是手術過程的具體步驟,都彰顯出真實感,這種真實感也帶出了劇情中第二個重要矛盾:

究竟是醫管局設立的規則重要,還是病人本身更重要?

規則的設立是為了平庸化與大眾化而服務,在醫管局所設立的規則下,具備行業資格的醫生,只要遵守規則進行救治,大體上都不會有太多錯誤,也不會因離譜的原因導致病人過身。可在緊急情形下,一味遵守醫管局的規則流程,可能貽誤重要救治時間,讓病人失去最優的治療效果,這也是主角唐明常常踰矩並絕不悔改的重要原因。

在劇中,唐明醫生多次因為不遵守醫管局的規則而進入聆訊程序,並始終堅持病人應當排在醫管局的規則之前。對於醫術精湛的唐明、楊逸滔等人而言,便宜行事意味著許多病人能夠僥倖撿回性命,可對於大多數醫者而言,遊離在規則外只會引來更多的輿論麻煩。這種對立並不僅僅是程序正義與結果正義的對立,也是劇中醫改矛盾的衍生問題:只有醫學進步,才能使絕大多數醫者憑藉醫學本身而非自身天賦拯救更多生命,而為了保證充分資金投入,醫學研究就必須獨立於公共事業,不再受公共財政的限製。否則,絕大多數醫者必須遵守醫療守則,避免因個人失誤帶來更多傷亡。

唐明醫生為自己違反醫療守則的行為辯護

一種觀點:以人為本

儘管在《白色強人》中,創作團隊刻畫了不同勢力方,他們擁有各自的盤算與立場,但僅就主角而言,他們卻始終堅守著作為醫者的底線——以人為本。這正是香港醫療體系改革的中心,也是《白色強人》的主題,更是觀眾與民眾所期待的理想狀態。

在醫療技術上超越旁人,擁有不可替代性的楊逸滔常常使用“主刀”來交換利益,但真當病人瀕臨死亡時,他卻可以拋下立場成見,心無旁騖地為病人進行手術,這種人物處理方式,令遊走在諸多勢力間的楊逸滔吸引了不少觀眾的興趣,即便他利用權勢,顛倒是非,但僅因固守“以人為本”的底線,也仍然令觀眾喜愛。

相比於楊逸滔,製作團隊對唐明的塑造則更為純粹,唐明是完全意義上“以人為本”的醫生,他不僅致力於讓病人得到更好的治療,同時也考慮病人的心理因素,寧可違反醫療規則,也將達成病人的心願。劇中用無數小事件串聯起了這一點,也讓“以人為本”的理念在輿論爭議中愈顯可貴。

蘇怡曾經不理解唐明的選擇。唐詩詠飾演蘇怡。

這種“以人為本”的理念也是香港醫療體系改革的重點。正如劇中所言,香港的醫改探索已經持續了很久,1993年、1999年、2000年、2005年與2008年,香港曾嚐試五次醫療改革,試圖建立覆蓋全民社會的醫療保險,或者引進個人賬戶保健存儲計劃,但五次醫改嚐試均告失敗。在劇中,薑大衛飾演的呂仲學正是這五次醫改失敗的見證者,這也使他無論如何都要阻止新一次的醫療改革。

呂仲學堅持拒絕醫改。薑大衛飾演呂仲學。

五次嚐試失敗後,特區政府也終於意識到,任何通過強製繳費的籌資改革在香港的現實環境中都不可能獲得成功,因此不得不退而求其次,轉而提出自願性醫療保險計劃,並在2010年獲得市民認可,逐步推行。2019年,特區政府打算在今年第三季度,以葵青區康健中心的經驗為藍本,積極推展在其他17個區成立康健中心。現實中香港的醫改仍舊強調以人為本,為應對人口老齡化,提出了重視預防的措施,利用中醫“治未病”的理念,減少患者住院的就診頻率等等。這一醫療改革究竟會為香港的醫療體系乃至全港帶來怎樣的變化,目前尚不得知。

但值得注意的是,當《白色強人》強調以病人為本,一切以病人利益為先,世界衛生組織倡議“以人為本並以基層醫療為核心”,香港醫療體系也重新定位,再次強調“以人為本”時,在學術研究中也早已涉及了這一問題。

不少學者都注意到,隨著現代醫學的技術進步,醫生與病人之間的距離反而被越拉越遠——這一點,在劇中也有不少細節體現。

當醫生為病人進行檢測與化驗後,病人可能存在的問題都體現在檢測結果上,醫生信任數據帶來的結果,也據此設計病人的治療方案。但在病人看來,醫生卻並不關心自己,甚至沒有過多詢問就為自己的病情下了結論。醫生每天要面對無數病人,無法耐心對每一個患者及家屬解釋每一個專有名詞(事實上知識壁壘的存在導致沒有人可以這樣做),但病人與家屬卻因此認為自己被蒙在鼓裡,醫生與病人間的距離被高端的醫療知識隔開,隨著醫學技術的進步,這種情形只會愈演愈烈,不少醫患矛盾也因此產生。

劇中龍套的對話在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

在劇中,不少病人還能得到醫生的特殊對待,不僅治癒其肉體上的傷痛,也從本質上緩解其內心焦慮,但若將目光投射至現實生活中,這樣的案例微乎其微。僅靠現行的醫療體系,根本無法照顧到每一個患者及家屬的內心情緒,病人與醫生之間的距離只會越來越遠。不難想像這樣的場景:

當一位病人走入醫院,相關醫護人員對其進行各種檢查,依靠儀器的回饋製訂對其的治療方案,按照規章製度進行手術及其他治療手段,在解決病人的生理病痛後安排其出院,在這整個過程中,醫生找不到與病人過多交流的必要,也沒有時間去瞭解病人患病的經過,或者被病痛折磨時的心理變化,病人在整個過程中是失語的,而醫生也逐漸失去作為人的情緒,僅僅剩下“醫生”這一職業的專業性。在劇中,創作團隊也多次借主角之口說出,醫生不應流露太多情緒,只要在治療過程中問心無愧,就應以平常心面對生死,儘管這會顯得過分冷漠。

結語

很慶幸,在香港回歸二十二週年之際,觀眾可以看到《白色強人》這樣的劇集。逐漸失去競爭力的TVB終於意識到,像曾經那樣,只著眼於個人的情感,一家的命運,並不足以打動新時代的觀眾。《白色強人》不再有酒吧談情,不再將個人的情感糾紛作為劇情重點,而是大膽披露政策弊端,勇敢呈現社會問題,這為新時代的TVB職業劇開啟了新的篇章。

《白色強人》不迴避主角的人格缺陷,也不迴避醫生這一職業可能遇到的心理問題,為那句盛行多年的“我們已經盡力了”做出了精緻註解。

至於擁有極佳開局的《白色強人》能否在後續劇情中解決目前拋出的矛盾,又能否逃開TVB醫療劇的種種窠臼,讓我們拭目以待。

至少筆者十分期待。

(歡迎關注公眾號“尋隙”:xunxi2016。從武俠翻閱到劇作,從史冊翻閱到專著。字裡行間,尋隙而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