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代小說話》出版:我國第一部曆代“小說話”的總集
2019年07月02日22:07

原標題:《曆代小說話》出版:我國第一部曆代“小說話”的總集

複旦大學中文系資深教授黃霖編著的《曆代小說話》(全15冊)日前由鳳凰出版社出版,這是我國第一部彙輯有關曆代小說話的總集。

6月29日,由複旦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與鳳凰出版社共同主辦的《曆代小說話》及話體文學批評學術論壇在複旦大學舉行。中國文學批評研究領域的名家學者,近現代文學研究領域及出版界的專家彙聚一堂,圍繞中國小說話的特徵、價值及其在當代中國特色的文學理論建設中的作用等問題進行了探討。

輯錄晚明到1926年間的“小說話”378種

小說話,本是一種筆記體、隨筆型、漫談式的小說批評。對於一般大眾,這個名詞並不像詩話、詞話、文話、曲話那樣耳熟能詳。古代對小說並不看重,小說話的出現也比較晚,要到晚明時期才陸續冒出。直到1902年梁啟超發動“小說界革命”之時,才正式打出了“小說話”的旗幟,一時間大報小刊紛紛發表小說話的作品。但將小說話編輯成集的,僅見1926年周瘦鵑等始將種小說話編集為《小說叢譚》,收輯13種。

複旦大學已故傑出教授章培恒曾解釋如今小說話輯錄困難的原因,“因在以前小說話不受重視,相關的資料極少,故小說話彌足珍貴。但單行本散在各處,不僅收集為難,且知其名者亦鮮。其發表在刊物上的亦多零落。”

由此可以一窺《曆代小說話》資料收集之艱辛。黃霖教授曆經40年,收輯了晚明到1926年間的小說話378種,輯成《曆代小說話》,其中包括考辨類、故實類、傳記類、紹介類、評析類、理論類、輯錄類七類三編內容,所收小說話始於明代萬曆間刊印的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終於20世紀20年代作品,在研究中國古代小說以及小說批評領域,具有重要的文獻價值和開創性意義,從中大致能看出中國曆代小說話的整體風貌。

鳳凰出版社原社長、總編薑小青對黃霖教授在學術上精益求精的態度印象深刻。他還記得2013年就和黃霖教授簽訂了出版協議,當時書稿已經非常成熟,但黃霖教授還是不斷修改、增補,一直到今年的上半年才印出來,“應該說出版週期是推遲了,但是學術質量提高了。”

為中國古代小說研究奠定厚實文獻基礎

《曆代小說話》一書作為第一部系統完備的小說話資料集,為研究中國古代小說、小說批評與學術文化奠定了厚實的文獻基礎。

上海大學文學院董乃斌教授認為,《曆代小說話》廣搜文獻,大大開闊了讀者的眼界,卻又節省了他們的時間,“可謂功德無量。”

福建師範大學文學院齊裕焜教授則從自己寫作《水滸學史》的具體經驗出發,充分肯定了《曆代小說話》一書對小說研究新資料的發掘之功。齊裕焜在《曆代小說話》中發現了數條過往的《水滸傳》專題資料彙編類書籍未曾收錄的新材料,在對《水滸傳》的地位評價、對《水滸傳》人物描寫與結構的分析、對《水滸傳》域外影響的論述等方面,這些新材料都給了他很大的啟發,“黃霖先生從浩如煙海的近代報刊中蒐羅文獻、編著而成的這部《曆代小說話》,將成為我們今後進行古代小說研究的案頭必備之作。”

山東大學文學院教授馬瑞芳也指出,《曆代小說話》一書中同樣收錄了過往《紅樓夢》《聊齋誌異》等專題資料彙編書籍中未被注意的大量史料,書中收錄的很多關於中國小說特點、優勢的論述也令人耳目一新。

確立“小說話”作為文學批評文體的地位

《曆代小說話》又不僅僅是一部資料集,在輯錄資料之餘,黃霖通過長篇《前言》與每一篇前的敘錄,對一系列的理論問題作了深思熟慮的分析與總結。《前言》本身即是很有份量的“小說話學”綱領,為研究的進一步展開提供了一個新的起點。用北京大學劉勇強教授的話來說:“它是一個基石,也是一個階梯,同時還是一個起點。”

“‘小說話’此物雖早就實際存在,但將其與曆史似乎更悠久的,人們也更熟悉的詩話、詞話、賦話、文話並列,為它在這個文學批評文體大家族中取得一個確定的地位,應該說還是一種創舉,一樁新鮮事。”上海大學文學院教授董乃斌認為,此前不論對小說話的整理還是研究都不多,《曆代小說話》的出版,對小說話在文學批評中的地位,是一個很大的提升。

吉林大學教授王汝梅認為黃霖的前言“概述了小說話的概念、範圍,概括了小說話直覺感悟、即目散評的特點,還敘述了小說話發展曆史的脈絡,把小說話作了分類,論述了小說話的理形神論為論價值”。

南開大學藝術學院寧宗一教授也對《曆代小說話》在翔實、精確的文獻資料基礎上完成小說文體意識的明確樹立和科學驗證給予了極大的肯定,“《曆代小說話》在小說文學建設上的重要性以及可能產生的深遠影響都是不可以低估的,它完全可以促使當代小說文體的研究趨向更加有力和更加深入地向前發展。”

王汝梅在發言中指出,《曆代小說話》一書使小說話作為有中國特色的一種文學批評文體的地位被確立、被凸顯,“《曆代小說話》可與何文煥《曆代詩話》、丁福保《曆代詩話續編》、郭紹虞《清詩話續編》等類似著作相比肩,確立了小說話在中國小說理論批評史中的曆史地位,這部著作必將推動中國小說理論批評的學術研究,弘揚優秀的傳統文化。“同時,王汝梅也對黃霖先生接下來的中國小說話專著撰寫工作表示極大的期待。

南京大學文學院苗懷明教授認為,《曆代小說話》一書作為第一部系統完備的小說話資料集,其質量之精良、內容之完備令人無比欽佩,而黃霖拈出“小說話”乃至“話體文學批評”的概念並非只是換一個說法,“黃霖教授和他的學術團隊還有更深一層的用意,那就是與此前的小說批評研究進行區分,以文獻資料的蒐集整理為基礎,逐步建立民族特色、中國本位的中國古代小說批評體系。”

複旦大學古籍所陳廣宏教授指出,在小說話批評研究之外,複旦中文學科前有郭紹虞先生對現代詩話學的開創,後有王水照先生《曆代文話》對傳統文章學的重要理論建構,而黃霖先生的《曆代小說話》也不僅僅著眼於小說領域,而是從明清近代文學研究與批評的宏觀範圍體系中來建構其小說話及話體文學批評概念。另一方面,黃霖先生對小說評點、小說話等“邊角料”批評文本的重視不僅開拓了新的史料領域,也具有學科範式上的意義。

最後,黃霖表示,雖然話體、評點體這兩種即目散評的批評文體曆來被正統文人目為“下等”,但在他看來,這些恰恰正是最具民族特色及大眾性的中國文學批評文體,學界有責任在理論上對其進行充分發掘,他也定會繼續將該工作進行下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