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小微企業是有信用的”
2019年07月02日04:16

原標題:“中國的小微企業是有信用的”

  近日,就著奶茶,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教授邁克爾·斯賓塞和螞蟻金服董事長兼CEO井賢棟、知名經濟學者薛兆豐在一家“奶茶鋪”里聊起了中國小微企業,核心是如何破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小微企業是國民經濟的細胞,民間有“小微活則經濟活”的說法。據國家統計局的抽樣調查,每戶小型企業能帶動7~8人就業,一戶個體工商戶可以帶動2.9人就業。然而,由於小微企業難以提供合格的抵質押和擔保物、信用度較低,投資風險較大。金融機構在給小微企業授信貸款時較為謹慎。

  目前,我國小微企業融資來自正規金融機構與民間融資的比例大致為40%和60%,與金融市場更發達的國家和地區相比,正規金融機構的占比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金融科技成助力關鍵

  “如果想提供普惠金融給中小企業,傳統的模式成本是非常高的,甚至可以說非常昂貴,中小企業很難支付這麼高的成本。”井賢棟表示,小微企業融資具有“點多面廣”和“短頻快”的特點,我國目前的金融組織體系和機構佈局在廣度和深度上仍顯不足,想突破框架難度很大。

  想突破必須另闢蹊徑,從根本上改變目前這種抵押文化以及風控方式,這其中,金融科技的助力必不可少。“數字技術給我們帶來很大的紅利,我們可以根據算法瞭解很多信息,這樣就可以對小微企業進行信用評估,可以更好地進行風險管理。通過這些技術可以更好地觸達客戶,減少運營成本。兩者一結合,總體成本就降低了。”井賢棟說。

  他以網商銀行舉例,公開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21日,網商銀行已聯合400多家金融機構服務了1700萬小微經營者,3年時間翻了10倍,共計發放了超過3萬億元貸款。這其中就運用了很好的大數據風控手段。

  螞蟻金服總裁、網商銀行董事長胡曉明形容網商銀行的模式為“310”模式,即“3分鍾申貸,1秒鍾放款,全程0人工介入”。“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把支付作為重要的平台,有了支付可以獲取很多小微企業的經營數據。”胡曉明解釋,通過這些數據,可以讓機器通過人工智能的方法計算小微企業本身的信貸額度、違約概率、信貸週期,將櫃檯延伸到客戶手裡,以此來進行風控。

  “澆一棵樹,挑一擔水就夠了。但是面對廣袤的草原,如果還是想用挑水的辦法是不可能的,必須要建立一個灌溉系統。”胡曉明說,金融科技的助力讓“灌溉系統”的建立成為可能,“如果還是用專人的方式、用櫃檯的方式,是沒有辦法服務遍佈在中國角角落落的企業,哪怕有城市商業銀行,有郵政,但櫃檯還是有限的。”

“中國的小微企業是有信用的”

  傳統金融機構不願意貸款給小微企業的原因多與“防風險”相關。而在胡曉明看來,“信用是可以被計量的,信用也可以通過互聯網被傳遞。我們通過實踐證明了信用貸款的方式是可行的,中國的小微企業是有信用的。”

  他列出一組網商銀行的數據證明稱,每100個貸款客戶中,有99個可以按時還款。2017年網商銀行的不良率為1.23%,2018年為1.3%,“雖然有所上升,但這是由於做小微金融服務是對客群逐步下探的過程,這在我們預料之中,也是計劃之內。”胡曉明說,“經過一段時間後,我們會找出更多的規律,更好地區分客戶的信用水平,但這種信用貸款的模式一定是可行的。”

  在網商銀行的1700萬商家中,86%的經營者的年齡是18歲~45歲,這些商家是小餐館,是水果鋪,他們中的80%之前從未獲得過銀行貸款,45%的小微貸款需求不到5萬元,平均筆均貸款1.1萬元,但這對小微企業來說卻能解燃眉之急。

  在杭州賣菜的楊帆就對小額借貸印象深刻。她還記得有一年年前杭州下大雪,看別人在囤貨她也跟著囤,結果雪下了一個禮拜,高速公路封路,囤的蔬菜全部砸手上,虧了好幾萬。“當時真沒辦法了,大過年的也不好向親戚朋友借錢,但沒這筆錢,生意又沒法周轉。”後來,朋友和她說了網商銀行的事,她一看自己因為之前用二維碼收款,積累了幾萬的額度,一下子就有了周轉資金。“錢也不多,但對於那時的我來說真是‘救命錢’。”

  類似的案例正發生在中國的各個角落。斯賓塞說:“在中國,這些新興的數字平台,讓中小企業有爆髮式發展,這讓我很激動。它們在規模、效率以及對數據和科技的使用上,在世界其他地方都還未被複製。”

  斯賓塞認為中國這些經驗在全世界都有借鑒意義。“接下來要探討的是,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投資,能夠讓這些經驗被複製到其他國家,這樣電子商務、基於移動支付的信貸,也能在其他國家繁榮發展。”他說。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張均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7月02日 10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