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擺不定的平板電腦
2019年07月01日07:33

  本文來自愛範兒

  平板電腦市場正在迎來一場巨變。

  先是Apple在今年的 WWDC 大會上宣佈,將會推出獨立於 iOS 之外的 iPadOS 系統,這也是自 iPad 誕生以來的最大一次系統升級。

  但兩週後, Google 便對外發表聲明稱,未來將不會再推出 Pixel 系列平板電腦,讓本就不被看好的平板電腦市場又蒙上了一層陰影。

  作為一個夾在智能手機和傳統電腦兩者中間的產物,平板電腦很好地汲取了這兩個品類產品的長處,希望為用戶開闢一個新的使用場景。

  它的屏幕比智能手機要大,意味著它在看視頻、玩遊戲和瀏覽網頁等部分使用場景中,能獲得比手機更好的體驗。事實上,尺寸差異也是平板電腦在初期火熱的一個重要的因素。

  而相比 PC 來說,平板電腦自帶觸控屏、無需實體鍵盤、淡化開關機概念的設計,又讓它在便攜性和易用性上明顯優於筆記本電腦。

  因為這些特性,當喬布斯在 2010 年躺在沙發上把玩初代 iPad 時,有很多人認為這種形態的產品會像觸屏手機取代功能手機一樣,成為我們的未來個人電腦。

  但也有人對它抱以質疑,認為這不過是一個放大版的 iPhone。

  平板電腦一直以來都在這兩種觀點下搖擺前進,時至今日依舊如此,但另兩個品類卻並沒有為平板電腦留下發展空間的機會。

  當智能手機可以靠精簡元器件將正面屏幕做到 6 英吋往上,而筆記本電腦也可以分離鍵盤,用上觸控屏後,平板電腦就已經失去了它最初引以為傲的形態優勢。

  不過,產品之間的差異化並非只能靠硬件來體現,如果平板電腦能比筆記本電腦和手機更好的完成某些領域的工作,用戶們自然而然地對平板電腦產生依賴性。

  可實際上,我們很少能看到這樣的場景出現,不管是Apple還是 Google ,最初都只把平板電腦定位為內容消費型的設備,所以看似什麼都能做的平板電腦,實則並沒有激發出太多新需求,反倒是用戶買回去後不知道拿來做什麼,要不就是用了一段時間後就拿去當泡麵蓋,類似的例子比比皆是。

  而更多的情況則是,有它的時候用著沒什麼不是,但沒有它一樣過得也很好。

  定位模糊,需求沒有表現出足夠的大眾化,是過去平板電腦一直處於不溫不火狀態的主要原因。不管是瀏覽網頁、看視頻、玩遊戲還是看電子書,它在使用場景上與智能手機、電腦有著高度的重合,所謂的大屏優勢,對比現在的全面屏手機來說也變得不再突出。

  這也阻礙了平板電腦的進一步擴張,就算是在企業級應用和教育領域的嚐試,也沒能帶來明顯的提振作用。至今,平板電腦的市場體量僅為智能手機市場的十分之一,甚至還不如台式機、筆記本電腦和Ultrabook等這類傳統 PC 賣得多。

  Apple的解決方案,是給 iPad 做一套新系統,脫胎於 iOS 之外,但又沒有拋棄原有的軟件和服務生態。

  曾經,Apple在 iPad 上採取的是和 iPhone 完全一樣的封閉策略,它沒法像傳統 PC 一樣隨意接入其它設備,軟件功能也都和手機統一 ,兩者差距僅僅停留在屏幕尺寸的區別而已。

  可隨著 iPad 硬件水平的提高,iOS 系統反而成了阻礙 iPad 發展的根源。這個原本為手機而生的系統,已經無法迎合那些想要拿 iPad 當作生產力工具,而非娛樂消費品的用戶的需求。

  所以我們才會看到了更多樣化的分屏頁面,新的複製/黏貼/撤銷手勢交互,也看到了更複雜文件管理器,以及對 USB 傳輸文件、文字字體、格式類型等全方面的支援。

  所有的改變圍繞的都是一個核心,就是讓 iPad 變得更像一台可以用來幹活的筆記本電腦。

  同樣的,微軟也希望做一個能同時滿足筆記本電腦和平板電腦需求的全能型產品,這才有了 Surface 系列的出現。它所創造的二合一設備理念,已經成了當下 Windows 筆電的新發展方向。

  此時,到底該將它們稱為‘平板電腦’還是‘電腦’,已沒有太大意義,兩者的界限正逐漸淡化,互相融合也是必然趨勢。

  但你仍然能從人機交互上看出一些差異。比如Apple依舊堅持以手指觸控為核心,不然也不會有 iPadOS 中靠三指捏合、滑動手勢實現的拷貝和黏貼操作;而 Surface 因為系統層面的原因,依舊很難擺脫鼠標、鍵盤和快捷鍵的協助。

  當然,從Apple的角度來說,它更希望開發者們能更花更多心思在 iPad 的應用設計中,設計一個更適合用大屏幕呈現、操作的 UI 界面,而不僅僅是做一個手機應用的放大版。

  後者也是毀掉 Android 平板的根源問題之一,你幾乎可以在所有評論 Android 平板的文章里看到類似的觀點,但幾年下來依然沒有什麼進步。以至於到現在,已經沒有人再對‘Android 應用適配平板’這件事抱以信心。

  一些人還打趣說,Google 做了 6 年平板電腦,最受用戶歡迎的還是初代的 Nexus 7,因為它的尺寸和比例和智能手機相近,使得大部分主流應用都不需要考慮新的屏幕佈局問題。而在之後的 Nexus 10、Nexus 9 產品上,應用體驗反而出現了倒退。

  沒能推動平板生態的發展,是 Google 作為平台方的失策。當大部分人都認定,Android 平板只是一個用來看愛奇藝的‘床上用品’,甚至連花錢買平板這件事都動力不足以後,也就不會有開發者願意認真給平板電腦製作應用。最終,這個平台里只會充斥著各種粗製濫造的內容,進而形成一種惡性循環。

  有沒有人來給予開發者製作平板應用的信心,也正是 iPad 和其他平板電腦的差別所在。Apple選擇推出 iPadOS,不僅因為 iPad 依舊是一個有利可圖的生意,更在於它需要讓開發者和用戶看到,iPad 並非可有可無,而是一個除智能手機和 PC 以外,有獨特性的內容生產工具。

  而在 Google 眼裡,純粹的 Android 平板電腦似乎並沒有太亮眼的未來。或許 Google 還會繼續做帶鍵盤的大屏幕設備,但‘tablet’這個詞,它大概是不想再用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