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集團組建DRAM事業群,能從三星們手上搶蛋糕嗎?
2019年07月01日20:37

原標題:紫光集團組建DRAM事業群,能從三星們手上搶蛋糕嗎?

  分析師稱,一個存儲器廠商的市場份額如果沒有達到10%,意味著其在產業中沒有定價權。

  6月30日晚間,紫光集團官網公佈了一句話:經研究決定組建DRAM事業群,委任刁石京為事業群董事長、高啟全為CEO。

  7月1日,紫光集團才披露更多消息稱,組建事業群是企業發展戰略的需要,將進一步拓寬紫光集團在存儲器領域的相關佈局,深化和完善“從芯到雲”產業鏈的建設。

  截至記者發稿時,紫光集團並未回覆新京報記者對上述兩者分工的詢問。有半導體行業分析師告訴記者,刁石京可以為紫光集團帶來所需要的資源、資金和關係,而高啟全則將貢獻業界人脈和產業經驗。

  對於兩者的組合,該分析師認為,這將有助於紫光獲得更多的資金,能夠找到想要的人才,也可以買到其所需要的生產設備等。

高啟全與紫光集團的目標:對抗三星電子

  據紫光集團提供的資料顯示,刁石京現任紫光集團聯席總裁、紫光國微董事長、紫光展銳執行董事長、長江存儲執行董事等職務。加入紫光前,其曾任工信部電子信息司司長,負責國家電子產業規劃、產業政策製定等。高啟全現任紫光集團全球執行副總裁、長江存儲執行董事及代行董事長、武漢新芯CEO。高啟全曾在多家半導體公司任職,包括曾擔任SK海力士前身現代電子的DRAM顧問以及DRAM廠商南亞科技總經理。

  “背靠”清華大學起家的紫光集團,近年來一直期望成為提供從芯片到雲端服務器的IT解決方案提供商。紫光集團官網一篇文章披露,高啟全表示加入紫光的原因是和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對發展儲存產業的方向和想法一拍即合,又有共同目標,就是對抗三星電子。

  三星電子為三星集糰子公司,除了消費電子產品外,其業務包括半導體、電信系統和IT解決方案等。2019年1月,該公司披露2018年年報顯示,其收入為243.77萬億韓元,營業利潤為58.89萬億韓元。儘管第四季度業績放緩,但其連續第二年達成創紀錄的財務業務。其中,占銷售收入約四分之一的存儲收入年同比增長20%。

  為了對抗三星電子,紫光集團一直以果斷收購和入股的方式擴大其在產業鏈的覆蓋。在處理器芯片領域,紫光國際先後收購了兩家在美國上市的公司展訊通信和銳迪科,並將其進行整合。在封裝測試領域,紫光曾控股上海宏茂微電子,收購矽品科技(蘇州)30%股權。但是在進入存儲市場時,紫光曾對西部數據股權發起收購,甚至對美光表達了興趣,但都遭遇阻礙,只能依靠自身發展。

  2015年,紫光集團從同為清華系的同方股份收購了同方國芯36.39%股權,開始進入DRAM領域,並將公司更名為紫光國芯。2016年7月,紫光集團收購了武漢新芯大部分股權,並註冊成立了新公司長江存儲,進而將武漢新芯變為長江存儲全資子公司。隨後經曆了國家半導體“大基金”等投資方加持、高啟全等業內專家的加入、與存儲公司Spansion進行交叉授權後,開始在相關領域取得突破。

  2019年7月1日,紫光集團披露,其在存儲器的設計製造領域已形成一定基礎,積累了從設計、生產、測試、方案構建到全球量產銷售等研發和產業經驗。

紫光在存儲器市場所占份額較小 分析稱無法擺脫追隨者角色

  公開資料顯示,目前紫光集團存儲業務主要包括DRAM和NAND。這是兩種不同類型的存儲器,DRAM是一種易失性存儲器,當電源關掉,所存數據消失,而NAND為一種非易失性存儲器。

  DRAM芯片主要面向智能手機、筆記本電腦、數據中心服務器和聯網汽車等數十億設備,是目前所有半導體產品中銷售增長最快的領域。在DRAM領域,紫光集團稱,其旗下西安紫光國芯自主創新開發了內嵌自檢測修復DRAM存儲器產品,而其開發的20多款存儲器芯片產品和40多款存儲器模組產品實現全球量產和銷售。

  不過,從市場份額來看,紫光所占市場份額微乎其微。第三方機構DRAMeXchange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DRAM市場規模約為996.5億美元,由兩家韓國公司三星電子、SK海力士和一家美國公司美光科技控製了約95%的產量。就中國廠商而言,目前三大存儲器廠商分別是長江存儲、合肥長鑫和福建晉華,這三家公司幾乎全部是從2018年才引進設備,開始生產。

  此外,紫光集團還披露,其旗下長江存儲已成功研發並小批量生產32層3D NAND閃存芯片,並用Xtacking技術突破了其芯片結構。但是在玩家眾多的NAND市場,三星仍然領先。第三方機構Statista數據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三星市場份額為29.9%,東芝為20.2%,美光科技為16.5%,西部數據為14.9%,SK海力士為9.5%,英特爾為8.5%,其他廠商總和僅占0.5%。

  上述芯片分析師告訴記者,一個存儲器廠商的市場份額如果沒有達到10%,意味著其在產業中沒有定價權。也就是說,與三星相比,紫光集團仍無法擺脫追隨者的角色。

  對紫光集團來說,危機來自於瘋狂搶購的後遺症。2019年5月,新京報曾報導,紫光集團在2018年由盈轉虧,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淨虧損6.31億元人民幣。對此,紫光集團給出的其中一個理由是,因加大融資規劃所造成的財務費用增加,後者同比增長137.46%。儘管如此,未來3至5年,紫光集團仍計劃對芯片產業堅持大規模出資,其已與武漢、成都、南京和重慶等地政府簽訂協議,聯合多隻基金建造芯片產業基地,規劃總額達1000億美元。

  然而,早在2017年,三星電子就開始在中國加大投資,擴大存儲器產品產能。2018年,三星電子再度對外稱將增資擴產,這一動作也引發了SK海力士、美光科技、東芝、英特爾等巨頭的擴產。未來存儲器產品大幅降價已毫無懸念,這對原本就在投入期的紫光集團無疑會是又一個財務考驗。

  新京報記者 梁辰 編輯 王宇 程波 校對 李項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