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上海的女兒》明日公映,周採芹的傳奇90分鍾說不完
2019年07月01日16:50

原標題:紀錄片《上海的女兒》明日公映,周採芹的傳奇90分鍾說不完

1980年,在中央戲劇學院學習的杜源第一次見到周採芹,他還記得那是一個“飄”進來的、穿著牛仔褲充滿魅力的女人。她還帶來了英國範兒的表演,讓大家明白了什麼叫“鬆弛”。杜源對她的一句話銘記到今,“如果你放鬆了,你就打開了想像的閘門。”

周採芹是誰?

可能她最為人熟知的稱謂是“京劇大師周信芳的女兒”,其實她身上還有很多不被人熟知的“第一”標籤:

英國皇家戲劇學院首位中國學生;

首位登上英國倫敦西區舞台主演的中國演員;

首位在英國出版中英文唱片的中國歌手,其中英文版本的“第二春”一曲曾在亞洲連續兩年獨占排行榜首位;

《上海的女兒》海報,首位中國“007女郎”

首位中國“007女郎”;

首位被提名英國最佳電視演員的中國演員;

1980年回國在中央戲劇學院執教,成為第一個到該校執教的“回歸”專家;

英國皇家戲劇學院的第一名中國院士;

首個亞洲演員在倫敦和紐約兩地先後領銜主演舞台劇,也是首個在劇院外設霓虹燈名字的亞洲演員……

周採芹在李少紅版《紅樓夢》里飾演賈母

她也是李少紅版《紅樓夢》里的賈母,美劇《實習醫生格蕾》中Yang的老媽、《驚天魔盜團2》里Li的奶奶、《藝伎回憶錄》中的Auntie、《喜福會》里的林多阿姨,還有《神盾局特工》里May的媽媽,在荷李活流傳著這樣一句話:“男有李小龍,女有周採芹”。

《喜福會》里飾演林多阿姨(左四)

由陳苗執導的周採芹傳記紀錄電影《上海的女兒》將在7月2日全國各大院線公映。除了輝煌燦爛的明星生涯,周採芹還經曆過因房產生意失敗和母親的去世遭受巨大打擊而被關進精神病院的經曆,她在晦暗的日子裡當過打字員,做過圖書管理員,還做過餐廳領班,但她憑藉對戲劇的熱愛,又重新振作再次站到舞台中央,這一切跌宕起伏都在紀錄片里有所呈現。該片入選了第72屆康城電影節“躍動她影”單元,同時還入圍了北京國際電影節紀錄片單元和APA電影節。

《上海的女兒》海報

該片導演陳苗曾製作了一系列長篇文藝類紀錄片,《夜上海》《我屬蛇》《上海恰恰》被稱為上海三部曲,在鳳凰衛視、中央電視台、上海電視台播出,並獲得200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優秀紀錄片論壇獎。陳苗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希望在這部紀錄片中能夠梳理出周採芹和父親的關係,讓他們在電影里能夠獲得一次精神重合。

周採芹14歲去香港求學,17歲考上了英國皇家戲劇學院。在去英國之前,父親將手裡的《文天祥》遞給她,對她說:“不要忘記你是個中國人”。

“多年以後,父親和祖國在我的心中融為一體,非常遙遠但是更加浪漫。”周採芹在紀錄片中雖然已經85歲高齡,但仍然神采奕奕話鋒機敏。

父親給了她一個戲劇的夢,母親給她獨立的意誌,而她自己則帶著天生的激情和桀驁的個性,在東西方文化的碰撞中吸取生養的活力,給自己創造了一種充滿奇彩的生活。周採芹曾說:“我知道自己是一個多麼幸運的人,因為我是兩個非常出色的人的女兒,在表演藝術上,我父親周信芳一直是我的榜樣。他是二十世紀最有創造性的京劇演員,是他激勵我成為一個真正的藝術家。在生活上,我媽媽裘麗琳給了我最大的影響。她教給了我生活中的價值觀,讓我能夠正視成功和失敗,生活得更加充實和完整。有了他們才有了我的一切。他們在我心中的形象激勵我不斷向前。”

導演陳苗

【對話】

澎湃新聞:這部紀錄片拍了多久?團隊有多少個人?

陳苗:正式開拍是2017年1月,其實更難的是之前準備和得到授權的過程,追溯起來其實是從2012年開始。我們團隊遍佈倫敦、洛杉磯、紐約,還有上海,因為‌‌每次拍攝的時候都會變,所以很難說到底是多少人,但我們一直是雙機拍,4K的底子,一開始就是拿它當做一個正式的人物傳記類藝術片來拍。

澎湃新聞:你剛才說要取得授權是很難的,聽上去周採芹一開始也是拒絕的吧?

陳苗:對,最早認識她是在洛杉磯的時候,那時候我們差距太遠了,我剛剛研究生畢業開始晃蕩,她是六十多歲,剛拍完《喜福會》,那是第一印象。最重要的結緣當然是她寫的《上海的女兒》這本書,書的確是讓我感動哭了,共鳴很多。無論是作為一個女人、作為女留學生,作為一個上海人,還是作為一個‌‌‌‌曾經在不同的文化背景和圈子中打拚過的人生經曆,‌‌都和自己很契合。‌

到2012年我去找她,當然她肯定是先拒絕的,然後我把我自己拍的故事片拿去給她看,看完以後,她覺得我有一種對藝術的真誠,我覺得互相欣賞對方是得到授權的一個基礎。‌‌‌‌

《上海的女兒》劇照

澎湃新聞:名人傳記紀錄片總會有一些之前沒有披露過的珍貴影像,這部片子在探尋的過程中有發現麼?

陳苗:我覺得還挺多的,但凡稍微認真找一找,就發現原來她有這麼多厲害的東西。舉例說就是BBC NEWS那段,那麼主流的媒體居然有整個一集都是拍她怎麼在給一個人授獎,英國人用盡溢美之詞,她的可愛,她的靈活和她身上的那種popular(流行),像這種素材其實也並不難找,只是以前沒有人花費時間去深挖過‌。

BBC新聞里的授獎鏡頭

澎湃新聞:她自己看過這段舊時的新聞嗎?

陳苗:看過,老太太她自己也沒有(收藏),給她看她也很高興,然後她會自己經常冒出來一句,“豹子是用我的名字命名的”,倫敦動物園有一隻豹子叫“採芹”,所以我們會在廣州做一個活動叫“豹子出動了”。她前兩天又翻出一張照片說,這是我等人高的雕塑,是那時候英國雕塑家給她做的,她說現在倫敦應該有兩尊這樣的雕像,‌‌我問她放在哪?她說‌‌不知道,說反正肯定是有兩個,不知道是在倫敦的哪一個角落。

《上海的女兒》劇照

澎湃新聞:從資料里研究她和你拍攝完成到現在,你對她內心產生了什麼樣的變化?

陳苗:這種變化越來越豐富。‌‌用大膽、孤獨、彪悍這種詞,其實都不足以形容她。當你跟這個人接觸和交往以後,才能夠產生這種改變。‌‌我心中的變化太豐富了,以至於它不是能夠簡單被敘述的。

舉個例子。有一次我拍攝超時了,原先說好拍四個小時,結果那天拍了八個小時,因為機器不停,她也不好意思,她其實已經累極了,極其不願意回答,她那天就非常不高興,我也覺得是我錯了,於是我買了一瓶白葡萄酒去賠禮道歉。‌‌她門也不開電話也不接,把我給急壞了,我在她家外面等了三四個小時,終於找到物業管理的人幫我打了一個電話,‌‌我怎麼道歉她也覺得我不真誠,後來她用她滿腔的激情和憤怒還有滿肚子的道理,就一直把我說哭為止。‌‌她看見我哭了,她覺得這次‌‌陳苗這個人是真的抱歉了,之後就開始整天和別人說我好。

澎湃新聞:拋去明星光環,你覺得她是一個怎樣的人?

陳苗:就是一個性格愛憎分明,一針見血的人,我覺得她也是很關照周圍的人。

澎湃新聞:為什麼會把你說哭?覺得你們不太會關照人?

陳苗:是‌‌她要需要用一種她自己獨特的方式來跟你靠攏。‌‌對,也許是跟她那麼長時間在海外獨自奮鬥的經曆有關,也是‌‌‌‌跟她的個性有關,我不是說我欣賞她折磨我,這個必須要說清楚,但她這絕不是刁蠻,這是她用她的一種方式在跟我進行深入‌‌的交流,而且她指出的都是對的,的確我們做的不對。

母親裘麗琳和父親周信芳

澎湃新聞:她的母親裘麗琳真是奇女子,有一句話形容她,說她像一顆暗藏的紐扣,將周家家族命運的大衣得體的妝戴和收攏。你如何看待採芹和母親的關係?

陳苗:她的父親叫高山仰止,母親就是細水長流,實際上採芹認為自己的根在上海的原因,‌‌是因為她母親並不是因為她父親。她母親有上海女人那種精明能幹,又非常務實,不能只說不做。我覺得包括她在海外這麼獨自闖蕩和生存,真的都是得益於她的母親。她母親的故事也非常精彩,只是我們一部紀錄片真的沒辦法把所有的事情都說清楚。

澎湃新聞:最後她和兒子的關係是否有緩和?

陳苗:我也想去採訪她兒子,但是他們兩個人是沒有辦法再‌‌盡釋前嫌,小孩最重要的是零歲到六歲,他如果覺得那時候媽媽拋棄了他,就覺得一輩子媽媽是拋棄他的。‌‌我覺得他們母子倆都特別努力,每個人都試了無數遍。‌‌‌‌後來採芹拍了一部‌‌美國的獨立電影,片子得了很多的獎,她演一個孩子的奶奶,奶奶跟孫子之間那種‌‌矛盾的情感。‌‌片子裡面其實是釋懷了這段關係。只不過因為時長原因,我忍痛割愛了。

澎湃新聞:她的人生太豐富了,其實內容越豐富越不好拍,所以你最想表達的是哪部分?

陳苗:的確,90分鍾真的容納不了她的人生,這部作品僅僅是一個三棱鏡,借助觀眾的光願意照到上面,觀眾看到哪一束光是觀眾的事兒,對於創作者來說,我只要做一件事就行了,就是我要梳理他們父女的關係,讓他們在電影里再一次獲得精神上的重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